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戏非戏】(上)

第五十章【戏非戏】(上)

        罗猎向后退了三步方才将对方强大的力量完全卸去,足尖一点腾空上了八仙桌。

        花旦跳上了另外一张桌子,双方之间相隔只有一丈,彼此的目光于虚空中交接在一起,互不相让。花旦仍然捏着戏曲的腔调:“大胆辽贼,尔乃何人?速速报上名来,我穆桂英枪下不杀无名之辈。”只是手中攥着的明明是一根棍子,枪从何来?

        罗猎看到他到现在居然还沉浸在戏里,心中大感有趣,也学着他的样子道:“在下辽国兵马大元帅韩昌是也,念你乃是一介女流之辈,今次放你一条生路,快快逃生去吧。”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有趣,这样一来现场的观众反倒愣了,这两人唱得哪一出?关公战秦琼?明明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听两人的台词对答应该是一个穆桂英一个韩昌,可穆桂英怎么摸了跟棍子?权且当是降龙木,这韩昌也太操蛋了,明明穿着现代人的衣服,再说韩昌用得不是三股托天叉吗?不过很多人一琢磨就释然了,兴许是戏班子故意安排的荒诞戏,以此给大家一个惊喜。

        马上就有人鼓起掌来,大声叫好。可其中毕竟还是有清醒的人,罗猎一方的几名同伴自不必说,狼牙寨方面也有人认识罗猎,六当家绿头苍蝇吕长根就在其中,他在罗猎闹事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他,心中正在奇怪,现场就已经打了起来,吕长根做了个手势,示意手下人不要轻举妄动,且看看形势的发展再说。

        花旦向前跨出一步,长棍倏然向罗猎双膝横扫而去,棍扫秋风,高速行进的长棍幻化为大片白色的光影,罗猎虽然和对方只战了一个回合,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力量远胜过自己,手中长枪刚一沾到长棍,身躯就借力飞起,于空中一个翻滚稳稳落在戏台之上,罗猎双足刚一落地,数名扮演辽兵的演员就向他围拢上来。罗猎大枪一挥,叮叮咣咣将劈向自己的长刀全部挑开,别看对方手中的长刀明晃晃寒光耀眼,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威力,全都是没开刃的铁片子道具。

        下方的观众多半都看晕了,这究竟唱得是哪一出?就算乱入的这货是韩昌,天门阵里面好像也没有辽兵造反,以下犯上群起而攻之的情节。一场大戏眼看着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不过倒是趣味横生,围观众人发出阵阵大笑。

        扮演穆桂英的花旦也随之回到了舞台上,手中长棍在舞台上重重一顿,朗声道:“尔等全都退下,且看我取下韩昌的首级。”

        罗猎活动了一下双臂,心中暗叹,这穆桂英的实力真不是盖的,如果硬碰硬过招,自己必败无疑。连云寨看来是做足了准备,且不说这戏班子里面其他人的实力,单单是眼前的花旦,绝对已经能够跻身高手之列。

        枪棍相交,你来我往,戏班子的乐师心领神会地敲起了锣鼓点儿,现场鼓掌声喝彩声不绝于耳。

        花旦用棍将罗猎的手中枪压制住,两人贴近了身子,那花旦趁机压低声音道:“我不知你是谁?给你一个机会,老老实实给我滚蛋,否则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罗猎嘿嘿一笑,两人同时用力,将对方推到一边,彼此间的距离再度拉开。

        此时舞台下方刚才空出的桌子已经坐了人,正是连云寨寨主俏罗刹颜天心,她坐在那里,美得没有半点瑕疵的俏脸上不见任何的表情,风波不惊的双眸静静望着戏台。

        身边人为她沏了一壶茶,颜天心比瓷器更加细腻洁白的纤手缓缓端起茶盏,掀开顶盖,闻了闻茶香,向身边人耳语了一句,那随从下去了,没多久戏台之上就响起了鸣金之声,鸣金收兵,两军交战的规矩,罗猎可以不守规矩,可扮演穆桂英的花旦却不能,他将手中长棍撤回,充满警惕地望着罗猎。

        罗猎扬起手中长枪轻轻抛还给他,向他抱了抱拳,腾空跃下舞台,经历了这场搏斗,罗猎明显气息不顺,喘气比起平时急促了许多。他作势要离开现场,方才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那名拦住他去路的人轻声道:“这位兄弟,好戏还没开场,怎么就走了?”

        罗猎微笑望着对方:“我做人做事喜欢留下几分余地,适可而止最好。”

        对方点了点头道:“我们当家的有情!”

        罗猎朝俏罗刹颜天心的方向看了看,发现她的目光仍然专注于舞台,此时锣鼓点儿再度响起,一场大戏重新拉开帷幕,众人都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当成了一个小插曲。认为是大戏之前的暖场,而罗猎的目的也达到,成功引起了俏罗刹颜天心的注意。

        罗猎跟着那人来到颜天心的身边,颜天心仍然没有向他看上一眼,只是淡然道:“坐吧!”

        罗猎也不客气,在颜天心的身边坐下,有人过来给他倒了杯茶,罗猎接过后喝了一口,气息仍然显得有些急促,他的体力仍然没能从刚才的那场交战中完全恢复过来。

        颜天心黑长而蜷曲的睫毛忽闪了一下,她的声音也如她的外貌一般不食人间烟火,在任何状况下都兴不起半点儿的波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没必要绕那么大的弯子。”

        虽然对颜天心并不了解,可是从她的这番话中已经明白这是一个聪颖过人的女人,对自己的动机她已经看得很透。

        罗猎微笑道:“刚才的事情实乃不得已而为之,皆因身份有别,寨主的门槛实在是高不可攀。”

        颜天心道:“身份和门槛皆由自己的本心而生,没有人挡着你,也没有门槛拦着你,其实这世上的多半烦恼,都是自己找来的。”她幽然叹了口气,明澈如两泓秋水般的美眸第一次望向罗猎,轻声道:“人生苦短,为何不活得简单点?”

        罗猎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的美眸明澈而深邃,虽然平淡可是却有着润物无声的穿透力,在她的目光下,让人从心底不由产生了一种暴露无遗的感觉。

        罗猎道:“在下……”他本想介绍一下自己。

        颜天心却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话打断:“萍水相逢,你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更何况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根本不会有勇气说出本来的名字和身份。”

        罗猎内心一沉,忽然产生了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难怪颜天心一个女流之辈竟然可以统领声名显赫的连云寨。他决定暂时不说话,调整因为刚才那场搏斗而变得急促的呼吸,顺便恢复一下气力,利用这一时机刚好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位苍白山最为神秘的女匪。

        在外人看来,罗猎肆无忌惮的目光显然有不敬之嫌,然而颜天心却丝毫没有介意,目光仍然专注着戏台上的表演,还恰到好处的鼓起掌来,仿若身边的罗猎根本就不存在。

        被人当成空气绝不是件荣光的事情,罗猎试图从颜天心的身上找到破绽,然而他很快就开始就意识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无论是外貌还是心态,颜天心都趋于完美,这样的女人天生就高高在上供人仰视。

        远处的张长弓三人重新聚在了一处,他们偷偷观望着这边的状况,看起来风平浪静,事态似乎已经平息,唯一改变的就是罗猎成功接近了颜天心,陪着这位冷若冰霜的大美人坐在一张桌旁。

        瞎子低声道:“进展如何?”在白天他的这双眼几乎就是摆设,根本看不清那边的具体状况。

        阿诺出身英国皇家空军,眼力在几人之中最好,低声道:“搞不明白,两人不知在说什么?不如走近听听。”他准备起身付诸行动的时候,手臂被张长弓有力的大手握住,张长弓用目光制止他们轻举妄动,罗猎此前专门交代过,要他务必要看住这俩活宝,瞎子和阿诺全都是不省心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