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天门阵】(上)

第四十九章【天门阵】(上)

        东生乃是辽沈道尹刘同嗣公馆的管家,他此番前来是专程代表刘同嗣贺寿,肖天行在落草为寇之前本名肖天雄,曾经和刘同嗣共同在瑞亲王奕勋的手下效力,两人共事多年,除此以外,两人还有另外一层关系,他们是姑表兄弟。不过两人后来选择的道路不同,肖天行一心保大清,充当了镇压革命屠杀革命党的排头兵,而刘同嗣审时度势的眼光显然更胜一筹,及时倒戈,明智地投靠了革命党。事实证明他对时局的把握要比肖天行准确得多,大清亡国,民国成立,肖天行这个双手沾满革命党鲜血的刽子手就成了民国通缉的要犯,走投无路之下,不得已逃到了苍白山,隐姓埋名当了土匪。

        刘同嗣却因为关键时刻的转向,成为了拥护革命拥护民主的开明斗士,摇身一变成为民国的功臣,又凭借着他左右逢源的人际关系和超强的外交手腕得到了民国政府的器重,委任他为辽沈道尹,成为瀛口乃至整个南满地区的实权人物之一。

        两人早已公开划清界限,按理说一个做官,一个为贼,本没有太多共通的地方。可是肖天行也不是寻常人物,短短的七年内就凭借着他强大的武功和冷血无情的铁腕登上了狼牙寨大当家的位置,并将整个山寨的实力推向了鼎盛。

        肖天行和刘同嗣的再度携手源于利益,想要在苍白山称雄,想要从苍白山数十支土匪势力中崛起就必须依靠实力,一个人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战胜成千上万的对手,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称雄,不仅要拥有自己的队伍还要配备先进的武器。为了得到武器,肖天行再次想到了这位已经划清界限的表兄,用掠夺得到的财富从刘同嗣那里高价购来了大批先进的武器。

        肖天行利用这些武器配备自己的队伍,实力在短期内得以迅速提升,也依靠这些武器在苍白山东征西战,不断扩展自己的地盘,迅速增强的战斗力让他从诸多力量中崛起的同时,也让他可以掠夺更多的财富,从这一点上来说,刘同嗣对他的帮助很大。可是肖天行并没有感恩,因为刘同嗣从来都不会无偿付出,这几年刘同嗣从他的身上也得到了惊人的回报,肖天行采购的武器全都是高价所得,刘同嗣才不会因为他们共事多年,又或是看在姑表亲的份上对他手下容情。

        随着财富和实力的与日俱增,肖天行所接触到的圈子也是越来越大,他的眼界也随之越来越宽,对刘同嗣的贪婪盘剥他早已心生不满,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悄然产生了裂痕。近两年,他派郑千川频繁在满洲各大城市活动,就是为了结交满洲的实权人物,开拓方方面面的关系,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摆脱刘同嗣。

        东生代表刘同嗣前来,虽然他是刘公馆的总管,可是东生真正的身份却是肖天行布局在刘同嗣身边的一颗棋子,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即便是琉璃狼郑千里也不知道这个秘密。肖天行故意让东生在门外等候,绝非故意冷落,而是要迷惑郑千里的视线。

        很多人都知道肖天行的威猛和冷血,都认同郑千里的智商,却很少有人知道肖天行才是这个山寨心机最深的一个,若无过人的智慧,又怎会在短短七年之内登上狼牙寨的权力巅峰,坐在这张虎皮交椅之上?

        东生走入雄风堂的时候,肖天行居然主动离开了虎皮椅相迎,足见他对东生的器重。

        东生抱拳深深一揖:“属下恭祝大当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肖天行哈哈大笑,雄风堂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禁地,没有他的允许,别人不得擅入,所以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得不到他信任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走入这里。

        肖天行握住东生的双手道:“东生,辛苦你了!”

        东生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激动。他知道自己对于肖天行的重要性,肖天行真正信任的人只有自己,就连他的结拜兄弟也无法和自己相提并论。

        肖天行牵着东生的手来到一旁的太师椅坐下,红泥火炉上方的铜盆内,正在温着一壶酒,肖天行拿起酒壶,将方几上的金杯内斟满,一股馥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肖天行亲自将其中的一杯酒递到了东生的手上,东生双手接过,恭敬道:“属下不便公然现身,明天就要回去,所以只能借着这杯酒给大当家贺寿了。”

        肖天行跟他碰了碰酒杯,两人一同饮尽了这杯酒。

        东生将带来的礼盒放在了桌上,从怀中取出刘同嗣写给肖天行的亲笔信,轻轻放在礼盒之上。

        肖天行扫了一眼,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他的状况怎么样?”郑千川已经带来了一些消息,可是肖天行仍然希望从东生这里听到。

        东生道:“到现在仍在日本人的医院里。”

        肖天行不屑道:“真是娇气,不就是掉了耳朵,又不是掉了脑袋!”

        东生道:“开始我们也认为没什么大事,可送去医院之后,病情突然加重,经过全面检查方才发现,他还中了毒!”

        “中毒?”肖天行皱了皱眉头,事情远比表面看上去要复杂得多。

        东生压低声音道:“其心可诛!”

        肖天行吃了一惊,东生所说的其心可诛乃是大内秘制的毒药,这种毒药的配方非常独特,原本掌握得人就极少,自从大清亡国,这些秘制毒药的配方也随之失传,想不到时隔多年竟然重现世间。

        东生道:“详细的情形三当家应当对您说过,当时现场一片混乱,因为失火的缘故也没有来得及清点失物,后来方才发现刘同嗣的保险箱被人偷了个空。”

        肖天行道:“都丢失了什么东西?”

        东生道:“刘同嗣嘴巴紧得很,对所丢物品只字不提,只是他和谢丽蕴私下争吵的时候说丢了一件护身符,还说那晚的事情全都因谢丽蕴而起。”

        肖天行道:“什么护身符?”

        东生道:“我也未曾见过,好像听他说是当年瑞亲王送给他的。”

        肖天行脸色一变,缓缓点了点头,东生善于察言观色,说到这里就停下不说,拿起酒壶将两个金杯斟满。肖天行却在这会儿功夫启开了刘同嗣给他的那封信,读完之后,内心不禁变得沉重起来,刘同嗣并未在信中提及丢失东西的事情,甚至对刘公馆失火,以及他中毒和被人割掉双耳的事情只字不提,开始的时候恭贺了他的寿辰,而后提及赣北督军任忠昌于上月在黄浦被杀的事情,这封信的末尾还提醒肖天行要多多保重。

        这封信若是落在局外人的手里,肯定会看得满头雾水,不会想到这几件事有怎样的联系,可是在肖天行看来却让他心惊肉跳,任忠昌、刘同嗣还有自己,他们三人当年都是瑞亲王奕勋的手下,现如今任忠昌遇刺,刘同嗣又被人割掉双耳,偷偷下毒,人还躺在医院,生死未卜,难道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肖天行沉吟片刻方才道:“东生,我的两名手下究竟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