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耍手段】(下)

第四十八章【耍手段】(下)

        罗猎向麻雀看了一眼,麻雀向他俏皮一笑。

        罗猎真是哭笑不得,落入这样的困境,这妮子居然还笑得出来,他追赶着兰喜妹的脚步来到了外面。

        兰喜妹看到罗猎的手上还在滴血,抽出一方雪白的手帕,帮他将伤口扎上,轻声道:“你老婆可真够狠心的,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兰喜妹好像并不知道这个道理。

        罗猎道:“爱之深痛之切,她就是个醋坛子,见不到我跟别的女人说话,尤其是像你那么漂亮的大美女。”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兰喜妹听到罗猎这样夸她顿时笑靥如花,啐道:“你这张嘴还真是会哄人开心。”

        罗猎道:“我叶无成就是不会哄人,有什么说什么,全都是大实话。”

        “信你才怪!”兰喜妹居然撒起娇来,此女媚骨天成,举手抬足,撩人心魄。罗猎心中暗自警醒,兰喜妹绝对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美女蛇,跟她过招务必要小心提防,稍有不慎就可能着了她的道儿。

        罗猎道:“你刚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兰喜妹听他终于吐口答应了这件事,顿时喜上眉梢。

        罗猎道:“不过我还有几个条件。”

        兰喜妹爽快道:“说!”

        罗猎道:“我一个人不足以成事,还需几个帮手。”

        兰喜妹绝对是一点就透的人物,微笑点了点头道:“好,回头我就把他们给放了。”

        “我需要武器!”

        兰喜妹道:“没问题,只需列出清单,我就能够提供。”

        “还有,行动之前,你绝不可以伤害花姑子,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咱们之间的交易就全部作废!”

        兰喜妹并没有对罗猎和麻雀的夫妻身份产生疑心,麻雀和罗猎的演技成功将她骗过,在兰喜妹看来只要控制住了麻雀,就等于扼住了罗猎的咽喉要害,不愁他不听话。

        瞎子和阿诺两人被放了出来,向来嘴巴闲不住的瞎子在没有搞清状况之前也不敢胡乱说话。

        三人回到所住的地方,发现张长弓刚刚已经回来了,他刚才之所以支走同伴,其实并非是失去了狼踪,而是要独自寻找,凭着他丰富的打猎经验,果然在废墟内找到了一个狭窄的缝隙,进入其中之后不久,就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道路错综复杂,追了一小段,手上火种已经不足以维持太久,又失去了血狼的踪迹,担心在黑暗中迷失方向,决定暂时回来再说,回来后却又发现几位同伴全都不在,正准备出门寻找他们。听到几人今晚的遭遇,张长弓也是大吃一惊,他非常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提醒罗猎道:“俏罗刹颜天心虽然做事低调,可并不意味着她实力不济,连云寨从明朝占山,一直传承至今,若无相当的实力,又怎能历经数百年不败?就算现在,他们的实力也在整个苍白山屈指可数,若是当真和狼牙寨争雄,鹿死谁手还未必可知。”

        瞎子道:“兰喜妹实在是歹毒,竟然利用麻雀来要挟咱们为她杀人!”

        罗猎道:“未必是她的意思。”

        几人同时将目光投向罗猎,罗猎站起身来,在室内缓缓走了几步,沉声道:“肖天行的寿宴邀请了苍白山两大势力,目前来看,飞鹰堡的大当家没前来,不排除他已经察觉这次的寿宴只是一个圈套的可能。”

        瞎子道:“鸿门宴!”

        阿诺愁眉苦脸道:“那岂不是说我们糊里糊涂地替飞鹰堡背了个黑锅?”

        原本罗猎的计划是冒充飞鹰堡的人混入狼牙寨,现在虽然顺利进入了狼牙寨,也并未引起对方的怀疑,可是这场寿宴却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肖天行利用这次五十大寿摆下鸿门宴,真正的目的是借着这个机会清除异己。

        张长弓道:“你准备怎么做?”

        罗猎道:“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可也绝不是什么坏事,她想要利用咱们,咱们同样可以利用她!”来到凌天堡之后,他们的事情并无任何进展,凌天堡戒备森严,他们至今都没有找到进入凌天堡核心区域的机会。

        阿诺道:“麻雀怎么办?”

        罗猎道:“她暂时不会有危险,兰喜妹想要利用她来要挟我,就不会轻易伤害她的性命。”目光落在自己被麻雀咬伤的手腕上,这妮子还真豁得出去,想起她悄悄告诉自己的那句话,罗猎的内心顿时安稳了许多,麻雀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少女,她不仅家学渊源,而且还可能是盗门宗师福伯的传人,牢房的那几道锁应当困不住她,只是牢房内外有土匪严密警戒,就算她能够打开牢房的层层大门,也未必能够从对方的严密监视下从容逃走。

        张长弓道:“你当真准备答应兰喜妹的要求?”

        罗猎道:“只能先答应她,走一步看一步。”

        凌天堡雄风堂内,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静静坐在虎皮交椅之上,硕大的头高高扬起,枕在靠背上,大半面孔都沉浸在黑影之中。

        狼牙寨三当家郑千川悄悄走入了雄风堂,抬头看了看上面,并没有说话,选择拘谨地站在了右侧。

        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响起:“老三,这么晚过来为了什么事情?”他坐直了身躯,前方的烛火照亮了他的面部轮廓,国字面庞,浓眉已经花白,颌下虬须去蜷曲,也已经被岁月染成了花白,胡须一直连到鬓角,灰白的长发结着满清最为常见的发辫,肩膀宽阔,虎背熊腰,坐在那里,不怒自威,犹如一头雄踞高处的猛虎,他就是狼牙寨的大当家肖天行。

        郑千川在肖天行的面前表现出绝对的恭敬:“大当家,瀛口来人了。”

        肖天行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难得他还记得我的寿辰!”

        郑千川道:“是刘公馆的管家东生。”

        肖天行喔了一声,抽出一支雪茄,郑千川快步走了过去,拿出火机帮他将雪茄点燃。肖天行抽了口雪茄,吞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眯起双目道:“让他等等。”

        郑千川点了点头道:“各路人马都到了,只是中间出了一些小小的差错。”

        肖天行两道花白的浓眉拧在一起,双目陡然寒光迸射,郑千川也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声将飞鹰堡三当家朱满堂睡梦中被老鼠活活咬死的事情说了。肖天行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在他心中一个飞鹰堡的三当家显然算不上什么。

        郑千川道:“此事有些蹊跷,咱们凌天堡内还从未发生过老鼠咬死人的事情。我已经将飞鹰堡的几人安抚了下来,暂时他们不会声张。”

        肖天行呵呵笑了起来:“千川啊千川,你何时变得如此谨小慎微?难道你担心李长青会报复我吗?”

        郑千川道:“他或许不敢,属下是担心这件事影响到明日的寿宴,朱满堂毕竟是前来贺寿的宾客,此事若是声张出去恐怕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肖天行的手指在座椅的扶手上轻轻叩了两下:“除了颜天心,这苍白山我又在乎过谁?”他停顿了一下道:“我让你做得事情你是否已经安排妥当?”

        郑千川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足勇气道:“大当家,这件事您还是慎重考虑一下,连云寨一直以来都跟我们相安无事……”

        肖天行霍然站起身来,怒视郑千川,吓得郑千川将剩下的半截话全都咽了回去。

        郑千川从一开始就不赞成肖天行利用寿宴铲除苍白山的其他几支力量,肖天行野心太大,短短七年内已经成为狼牙寨的寨主,可他仍不满足,想要借着做寿的机会,将其余几支力量尽数铲除,在肖天行看来,擒贼先擒王,只要将对方的首领除掉,那么那几支力量自然树倒猢狲散,以后的苍白山他们狼牙寨就是一家独大,再也没有人能够和他抗衡,更不用说挑战他的位置,这其中真正让肖天行忌惮的就是颜天心。

        肖天行摆了摆手示意郑千川离去,郑千川告退之时,他又让郑千川将东生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