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觅狼踪】(下)

第四十七章【觅狼踪】(下)

        狼牙寨方面准时送来了晚餐,罗猎和瞎子出去准备吃饭的时候,前来送饭的喽啰恭敬道:“叶爷,八当家有请!”

        八当家就是蓝色妖姬兰喜妹,瞎子闻言,嬉皮笑脸道:“八当家是不是请我们一起过去?”

        那喽啰笑道:“八大家说了,只请叶爷自己过去。”

        麻雀听到这句话顿时虎起面孔,冷冷道:“她找我男人作甚?”

        罗猎真是哭笑不得,不知是麻雀是故意配合还是当真入戏太深,他咳嗽了一声道:“既然八掌柜有请,我只好过去一趟,你们几个先吃吧。”

        目送罗猎跟着那喽啰离去,瞎子故意道:“我看这兰喜妹八成是看上老叶了。”

        麻雀道:“也不错啊,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瞎子看到麻雀风轻云淡的样子反倒奇怪了:“你不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

        瞎子道:“有人勾引你男人嗳!”

        “你那么紧张,他是你男人才对!”麻雀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喂,吃饭啊!”

        “看到你就饱了!”

        罗猎出门之后,跟着那喽啰去了兰喜妹的住处,他并没有想到,兰喜妹的住处居然和瞎子所说的监狱仅有一墙之隔,走入院门,宽阔的庭院内种植着十多株腊梅,雪中腊梅竞相吐蕊,暗香阵阵。中间的青石小道清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道路两旁堆砌着不少精致的冰雕,从庭院的格局布置已经能够看出兰喜妹生活中应该颇有情趣。不过凡事不能以外观而论,如果只看兰喜妹妩媚娇柔的外表是不会想到她的手段如此残忍血腥。

        通过前方冰砖砌成的拱门,进入内院,两旁栽植了不少的长青树木,树枝之上挂着一盏盏的红灯,随着夜风,红灯轻轻摇曳,映衬着周围洁白无瑕的积雪,红白辉映,光影交织,整个庭院被装点得美丽纷呈。

        道路尽头有一栋完全木质结构的小楼,小楼共有两层,居然是典型的西洋风格,见惯了凌天堡冰冷坚硬的石头房子,猛然看到这温和纯朴的木色,在周围冰雪的对比下,让人的心底不禁生出一种温暖,罗猎从建筑风格推断出这小楼的设计者必然对西洋文化有着相当的了解,由此看来,兰喜妹绝不是普通的土匪,此女必然对西洋文化有着一定的了解。

        那喽啰在楼前停下脚步,向罗猎笑道:“叶爷,八当家在里面等着您呢。”

        罗猎点了点头,举步走上台阶,这样的一栋木质小楼出现在凌天堡内的确有些突兀,也显现出蓝色妖姬的与众不同,或许她也有留洋的经历。

        罗猎轻轻叩响房门,里面传来兰喜妹娇滴滴的柔嫩声音:“门又没锁,进来吧!”

        罗猎推门走了进去,迎面扑来一股温暖芬芳的气息。

        兰喜妹身穿浅绿色毛呢军服,同色长裤,马靴齐膝,乌黑色的长发波浪起伏。罗猎一眼就认出她所穿得是俄国军服,这身军服剪裁合体干练利索,英气十足,配上兰喜妹美丽动人的容貌,颀长的身材,将英姿飒爽和妩媚妖娆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罗猎并没有因为兰喜妹的美貌而忽略她腰间的那把手枪,枪套之中收着兰喜妹从不离身的镀金勃朗宁,这把手枪是她通过关系在欧洲定制,连子弹都镀上了一层24K金。从这一点来看,此女应当招摇且虚荣。

        罗猎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兰喜妹请自己前来应当不是看上了自己,事实上现在自己的模样虽然算不上丑陋,可是距离英俊也有相当的距离,除了昨晚露出的那手飞刀技法,自己的身上的确找不到让女人一见钟情的地方。兰喜妹这样一个美丽的尤物能够在群狼环伺的土匪窝中生存,而且还混得风生水起,必有其过人之处。

        兰喜妹微笑道:“欢迎欢迎!”她主动伸出手去,想要跟罗猎握手。

        罗猎却伸出手,轻轻握住兰喜妹春葱般的指尖,低头在她洁白无瑕的手背上轻吻了一记,他的举动实在是出乎兰喜妹的意料之外。在博取女人欢心方面,罗猎有着超人一等的水准,深知引起女性关注和好感的要诀。

        兰喜妹虽然错愕,可是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她毕竟是狼牙寨的八当家,见多识广,也知道罗猎的这个动作是吻手礼,绝非有意占自己的便宜,格格笑道:“叶无成,这洋人的礼节你好像懂得不少。”

        罗猎笑道:“别忘了我们的同伴中就有一个。”

        兰喜妹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里面请!”

        罗猎摘下毛茸茸的兔毛帽子,然后脱下厚重的羊毛大衣挂在衣架上,室内温暖如春,用不着穿太厚的衣服。跟着兰喜妹来到里面的餐厅,单从餐桌上的餐具陈设就能够看出兰喜妹对生活品质非常的讲究。

        兰喜妹邀请罗猎坐下,让佣人上菜。

        罗猎望着满桌的珍馐美味,笑道:“八当家实在是太客气了。”

        兰喜妹道:“只是一顿家常便饭,平日里我也是那么吃。”端起酒杯和罗猎碰了碰。

        罗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中暗叹,这兰喜妹真是奢侈,熊掌、驼峰、猴头、燕窝,这样的山珍就算过去的皇上也做不到每天都有,她却说是家常便饭,原来土匪过得日子如此奢侈,想起山下杨家屯饥寒交迫的百姓,罗猎顿时觉得造化不公,这些土匪之所以能够在这里享受这样的生活,还不是烧杀抢掠所得,想到这里,珍馐美酒在嘴里也味同嚼醋。

        兰喜妹放下酒杯道:“朱三爷的事情实在是抱歉。”

        罗猎听到她提起朱满堂的事情,故意叹了口气,拿捏出悲痛不已的模样:“我们三爷不知得罪了什么人,竟然遭此噩运。”

        兰喜妹道:“尸体我已经解剖过了。”说话的时候盯住罗猎的脸上,关注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变化。

        罗猎闻言心中一惊,这才想起兰喜妹拥有医术的事实,他望着兰喜妹,目光陡然变得愤怒,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记,霍然站起身来:“八掌柜什么意思?朱三爷已经死了,你竟然还解剖他的尸体?难道你们连死者为大的道理都不懂?当我们飞鹰堡无人吗?”

        兰喜妹并没有被罗猎咄咄逼人的架势吓住,一双勾魂摄魄的美眸望着罗猎,娇滴滴道:“你知不知道,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这么说话!”罗猎的反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在而今的年代很少有人将尸检当成找寻真相的必要手段,多数人都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对死者的亵渎。

        罗猎道:“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我也不想收回,你们三当家答应过我,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给我们飞鹰堡一个公道,还答应妥善保管朱三爷的遗体,可是你们竟然出尔反尔!”并非罗猎大胆,而是因为听到这样的消息,站在飞鹰堡的立场上有这样的反应实属正常。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若不是为了查明真相,我才不会去切开那具臭烘烘的尸体。”

        罗猎道:“你什么意思?”内心中却不免有些忐忑,兰喜妹绝不是一个普通人物,她请自己过来也不是吃饭那么简单。

        兰喜妹表现出少有的耐性:“你坐下,慢慢听我说。”

        罗猎缓缓坐了下去。

        兰喜妹道:“朱三爷死得蹊跷,而且他上山之前就已经生了病,神情恍惚,甚至连许多过去的老相识都不认识了,究竟怎样生病,你们在途中遭遇了什么?最清楚的人只有你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