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俏罗刹】(上)

第四十五章【俏罗刹】(上)

        郑千川左目之中寒光倏然闪现,不过稍闪即逝,这厮真是大胆,分明是说自己还不够资格,苍白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叶老弟果然快人快语,让我们大当家做出保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后天就是大当家的寿辰,各方贵宾已经陆续到来,我们狼牙寨上上下下对此事极为看重,为了大当家的寿辰已经筹备半年之久,还望叶老弟能够体谅我们的苦衷,将朱三爷的事情押后几日,我可向你保证,等寿宴结束之后,我第一时间将你引见给寨主,到时候你可将整件事原原本本向他说明。”

        罗猎冷冷道:“三掌柜的意思是让我们保持沉默?”

        郑千川微笑道:“事已至此,就算叶老弟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朱三爷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何必让死者无法瞑目,生者不得安宁。叶老弟尽可将心放在肚子里,我们绝不会因为寿宴的事情而耽搁此事的调查,一定尽快查明真相给贵方一个交代。”

        罗猎故意装出有些犹豫的样子。

        郑千川道:“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们考虑,若是此事传到飞鹰堡,恐怕贵堡也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此事越晚爆出,对你对我似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坏处。”郑千川恩威并施,暗示罗猎,如果他将事情闹大对他们几个也没有好处。

        罗猎抿了抿嘴唇,显得有些艰难地做出了决断:“既然三掌柜如此诚意拳拳,在下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今晚的事情我们在寿宴之前绝不声张,不过我希望三掌柜也能够保证我们几人在凌天堡内的安全。”

        郑千川道:“绝无问题!”

        罗猎道:“我们上山之时,所有武器都被人收缴,三掌柜能否为我等配备一些基本的防身武器?”他只是故意这样一问,目的是要让郑千川认为他害怕。

        想不到郑千川居然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为了表示诚意,郑千川特地让人给罗猎一行更换了住处,至于朱满堂的尸体,暂时由他们负责善后。

        罗猎几人离去之后,郑千川又亲自来到朱满堂的尸体旁,掀开覆盖尸体的白布看了看,看到朱满堂的恶心模样,郑千川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充满迷惑道:“当真是被老鼠咬死的?”一旁疤脸老橙程富海道:“三爷,他的确是被老鼠咬死的,几个兄弟全都亲眼看到了。”

        郑千川点了点头,将白布重新盖在朱满堂的尸体上,低声道:“咱们凌天堡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疤脸老橙道:“听说此前有人潜入了他们的院子。”

        郑千川眯起眼睛,因为他的右眼是玻璃珠,所以眯眼的时候仍然睁着,表情显得极其阴鸷诡异。

        疤脸老橙道:“当真要追查到底?”

        郑千川嗯了一声。

        疤脸老橙又道:“若是查不出怎么办?”

        郑千川冷笑道:“没有查不出的事情,只有用不用心。”

        疤脸老橙道:“若是查不出,干脆将这件事推到他们几个的身上,到时候对飞鹰堡也算有了一个交代。”

        郑千川阴阳怪气道:“好主意,在我们的地盘将飞鹰堡的人全部干掉,然后就说他们自相残杀。”

        疤脸老橙一脸得意地笑,认为自己的这个主意实在是高明。

        郑千川道:“你以为李长青会像你一样想吗?”

        “呃……”

        郑千川道:“杀人灭口我都不反对,可千万别在咱们自己的地盘上。”他拍了拍疤脸老橙的肩膀:“这两天见得血已经够多了,后天可就是大当家的五十寿辰,老程啊老程,你可要把眼睛给擦亮了,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大当家会怎么想,谁也猜不到。”

        疤脸老橙内心中不寒而栗。

        因为朱满堂的暴毙,狼牙寨方面显然对罗猎这帮人客气了许多,这次安排的住处非但位于凌天堡的内城,而且和来自连云寨的贵宾仅有一墙之隔。

        更换住处之后罗猎居然睡得很好,麻雀却明显被老鼠给吓到了,一夜无眠,直到拂晓时分,她方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没睡多久,又被噩梦惊醒。霍然从炕上坐起,发现罗猎已经醒了,就坐在床边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

        “做梦了?”

        麻雀点了点头:“你睡得很好!”说这话的时候,心中明显有些不甘,自从来到这里之后,罗猎连话都没多说一句,蒙头大睡,浑然不顾她惊魂未定,更不会知道她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

        罗猎道:“好不容易能睡个好觉,可能是心中突然少了个负担。”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朱满堂死了,对罗猎来说的确减轻了不少负担,至少不用再分出精力去考虑控制朱满堂的事情。

        麻雀有些委屈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罗猎道:“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就算我陪你熬上一夜,该做的噩梦仍然会做,与其两个人都熬上一夜,不如一个人好好睡上一宿蓄精养锐,其实你失眠也是好事,至少不用做恶梦。”

        麻雀恶狠狠地望着罗猎道:“你比任何噩梦都要讨厌!”

        “眼不见为净,乖老婆,我出门了,你好好休息。”他作势要去拍麻雀的脸,却被麻雀灵巧地躲开,一脸嫌弃地切了一声。

        罗猎决定暂时不将罗行木出现的事情透露出去,麻雀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罗行木,如果知道罗行木现身,她必然沉不住气,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似乎没有任何的帮助,只是罗猎想不明白,罗行木在凌天堡内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因何会出现在他们的住处,他又为何要向朱满堂下此毒手?按照麻雀此前所说罗行木很可能和肖天行联手,如果当真如此,罗行木为何不敢公然现身?不过无论怎样,他们在凌天堡的处境都会变得凶险重重。

        瞎子仍在熟睡,阿诺和张长弓已经起来了,张长弓坐在朝阳下擦着一把大砍刀,这是罗猎从郑千川那里争取来的权利,因为朱满堂之死,郑千川特许他们在凌天堡内携带必要的防身武器,不过仅限于冷兵器,其实也就是几把大刀,数柄匕首。

        阿诺身边也放着几把开山刀,不过他对兵器显然没有什么兴趣,正端着瞎子的罗盘玩得不亦乐乎。

        罗猎走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两把匕首。

        张长弓道:“成色都不怎么样,全都是些废铜烂铁。”

        罗猎用两柄匕首相互碰撞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无论怎样朱满堂之死,让他们顺利混入了凌天堡的核心区域,更便于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只是罗行木的出现又让他的内心蒙上一层阴影。

        阿诺道:“这玩意儿是不是坏了?”

        罗猎举目望去,却见阿诺手中的罗盘缓缓转个不停,阿诺也是趁着瞎子睡觉将他的宝贝拿出来研究,看到罗盘如此情形,慌忙把自己的指南针也拿了出来,发现指南针也是一样的状况。

        罗猎心中暗自奇怪,正常状况下指南针是不应该发生这样的现象,除非附近有某处地方磁性极强,同性的排斥力或者异性的吸引力方才导致了罗盘和指南针飞速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