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有刺客】(下)

第四十四章【有刺客】(下)

        院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却是在外面值守的土匪冲了进来,他们一个个手握武器,进来之后就问道:“刺客在哪里?”

        罗猎指着外面道:“从屋顶逃跑了!”内心却仍然沉浸在那人离去声音的深深震骇之中,如果那人当真是罗行木,岂不是证明他们这次的行动完全在罗行木的掌控之中,罗行木因何深夜来此?他的目的究竟是谁?

        这么大的动静将瞎子和阿诺两人也折腾了起来,张长弓道:“我正在睡觉,突然感觉到有人潜入房内,那人非常机警,发现行藏暴露,马上就逃了……”

        “啊!”东厢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几人全都大吃一惊,罗猎更是第一时间向房内冲去,不等他进入房内,麻雀已经披头散发地逃了出来,甚至连鞋子都没有顾得上穿,见到罗猎,一头就扎到了他的怀中,颤声道:“老鼠……好……好大的老鼠……”

        瞎子和阿诺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看出有些问题,麻雀有些问题,大家都是同伴,她为什么只挑罗猎的怀里扎?

        罗猎将麻雀交给阿诺照顾,他和瞎子、张长弓三人跟着土匪走入东厢房内,借着火把的亮光望去,只见房间内干干净净,哪有什么老鼠,罗猎皱了皱眉头,以为麻雀可能是故意在做戏。

        张长弓却想到了什么,大踏步向朱满堂的卧室奔去。

        掀开朱满堂卧室的门帘,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却见朱满堂的身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老鼠,那些老鼠正在啃噬朱满堂,张长弓慌忙拿起火把去驱赶老鼠,罗猎也冲上去帮忙,那些老鼠被火把吓得四散而逃,再看朱满堂,一张脸被啃得血肉模糊,简直是面目全非,瞎子看到如此恶心的模样,感觉腹中一阵翻江倒海,冲出门去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赶走那群老鼠,罗猎借着火把的亮光望去,只见朱满堂的喉头被咬出了一个血洞,血洞仍然在汩汩冒着鲜血,初步判断朱满堂的颈部血管被咬断,十有八九是不能活命了,感叹之余,心中又生出如释重负的感觉,其实朱满堂死有余辜,留下他的价值就是想利用他的身份帮助自己一行混入狼牙寨,而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朱满堂的使命也算结束,留下此人肯定是个隐患。只是罗猎也没有料到朱满堂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性命,死在一群老鼠的啮齿之下。应该说朱满堂是间接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如果不是自己将他催眠,又给他吃了安眠药,朱满堂也不会麻木到毫无反应。

        罗猎猛然转过身去,怒视闻讯赶来的几名土匪,目光中的杀机将几人吓得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罗猎抬脚就将其中一人踹出门去,怒道:“娘的,害死了我们朱三爷,让你们寨主出来,给我一个解释!”罗猎当然不会忘记他们现在的身份,他们代表飞鹰堡前来拜寿,寿宴还未开始,他们的三当家就已经惨死在这里,绝不可能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张长弓先是被罗猎的举动惊了一下,可马上就明白了罗猎的意思,罗猎是要借题发挥,其实朱满堂死了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心中再高兴也不能表露在外,罗猎的应变能力的确超人一等,已经率先明白了这个道理并趁机发难。

        飞鹰堡三当家前来狼牙寨的第一天晚上就惨死绝不是小事,虽然飞鹰堡老大李长青并未亲自到来,在这件事上引得狼牙寨方面不悦,并因此而冷落了朱满堂一行,可还没有到狼牙寨方面要将朱满堂置于死地的地步,朱满堂死在凌天堡,狼牙寨肯定要承担主要的责任。

        朱满堂死后半个小时内,狼牙寨四当家疤脸老橙程富海和六当家绿头苍蝇吕长根就已经同时抵达,两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职责不同,吕长根负责迎宾,而程富海负责凌天堡的警界防御。外来宾客发生了意外,他们需承担首要的责任。

        此时的罗猎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怒视程富海和吕长根,正所谓得理不饶人,老子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

        换成此前的任何时候,疤脸老橙绝不会将对方放在眼里,可现在的这种状况却是他们理亏,前来的路上两人已经商讨了对策,无论此事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必须要暂时让步,安抚对方的情绪,务必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后天就是大当家的寿辰,死人本来就是大煞风景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只怕前来凌天堡的贵宾要人人自危,死人事小,若是因此让大当家不开心,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吕长根也看出这帮人的主心骨就是罗猎,他向罗猎抱拳道:“叶老弟,咱们借步话说。”

        罗猎点了点头,跟着吕长根来到旁边早已准备好的空房内,吕长根掩上房门,叹了口气道:“叶老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想到!”

        罗猎冷笑道:“我们朱三爷生龙活虎地来到这里给肖大当家拜寿,可寿宴还没吃上,甚至连肖大当家都没见上一面,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六当家,你们狼牙寨好像欠我们飞鹰堡一个交代!”

        吕长根叹了口气道:“叶老弟,你先坐下,人既然已经死了,发再大的火也于事无补,不如先冷静下来,咱们商量一个万全之策。”

        罗猎怒道:“说得轻巧,死得是我们的人,你让我们如何冷静?”他咄咄逼人,步步紧逼。

        吕长根道:“叶老弟,此事极其蹊跷,我们狼牙寨自打创立从未发生过老鼠咬死人的事情……”

        罗猎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道:“六当家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朱三爷活该让老鼠咬死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吕长根也是颇为头疼,他并未说谎,狼牙寨此前从未有老鼠伤人的事情,凌天堡内的确有老鼠存在,可是从没见过成群结队攻击人的现象。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长根,叶老弟在吗?”

        吕长根前去拉开房门,门外站着的却是一位头发灰白,长发齐肩的瘦削男子,颌下留着山羊须,双目显得有些不慎协调,正是狼牙寨第一智将琉璃狼郑千川。

        朱满堂突然暴毙的事情不可能不向上头禀报,吕长根和程富海两人不敢惊动寨主肖天行,商量之后,先向三当家郑千川禀报,郑千川虽然只是狼牙寨的第三把交椅,可是他在山寨的实际地位却仅次于肖天行,不但负责为肖天行出谋划策,还承担着狼牙寨的外围事务,他对山寨的重要性无人可以取代。

        郑千川能够亲自前来也表明了对这件事的足够重视,正常情况下他是不屑于和飞鹰堡的这些底层跟班打交道的。

        罗猎是第二次见到郑千川,却是第一次和此人正面交锋。

        郑千川主动向罗猎抱了抱拳道:“叶老弟,在下郑千川,听闻朱三爷的噩耗实在是痛不欲生,狼牙寨和飞鹰堡素来交好,同气连枝,守望相助,我和朱三爷私下里相交莫逆,也是多年老友,闻此噩耗,如同断我手足,心中悲痛难以名状。”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情真意切。

        罗猎才不相信这厮的鬼话,不过郑千川乃是狼牙寨的第一智将,此人能够出现注意证明朱满堂之死引起的震动不小。

        罗猎道:“三掌柜言重了,我们陪同朱三爷前来,发生这种事情,最为心痛的自然是我们,不是我们有意冒犯,我们只想要个交代。”

        郑千川道:“叶老弟想要什么交代?”

        罗猎道:“查出真凶!”

        郑千川道:“朱三爷在狼牙寨遇害,查出真凶是我等责无旁贷的事情,就算叶老弟不说,我们一样会彻查到底。我向你保证……”

        罗猎打断郑千川的话道:“三掌柜,我希望做出保证的是肖大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