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兰喜妹】(下)

第四十三章【兰喜妹】(下)

        兰喜妹一双水汪汪的美眸望定了罗猎,娇滴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一来是听说你们的三当家病了,所以过来帮他看看,二来呢……”她故意看了麻雀一眼,然后又将目光转向罗猎道:“人家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聊聊。”

        瞎子和阿诺都充满同情地望着麻雀,兰喜妹分明是当着人家老婆的面勾引老公,是可忍孰不可忍。

        麻雀冷冷道:“有什么话不能公开说?”

        罗猎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微笑向兰喜妹道:“八掌柜请!”

        兰喜妹跟罗猎一起向朱满堂所在的房间走去,麻雀举步准备跟过去,却被瞎子和阿诺同时拉住,麻雀怒道:“你们两个拉住我做什么?”

        瞎子低声提醒她道:“做戏而已,千万别入戏太深。”麻雀哼了一声道:“我本来就是做戏嘛,我如果不配合一下,人家怎么会相信?”

        瞎子和阿诺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撇了撇嘴。麻雀愤然摔开两人的手臂:“都给我滚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张长弓一直都在远处观望着,听到这句话,赶紧转身走入房间内,像他这样的老实人居然也会无辜躺枪。

        罗猎虽然是刚刚才认识兰喜妹,对她的冷血手段却已经有了领教,刚才兰喜妹射杀那名俘虏应该只是偶然发生,不过这次的偶然却促成了他和兰喜妹的相识,罗猎对这位狼牙寨唯一的女当家是充满警惕的,他并没有被兰喜妹的美色所迷惑,也明白兰喜妹今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她是要给朱满堂治病,看来他们此前所搜集到的资料和情报仍然存在着太多的欠缺,他们并不知道兰喜妹居然还是一位大夫。兰喜妹之所以能够在群雄辈出的狼牙寨立足,一是因为她智慧出众心狠手辣,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拥有一流的医术,只不过兰喜妹的医术很少用来治病救人。

        罗猎将兰喜妹带房间内,走入房间内就闻到臭气熏天,朱满堂身上的体味实在是不小,再加上罗猎事先让瞎子和阿诺将臭袜子扔在朱满堂的炕上,瞎子嫌味道还不够,干脆在房间里撒了泡尿,目的就是搞得房间骚臭难闻,让人无法久呆,这是为了避免有人探视朱满堂,即便是有人来,在这样的气味下也无法久留。

        兰喜妹听到里面鼾声如雷,不禁皱了皱眉头,掏出手帕掩住口鼻。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罗猎却从中看出她应当是极爱洁净的人,低声道:“我们三爷刚睡了没多久,要不我叫醒他?”

        兰喜妹摆了摆手,居然转身出门了。她虽然杀人如麻,可是却有洁癖,闻到这股臭味已经知难而退了,更何况她只是奉命而来,朱满堂的死活她才不会放在心上。

        罗猎心中暗喜,兰喜妹果然受不了里面的臭味,未雨绸缪还是起到了作用。

        兰喜妹来到外面,移开手帕,吸了口新鲜的空气,如释重负道:“既然睡着了,也就不用打扰他了。”

        罗猎道:“我看我们三爷也应当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些风寒,又加上途中劳累,说不定睡上一夜病就好了。”

        兰喜妹道:“朱满堂居然有你那么机灵的手下,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

        罗猎笑道:“八掌柜过奖了,在下加入飞鹰堡不久,朱三爷对我也是非常照顾,这次前来给肖大当家拜寿,他特地让我们两口子随行。”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你能够空手接住我的匕首,本以为你眼力不错,可见到你老婆,方才知道,你这眼力……呵呵……”

        罗猎心中暗笑,麻雀若是听到兰喜妹这么说她,十有八九要抓狂,他故意叹了口气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家老蒯虽然生得丑陋些,可心肠却是极好。”

        兰喜妹向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些,罗猎向她凑了过去,却听兰喜妹压低声音道:“你若是不喜欢,我不介意帮你把她给杀了。”杀人如此血腥的事情都能被她说得如此轻松,她的冷血狠辣可见一斑。

        罗猎吓得慌忙摇头:“不可,千万不可!”

        兰喜妹格格笑了起来,啐了一声道:“胆小鬼!”她指了指大门道:“隔墙有耳,在这里说话不方便,陪我走走!”罗猎应了一声,跟着兰喜妹走出院门。

        他们刚刚离去,麻雀就从房间里出来,瞎子和阿诺如影相随,这是因为罗猎事先交代过,让他们看紧麻雀,千万不要让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麻雀跺了跺脚,愤然转过身去,指着瞎子的鼻子道:“蛇鼠一窝!”又指着阿诺的鼻子骂道:“狼狈为奸!”

        如果罗猎单独出门,外面负责警戒的六名土匪必然会出声阻止,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整个凌天堡内是不允许外人随意走动的,可是看到他陪着兰喜妹一起出来,谁也不敢多说话,每个人都知道触怒兰喜妹的后果。

        罗猎陪着兰喜妹来到门外,轻声道:“我们掌柜特地给肖大掌柜备了一份贺礼,还望八掌柜代为转告。”从目前受到的接待来看,他们只是被当成普通客人看待,十有八九没有接近肖天行的机会,所以罗猎才会动起先通过兰喜妹将寿礼送到肖天行手中的念头。

        兰喜妹道:“后天就是大当家的寿辰,到时候,你们可以亲手交给他,无需假手于我。”

        罗猎实话实说道:“后天朱三爷的病情不知能否好转,我们几个的身份只怕没资格得到肖大掌柜的接见。”

        兰喜妹心说此人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秀眉微扬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们狼牙寨待客有所偏颇,没有一视同仁吗?”

        罗猎摇了摇头道:“八掌柜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次过来颇不顺利,朱三爷这一病,弄得我们没了主心骨。”

        兰喜妹笑道:“他若是死了岂不更好,你就接了他的位置。”

        罗猎佯装惶恐道:“八掌柜说笑了,我可从未那么想过。”别说自己是个冒牌货,即便当真是朱满堂的手下,朱满堂死了飞鹰堡那么多人也不会轮到自己上位。

        兰喜妹向他眨了眨眼睛道:“骗我?我看得出来,你有野心,有抱负,只是不敢承认!”

        罗猎心中暗叹,兰喜妹果然不是善类,刚才挑唆自己夫妻反目,现在又唆使自己把顶头上司干掉,这女人的心眼儿也忒阴暗了一些,任她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我自坚如磐石,稳如泰山。

        兰喜妹来到摩托车前,向罗猎道:“回去吧,不必送了!”

        罗猎点了点头,停下脚步,目送兰喜妹远去,兰喜妹驶出一段距离却又停了下来,向罗猎道:“你刚才接刀的手法真是漂亮,我想再看一遍。”说话之时,一扬手,匕首划出一道寒光向罗猎射来。

        罗猎也没有料到她说出手就出手,而且这一刀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无论速度还是力量丝毫不逊色于她此前的一刀,兰喜妹根本没有因为他是飞鹰堡的人而有丝毫留情。

        罗猎身躯向右侧滑动,躲开匕首,右手也在同时探伸出去,准确无误地将匕首的手柄抓住。

        兰喜妹看到这一刀又被罗猎抓住,竟然从腰间抽出另外一把匕首再度向罗猎掷去。

        罗猎对兰喜妹冷血无情的性子已经有所了解,若是自己武功稍弱,只怕就会白白被她射杀当场,事不过三,这已经是兰喜妹射向自己的第三刀,如果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以为自己软弱可欺,以此女的性情非但不会收手,反而会步步紧逼。罗猎右手一扬,刚刚擒获的那枚匕首发出一声尖啸,带着动人心魄的寒光撕裂夜色,后发先至,撞击在兰喜妹射出的第二刀上,刀尖对刀尖,锋芒对撞的刹那迸射出万千点火星。同时也抵消了彼此的力量,于半空中落在了雪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