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凌天堡】(下)

第四十二章【凌天堡】(下)

        负责统领凌天堡防御的是四当家,疤脸老橙程富海,程富海中等身材,健硕粗壮,四方脸长满了麻子,一道刀疤从左侧眉头一直延伸到右侧嘴角,将他的面孔斜行分成两半,鼻梁也缺了一块,相貌凶恶,杀气腾腾。程富海素来不苟言笑,冷冷打量了一眼来客,脸上丝毫不见任何的友善。

        吕长根道:“四哥,这几位是飞鹰堡的朋友。”

        程富海嗯了一声道:“李长青没来!”他对飞鹰堡老大直呼其名,显然不够恭敬,这也表明狼牙寨并未将飞鹰堡放在等同的地位上。

        吕长根笑了笑道:“李大掌柜说有事抽不开身。”他说话还算委婉一些。

        程富海有些不满地朝着地上啐了口唾沫:“多大的事情?还能比咱们老大做寿更重要?”

        朱满堂靠在张长弓的身上,仿佛随时都要倒在地上了,虚弱无力道:“麻痹……”

        程富海以为他在骂自己,闻言色变,右手已经落在腰间的枪柄上,吕长根知道他性情暴烈,六亲不认,动辄杀人,担心他猝然出手,慌忙叫了声四哥。

        此时朱满堂方才把下半句话说了出来:“……我难受……”

        程富海这才意识到朱满堂并不是骂自己,冷哼了一声道:“吓着了?”坐吊篮上来的客人有不少都会发生身体不适的状况。

        吕长根道:“病了!”

        罗猎走过来道:“两位当家,劳烦尽快安排个住处,我们三当家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吕长根微笑道:“这就好,这就好!”他叫来两名手下,交代了两句,由那两名手下领着罗猎一行进入凌天堡。吕长根并未亲自带路,从这一点也看出他对飞鹰堡方面的不满和看轻。

        罗猎等人对此倒是不以为然,吕长根不来更好,此人非常精明,如果一直跟着过来,被他看出破绽反倒麻烦。狼牙寨事先早已为各方贵宾在内城安排好了住处,可是吕长根或许是认为飞鹰堡此番来人的份量不够,将他们安排在了距离城堡大门不远的外围,这里是安排普通来客的地方,以飞鹰堡的名头和地位,本该进入内城,单从安排来看就已经看出对他们的冷落。

        住处位于凌天堡东南的院落,院子里共有房屋七间,就算再多来一些人还是住得下的,朝南最好的房间留给了朱满堂,张长弓陪同朱满堂居住。阿诺和瞎子两人住在西厢,罗猎和麻雀这对冒名夫妻在东厢住下。

        一行人安顿好了已经是黄昏,虽然住处方面打了折扣,可狼牙寨在方面的准备倒是非常充分,方方面面招待极其周到,不但被褥全都是新的,甚至连洗澡水都给准备好了。麻雀将罗猎赶出门去,美美泡了个热水澡。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发现外面都已经天黑了,狼牙寨方面刚刚把酒菜送过来,瞎子和阿诺正在忙着往桌上摆菜。两人看到麻雀,瞎子笑道:“嫂子,洗完了?”

        麻雀瞪了他一眼,总觉着这厮的问话不怀好意。环视房间内并没有看到罗猎,禁不住问道:“老叶呢?”

        阿诺朝朱满堂所在的房间努了努嘴,麻雀转身出门,听到身后瞎子叫道:“嫂子,您顺便把他们叫来吃饭。”麻雀的身形在门外停顿了一下,唇角却露出一丝不由自主的微笑,瞎子这声嫂子叫得倒是不讨厌。

        张长弓在门外守着,看到麻雀进来,朝她笑了笑,麻雀道:“怎样了?”

        张长弓知道她再问朱满堂的状况,低声道:“睡得很死!”

        罗猎此时从房内出来,向两人挥了挥手,三人一起离开,罗猎将房门带上。

        麻雀道:“瞎子让我来叫你们过去吃饭。”

        张长弓道:“你们先去,我在这儿守着。”他为人稳重,担心朱满堂这边会有变故。

        罗猎笑道:“放心吧,他醒不了,我给他吃了两片安眠药,这一觉至少要到明天中午。”

        麻雀眨了眨眼睛,看来罗猎还有事情瞒着他们,虽然把武器都留在了外面,可罗猎仍然偷偷带了不少的私货进来。

        张长弓这才放下心来,几人一起来到西厢房内,瞎子和阿诺已经将酒菜摆好,十二道菜,四冷八热,酒也是上好的汾酒,不可谓不丰盛,不过罗猎还是意识到有些不对,有些奇怪道:“居然没有人出面陪同咱们?”

        瞎子早已等得不耐烦,嚷嚷道:“哪有那么多的屁事儿,管他呢,有酒就喝,有肉就吃,人家正在准备做寿,哪有功夫陪同咱们这些虾兵蟹将?”

        张长弓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就算肖天行不露面,手下人总得来一个,毕竟咱们刚到,还是他们的贵客。”

        麻雀低声道:“人家或许没把咱们当成贵客,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听说李长青没来,那个绿头苍蝇脸色顿时变了。”

        罗猎点了点头,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原因,狼牙寨应当是认为李长青没有亲自前来贺寿,显然不够诚意,所以才冷落了他们,不过按理说苍白山的三大势力本应该平起平坐,肖天行这样做还是有失大度,难道他想借着这次的大寿搞些事情?

        阿诺道:“瞎子说得对,吃吧,吃吧,奔波了一天都饿了。”

        张长弓望着罗猎,征求他的意见,罗猎道:“那就吃吧!”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罗猎起身出了房门,却见吕长根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手下,一人端着铜炉火锅,一人手中抱着一坛好酒,吕长根哈哈大笑道:“抱歉抱歉,刚刚路上遇到点事情,所以我来迟了,失礼之处还望各位兄弟多多担待。”

        罗猎笑着迎了上去,乐呵呵道:“六当家,您百忙之中还能够抽时间过来,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了。”在吕长根的面前表现出恭敬是应当的,毕竟他们几个现在的身份都是朱满堂的跟班,以吕长根的身份至少要朱满堂才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至于罗猎这几个冒牌跟班显然还没有这个面子。

        吕长根道:“朱大哥呢?”

        罗猎指了指房间,压低声音道:“刚刚睡了,饭都没吃,我们不敢吵醒他,三爷的脾气您也应当知道。”

        吕长根点了点头,让身后随从将火锅和酒送了进去,他过来也只是走走形式,关键还是给朱满堂一个面子,现在朱满堂既然都睡了,他自然没有留下拖延的必要,象征性地向客人敬了三杯酒然后就告辞离开。

        罗猎又将他送到大门外,看到门外站着六名荷枪实弹的土匪,故意多看了一眼。

        吕长根道:“这些兄弟负责照顾几位的安全,叶老弟不必多心。”

        罗猎道:“我们早就听说狼牙寨固若金汤,来到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六当家想得实在是太周到了。”

        吕长根呵呵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罗猎的肩头道:“老弟有所不知啊,最近有奸细趁着给我们大当家祝寿混入狼牙寨,虽然被我们擒获,可是仍然担心还有同党隐匿在周围。”

        罗猎闻言心中一怔,吕长根这番话应当不是无中生有,他不由得想起铁娃曾经说过的那群问路人,难道被抓的正是这批人?故意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道:“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