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凌天堡】(上)

第四十二章【凌天堡】(上)

        走过铁索桥,在两座地堡之间还有一道卡口,通过这里的时候还要经过一次搜身,几人都知道对方盘查严密,所以在刚才就没有隐藏任何的武器,所以也不用担心,可是在盘查麻雀的时候,那土匪的手明显在麻雀胸部有意捏了一下,虽然隔着厚厚的棉衣不会有什么手感,土匪下手也不算太重,仍然让麻雀勃然大怒,抬起脚来狠狠踢中那土匪的下阴,痛得那土匪躬下身去,麻雀跟上去又是一拳,砸在对方的鼻梁上,打得那厮满脸开花,仰头倒在雪地上,周围土匪看到眼前一幕一个个抽出武器,麻雀临危不乱指着那地上的土匪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揩油揩到了老娘身上。”

        罗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配合的机会,怒气冲冲走了过去,挥拳就打,骂骂喋喋道:“娘的,敢摸我老婆!老子劈了你!”老婆被摸,这样的反应再自然不过,虽有表演的成分,可罗猎下手却是毫不留情,拳头重重落在那土匪的鼻梁上,砸得那厮鼻血飞溅。

        吕长根慌忙将他拦住,示意周围众人放下武器,此时从地堡上方不远处的林子里又涌出十多名土匪,显然是被这边的事情惊动。吕长根大声道:“误会,误会,都是自家人!”虽然他也没有看清具体的情况,可从罗猎和麻雀的反应中也大概能够猜到。土匪自然比不上正规军,他的这帮手下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实属正常。

        那名挨打的土匪捂着流血的鼻子站起身来,指着麻雀道:“就你那姿色……老子会摸你……”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吕长根一脚踹倒在雪地上,吕长根怒道:“混账东西,敢对飞鹰堡的贵宾不敬?信不信我崩了你?”作势去掏枪,这是以退为进,赶在对方发火之前先行呵斥手下,真正的用意却是维护自家人。

        那名土匪慌忙从雪地上爬起,跪倒在吕长根面前:“六当家,我冤枉啊!”

        吕长根没有理会他,让人将这名惹事的手押走,等到以后处理。转向罗猎向他抱拳致歉道:“这位兄弟,实在抱歉,我的手下不懂规矩,搜身的时候手重了一些,不过我可用人格担保,他绝不敢有丝毫亵渎之意。”

        罗猎一脸愤怒地望着吕长根,心中暗骂,土匪还谈什么人格。

        吕长根又看了看朱满堂,朱满堂耷拉着脑袋:“麻痹……我难受……”

        瞎子和罗猎从小玩到大,自然知道罗猎绝非冲动之人,刚才的事情应当是配合麻雀做戏,只是瞎子也感到奇怪,就麻雀现在满脸雀斑张口粗话的村妇模样居然也有人会占她便宜,这口味还真是不轻。

        这场风波最终的结果自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麻雀这么一闹,倒是让吕长根见识到了这帮人身上暴戾的匪气,刚开始因朱满堂而产生的些许疑云也烟消云散。

        罗猎一行随同吕长根来到半山腰,一路之上,他们看到两旁遍布岗哨地堡,毫不夸张地说,基本上达到了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如果不是凑巧得到了朱满堂这块敲门砖,想要成功混入狼牙寨简直是难于登天。

        山峰在半山腰处突然就变得陡峭,没有步行进山的道路,客人出入凌天堡都要通过吊篮,吕长根指挥手下放下吊篮,吊篮用钢索拖拽上下,客人进入吊篮之中,对方转动绞盘,宛如井中打水一般将吊篮拉上山顶。

        吊篮共有五组,每只吊篮可以容纳两人,里面的空间实在有限,罗猎和麻雀上了同一只吊篮,随着上方绞盘转动,吊篮也不断提升,麻雀双手抓住吊篮的边缘,望着悠悠荡荡萦绕在他们周围的云层,仿若升入云端,暗叹这凌天堡地势险要,鬼斧神工。

        罗猎低声道:“你刚才的样子还真是泼辣。”

        麻雀道:“若是有枪,我刚才就一枪崩了他!”

        罗猎笑道:“证明你丑的还不到位。”

        麻雀呸了一声道:“那些混蛋全都不是好人,我当初就不该听你话。”她指得是听从罗猎劝告,以女人形象来到这里的事情,若是女扮男装或许就不会遭遇到刚才的麻烦。

        罗猎故意感叹道:“这些土匪真是饥不择食。”

        麻雀怒视他道:“什么意思?”

        罗猎望着一朵悠悠荡荡飘过身边的白云,轻声道:“听说男人太久没见过女人,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儿。”

        “你才是猪呢!”麻雀听出他拐弯儿骂自己,伸手作势要打,罗猎侧了侧身,吊篮晃动起来,罗猎道:“别闹,要是把吊篮晃断了咱们俩就得摔个粉身碎骨。”

        麻雀向他扬了扬拳头:“要死一起死,反正有你陪葬!”

        “大吉大利,拜托你说点吉利话!”

        麻雀忽然道:“你怕不怕?”

        “怕,怕得要死!”

        麻雀道:“后悔了?”

        罗猎叹了口气道:“已经上了贼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麻雀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她自己也有些害怕,不过看到罗猎就在身边,内心顿时就平静了下来,有什么好怕,反正还有罗猎陪着。

        吊篮剧烈震动起来,麻雀不由自主抓住了罗猎的手臂,罗猎抬头看了看,原来吊篮即将抵达峰顶,他低声道:“有人好像在趁机占我便宜啊!”

        麻雀道:“演戏而已,千万不要误会,别忘了咱们现在是两口子。”

        瞎子坐上吊篮全程都是闭上眼睛的,他也是今天方才认识到自己如此恐高,吊篮抵达山顶的时候,瞎子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腿肚子打颤到抽筋,连步子都迈不开了,如果不是阿诺搀扶着他,他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向来和瞎子口角不断的阿诺也是头一次表现得如此体贴,倒不是他突然开始关心瞎子了,而是因为来到凌天堡这座山巅之城,内心顿时陷入危险的境地,想要活着离开,唯有和同伴紧密团结,同仇敌忾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

        瞎子哆哆嗦嗦站在雪地上,哭丧着一张脸,扶着阿诺原地站了老半天方才回过神来,颤声道:“我怕高……”

        阿诺安慰他道:“其实没什么好怕,经历多了,也就不怕了。”

        张长弓始终陪在朱满堂的身边,虽然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什么纰漏,可是朱满堂仍然是一个随时都可能引发的炸药包,希望罗猎的催眠效力能够长久一些。

        罗猎抬头望去,前方就是狼牙寨的核心凌天堡,如果说黑虎岭形如一头盘踞的猛虎,凌天堡就是猛虎头上的那顶王冠,凌天堡几乎占据了整个山顶,围绕凌天堡周围共有七座碉堡,这七座碉堡构成了凌天堡最为强大的屏障,每座碉堡高度都在十五米左右,外可俯瞰黑虎岭周边状况,内可将凌天堡内部结构一览无遗,碉堡火力配备非常强大,每座碉堡都配有十名土匪常驻,除了他们本身配备的武器,每座碉堡之上还有两挺维克斯中型机枪,在吊篮出入的地方,架设了两挺马克沁重机枪,这两挺机枪火力极其强大,可谓是机枪中的战斗机。单从他们看到的情况来看,从正面进攻凌天堡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就算可以攻下,也势必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