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七杀神】(下)

第四十一章【七杀神】(下)

        虽然视野中已经出现了铁索桥,直线距离也就是一公里左右,可是山路迂回,来到入口处仍然用去了整整两个小时。

        来到铁索桥前,张长弓的双耳微微一动,他已经听到两旁树上的动静,沉声道:“树上有人。”

        罗猎其实已经先于张长弓觉察到周围的变化,他低声道:“大家不用惊慌,保持镇定,以静制动。”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镇定的心态,决不可自乱阵脚,越是慌张越是容易露出破绽。

        对面的地堡之中已经有十多个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前来者,在两侧的树丛中也有数十只枪口将来人锁定。张长弓扬起手中的拜帖,朗声道:“飞鹰堡朱三当家奉堡主李大当家之命前来宝寨参加肖大掌柜五十大寿,请柬拜帖在此!”

        张长弓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声音在崇山峻岭之中久久回荡,周围树上积雪也被震得飘落下来,瞎子借着墨镜的掩护用眼角的余光望向周围,看到两旁树林中有不少人隐藏在雪地中,粗略估计至少有二十多杆枪指着他们,这还不包括对面地堡中的武装,瞎子暗暗心惊,幸亏罗猎想到利用朱满堂混入狼牙寨,不然的话,就这么硬闯进来,只怕他们连这道铁索桥都过不去,就被乱枪打成了马蜂窝。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看到铁索桥的对面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来人乃是狼牙寨六当家吕长根,狼牙寨号称坐拥两千兵马,自然人才不少,其中的骨干共有七人,号称七杀神,这七杀神又以赤橙黄绿青蓝紫排序,各有所长,分别是,赤发阎罗洪景天,在狼牙寨排名老二,山寨四当家疤脸老橙程富海,五当家黄皮猴子黄光明,六当家就是眼前这位人称绿头苍蝇的吕长根,七当家遁地青龙岳广清,八当家蓝色妖姬兰喜妹,九当家紫气东来常旭东。连同三当家军师琉璃狼郑千川,寨主镇山虎肖天行,这九个人构成了狼牙寨的领导核心。肖天行和这七人是歃血为盟的结义兄弟,而郑千川跟他们虽然不是结拜关系,却是狼牙寨的军师,有狼牙寨第一智将之称。

        罗猎一行在来黑虎岭之前就已经对这九人的资料了如指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过这九人他们大都没有见过,除了在瀛海于刘公馆内曾经邂逅琉璃狼郑千川,当时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并没有直接打过照面。

        绿头苍蝇虽然绰号猥琐,人长得倒是白净,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还以为他是一位教书先生,他身材不高,穿着考究,五五分的发型梳理得一丝不苟,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微微一笑,显得书卷气十足,缓步走上铁索桥,人行铁索桥之上,桥面竟然没有因为他的脚步引起一丝一毫的晃动。

        张长弓浓眉微微皱起,此人步伐轻快,节奏分明,行走铁索桥之上,身形始终稳健如一,既没有因他的脚步而让铁索桥左右摆动,也没有受到山谷猎猎寒风的丝毫影响,绝不仅仅是心态的问题,单从此人的步法,张长弓就能够判断出吕长根的下盘功夫一流。狼牙寨卧虎藏龙,每一位首领都不是寻常角色。

        吕长根很快就来到几人面前,罗猎使了个眼色,几人翻身下马,唯有朱满堂仍然傻乎乎坐在马上,耷拉着脑袋,嘴中反复嘟囔着:“我难受……”阿诺和瞎子一起动手将他从马背上扶了下来。

        吕长根显然是认识朱满堂的,看到朱满堂瘟鸡般的蔫样有些诧异道:“朱三爷这是怎么了?”

        罗猎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我们三当家这两日受了些风寒,途中又遭遇一场伏击,又不幸受了惊吓,这两日病情有些加重了。”他上前向朱满堂道:“三爷,狼牙寨的吕六爷来接咱们了。”

        朱满堂缓缓抬起头来,呆呆望着吕长根。罗猎还没有什么,几名队友的内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毕竟施展催眠术的是罗猎,虽然他们见证了罗猎对朱满堂的控制,可是任何事情都会有偏差,万一朱满堂突然恢复了理智,他们几人就彻底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之下,周围没有任何可供隐蔽的地方,他们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张长弓神情镇定,目光盯住吕长根,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出现差错,他就第一时间冲上去控制住吕长根,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周围潜伏的土匪投鼠忌器。

        麻雀的手握紧了马缰,此刻她方才意识到罗猎因何会犹豫再三方才答应自己的请求,前来黑虎岭的确是拿着性命来冒险,现在他们所有人的性命全都牵系在朱满堂的身上。

        吕长根看到朱满堂许久都没有回答,内心中不由生出怀疑,而此时朱满堂叹了口气道:“……是我……我病了……麻痹难受啊……”

        瞎子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来,强行忍住低下头去,阿诺也是一样,朱满堂明显被瞎子给洗脑了。

        吕长根道:“朱大哥不必担心,等到了寨子里,我马上安排大夫给你好好看看。”他举目环视罗猎几人,目光定格在阿诺的身上,一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中出现了一个黄毛蓝眼睛的洋人显得不是那么的协调。

        吕长根指了指阿诺道:“你是谁?”

        阿诺咧开大嘴笑道:“邻居,我是来自西伯利亚的雇佣兵,刚刚加入飞鹰堡。”这是他们事先想好的应对之词。

        吕长根点了点头,低声道:“毛子?想不到您们飞鹰堡的人马如此驳杂。”很少有人能够认出阿诺是哪国人,在满洲的地界上出现最多的欧洲人就是毛子。

        瞎子道:“现在都讲究和国际接轨,响马也是一样,必须要学习国际先进经验,洋为中用,取长补短,不然还谈什么进步?大清朝之所以灭亡,就是因为不懂得这个道理,闭关自守,夜郎自大。”

        吕长根忍不住多看了瞎子一眼,瞎子慌忙闭上了嘴巴,言多必失,自己一得意又把这个道理给忘了。

        张长弓及时将请柬和拜帖送上,恭敬道:“六掌柜请过目。”成功转移了吕长根的注意力。

        吕长根将请柬和拜帖接过,看过之后,点了点头道:“本以为贵堡李大掌柜能够亲自前来,想不到他如此之忙。”语气中似乎有些不高兴,在苍白山的诸多土匪队伍之中,狼牙寨是近年来声势最为显赫的一支,随着这两年的实力不断增强,他们早已不把其他的势力放在眼里。今次寨主肖天行过寿,邀请了苍白山几大势力前来,绝不是抱着与君同乐的想法,真正的目的是要立威,让这些人知道现在苍白山真正的王者是谁?

        苍白山的土匪势力虽然不少,可是能让肖天行看在眼里的不过区区两支,一是天脉峰连云寨,二是飞鹰堡,肖天行给他们都发了请柬,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飞鹰堡的老大李长青是不会亲自前来了,这在礼数上显然有所欠缺。

        吕长根心中虽然不满,可是并未公然表露,仍然做足礼数,引领几人走过铁索桥,按照山寨的规矩,所有访客都不得将武器和坐骑带入其中,走上铁索桥之前,吕长根就向他们说明状况。

        罗猎一方自然暗叫不妙,还没有进入狼牙寨的大门就已经被剥夺了全部武装,这样的开局并不理想,不过他们也表现得非常配合,将马匹和武器全都留下,经过对方检查之后方才走上铁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