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不要钱】(下)

第四十章【不要钱】(下)

        张长弓道:“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我们一定会跟他们算,可是乡亲们的性命咱们也不能不管不顾,铁娃,我想你尽快带着其他人离开杨家屯,苍白山里面是呆不下了,你们去白山,这些钱你先留着,等到了那里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最迟一个月我就过去找你。”张长弓将一百块大洋递给了铁娃,这是他带路的酬劳,刚刚从罗猎那里要来,转手就给了铁娃。

        铁娃犹豫了一下,并未马上去接。

        张长弓道:“你整天都叫我师父,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收你,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我担心你学会了武艺,争强斗狠,难免会误入歧途,万一将来混迹绿林,岂不是耽搁了你的前程,其实这次我来,本想正式收你为徒,却想不到又遇上了这件惨事……”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长叹了口气道:“说起来全都是我的责任,如果不是我来,或许杨家屯也就不会遇上这场大祸。”

        铁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他梆梆梆叩了三个头。

        张长弓伸手将他从雪地上搀扶起来,用力点了点头道:“好徒弟,铁娃,我向你保证,我绝不会让朱满堂活着离开狼牙寨。这笔血债,我必然要为乡亲们讨还。”

        麻雀托起罗猎的下巴,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罗猎被她看得都有些不自在了,想要起身,麻雀却道:“老实点儿,我再帮你画画。”两人面对面看着,麻雀眉目如画,吹气若兰,罗猎也不禁心中一动,面对如此美女能够心如止水,除非不是男人。

        罗猎只能耐着性子由着她为自己继续装扮,足足弄了半个多小时方才收工,麻雀不无得意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应该看不出什么破绽了。”

        罗猎起身拿起了镜子,却见镜中出现的是一个肤色黧黑的男子,自从离开奉天之后,罗猎就再没有刮过胡子,这也是麻雀的建议,虽然胡子可以随时黏上,可毕竟后天的不如天生的自然,黑色肌肤配上满脸的络腮胡须,在加上左颊上一块银元般大小的青色胎记,整个人的面目显得狰狞凶恶了许多,连罗猎都认不出镜中人是自己了。

        罗猎摸了摸面颊上的胎记:“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怕不怕水?万一沾水就掉,岂不是露陷了?”

        麻雀道:“你只管放心,别管风霜雪雨,这颜料绝对不会掉,就算你每天洗脸也没事。”

        罗猎听她这么说反倒有些担心了:“该不会这辈子都洗不掉吧?”

        麻雀道:“那得看我心情。”

        “此话怎讲?”

        “如果你乖乖听话配合,等到这件事一了,我马上帮你恢复原貌,不然你就带着这块胎记活一辈子吧。”

        罗猎知道麻雀只是故意在恐吓自己,若说这燃料防水他相信,可如果一辈子都洗不掉,那可不科学,别的不说,表皮细胞也在不停新陈代谢,总有一天脸上的颜料都会全部掉光。

        罗猎走入柴房,朱满堂躺在柴堆里,双目因为适应不了外面的光线而眯了起来,罗猎凑到他的近前,用飞刀抵住他的额头,朱满堂惶恐道:“饶命……饶命,我什么都交代了,不要杀我……”

        罗猎张开左手,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此前见过我的,我叫叶无成,你还给我起了个诨号,叫青面虎!”催眠术的关键在于看透对方的心理,指出对方心中所想,朱满堂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活命,罗猎的话让他看到了一条生路,他自然毫不犹豫地沿着罗猎给出的这条道走下去,而这恰恰就中了罗猎的圈套。

        朱满堂一脸迷惘,望着罗猎的双目,目光从迷惘变成了呆滞,喃喃道:“叶无成……”

        “不错,我曾经救过你的性命,是你带我加入了飞鹰堡,这次我们一共十二人跟随你一起去黑虎岭狼牙寨拜寿,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咱们中途遭遇不明人马的伏击,不幸有六人遇难……”

        朱满堂整个人傻了一样,感觉自己的脑子如同空空的水桶,罗猎说什么他就重复什么,他渐渐感到充实了许多,其实催眠就是一个清空记忆重新植入的过程。

        “你生了重病!”

        “我生了重病……”朱满堂机械重复着,很快他就觉得自己手足酸软,虽然罗猎在此时已经帮他解开了缚在身上的绳索,可是朱满堂却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甚至他感觉到自己举步维艰,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在罗猎的心理暗示下,朱满堂一步步走入他精心设计的陷阱。

        张长弓在门外站着,静静望着罗猎催眠朱满堂的一幕,心中越发觉得罗猎莫测高深,除了在传说故事中,他在现实中还从未见到过有人可以掌控别人的意识,换成过去他肯定会认为没有可能,但是亲眼目睹罗猎催眠朱满堂的全过程,他终于相信了。

        第二天一早,罗猎一行六人离开了杨家屯,骑马上山,铁娃也带着村里硕果仅存的八位老人前往白山避难。分手之时,瞎子将小狗安大头交给铁娃照看,这次深入虎穴,带着这条小狗多有不便。

        朱满堂裹得严严实实,那颗光秃秃的脑袋也藏在了厚厚的兔皮帽子中,瞎子和阿诺两人一左一右守在他的两旁,并非是为了对他进行保护,而是提防这厮清醒后逃跑。

        张长弓一马当先,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罗猎和麻雀两人行在队尾。

        麻雀已经改换成了女子的装扮,这也是听从罗猎的建议,虽然她的化妆术非常出色,可是女扮男装仍然会有破绽,相对来说改变容貌要比改变性别容易得多,更何况这苍白山各大山头并不乏女匪的存在。傲啸山林打家劫舍的女匪自然谈不上温柔贤淑,麻雀也深知此番前往黑虎岭,置身于众匪之间,必然凶险重重,她不可以本来面目示人,以防被人认出,还有一个原因,这些穷凶极恶的土匪,贪财好色,若是自己以本来面目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很可能会引来匪徒的觊觎,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麻雀尽可能将自己打扮的普通,头发染成了毫无光泽的枯黄色,肤色也染成长期日晒的棕色,满脸雀斑,原本整齐洁白的牙齿也用染料染黄,说话粗声粗气,打眼看上去和寻常村姑无异。

        罗猎看着麻雀现在的样子,想不到麻雀扮丑也是一把好手。

        麻雀小声道:“等到了山上,咱们就扮成一对夫妻,你叫叶无成,我叫花姑子。”

        罗猎听她这么说不禁笑了起来,倒是一个贴地气的名字。

        麻雀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罗猎道:“我只是担心别人会嘲笑我挑老婆的眼光。”

        麻雀切了一声,极其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做戏而已,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罗猎道:“你想过没有,如果到了山上,他们把咱们两口子安排在一个房间怎么办?”

        麻雀道:“君子坦荡荡,我信得过你。”

        罗猎道:“别介!我都信不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