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不要钱】(上)

第四十章【不要钱】(上)

        罗猎之所以向张长弓解释得那么详细,其实是有他自己的用意,他要尽快让张长弓对自己建立起信心,相信自己能够控制朱满堂,也唯有如此才能促使张长弓有信心和他们一起潜入黑虎岭。

        早在初次相识之时,张长弓就亲眼目睹了罗猎用飞刀射杀猛虎的一幕,这两天的接触也让他认识到罗猎在这支队伍中的威信和领导力,其实张长弓最初只是答应为他们带路,就算来到杨家屯之时,张长弓仍然没有决定是否和罗猎他们同去黑虎岭,哪怕是听说了害死娘亲的血狼曾经出没于黑虎岭六甲岩。因为他看出罗猎一行的最终目的是狼牙寨,与狼牙寨人数众多的土匪为敌,无异于自寻死路,张长弓还不至于做这种不明智的事情。

        然而今晚发生在杨家屯的一切却改变了张长弓的想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些百姓的苦难正是苍白山的土匪带来,只要土匪不除,苍白山永无宁日。

        张长弓和罗猎一行认识的时间虽然不久,可是他们却已经共同经历了两场出生入死的搏杀,在这样的经历下,他们之间的友情也开始突飞猛进。

        张长弓沉思了一会儿方才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去苍白山的目的是什么?”

        罗猎道:“找狼牙寨的大当家肖天行算一笔陈年旧账!”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陪你去。”他的话虽然不多,可是一言九鼎,既然说得出就不会反悔。

        罗猎心中倍感欣慰,如果张长弓不肯陪同他们前往黑虎岭,他也不好勉强,可是在眼前的状况,他们的队伍中太需要一个熟悉当地环境的人,更何况张长弓的战斗力惊人,有他加入,他们此番深入黑虎岭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罗猎道:“价钱方面……”

        张长弓道:“接下来的这段路,我不要钱!”

        瞎子和阿诺两人将土匪的住处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回来,此行可谓是收获颇丰,除了收缴土匪的枪支马匹之外,还发现了他们此番前往狼牙寨随行带来的厚礼,礼物放在一个两尺见方的木箱中,木箱上了锁,不过这难不住瞎子,开锁之后,展开红布包,里面是一对羊脂白玉雕刻的精美玉狮子,雕工精美,栩栩如生,看得出价值不菲,木箱里面还有一封贺信,问过朱满堂知道,这封信是飞鹰堡的大当家李长青亲笔所写,礼物也是他亲自准备的。

        朱满堂外强中干,目睹手下全都被灭,再加上瞎子和阿诺两人你唱我和地恐吓,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还没等罗猎讯问,就已经将自己所知道得一切全都交代出来。

        按照罗猎的计划,他们五人通过化妆假扮成朱满堂的手下,陪同朱满堂一起上山,有朱满堂作掩护,再加上李长青的亲笔信和礼物,混入狼牙寨应该不难。

        当天夜里,他们将土匪的尸体聚集起来,一把火给烧了,在这场劫难中遇害的九位老人的尸体也被他们找到,掩埋在村后的林地之中。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铁娃也已经醒来,这次醒来之后情绪明显平复了许多,只是跟谁都不说话,独自来到奶奶的坟前默默流泪。

        麻雀担心这孩子想不通,始终都陪在他的身边,铁娃在奶奶坟前长跪不起。麻雀将一件棉衣给他披上,柔声劝慰道:“铁娃,这世上好人一定有好报,奶奶虽然不在了,可是她一定去了天堂,在天上默默看着你,她肯定不希望你这么伤心。”

        铁娃抹干眼泪道:“如果没有我奶奶,我根本活不到现在,为什么好人会遭到这样的报应?”他单纯的心灵从此对人世的险恶有了真切的认识,而这一领悟却是以亲人的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实在是惨痛。

        麻雀默然无语,她几乎能够预感到未来的铁娃将会被仇恨所改变,他幼小的心灵再不复昔日之单纯。

        铁娃又道:“都怪我,如果我分给他们一些虎肉,或许他们就不会杀人了。”他毕竟年幼,心性单纯,接受现实之后,又将奶奶和其他人的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认为是自己不肯拿肉给那帮土匪吃,所以他们才会大开杀戒。

        麻雀心中暗忖,按照铁娃的说法,杨家屯村民的死跟他们的到来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他们没到这里来,没带老虎肉分给这些村民,那么也不会招来土匪的怨恨,或许就能够避免这场惨祸。

        铁娃从雪地上站起身来:“我要杀了他,为我奶奶报仇!”他想起土匪头子朱满堂仍然活着,胸中顿时恨意滔天。

        麻雀慌忙阻止他道:“铁娃,你不要冲动,现在就算杀了他,你奶奶也不会复生!”

        铁娃怒视麻雀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报仇?”

        麻雀道:“你杀了朱满堂,这苍白山就不会有土匪了?你杀了他,只会招来土匪更凶狠的报复,铁娃!你们现在需要得是时间,趁着其他的土匪还没有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赶紧带着村里其他的老人离开。”

        铁娃怒吼道:“我不走,我这就去杀了那混蛋,你让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身后忽然传来张长弓的怒吼声:“铁娃!怎么说话呢?”

        铁娃打了个冷颤,张长弓在他心中拥有着很高的地位,他垂下头去。张长弓向麻雀使了个眼色道:“你先回去吧,罗猎在找你。”

        麻雀点了点头,担心张长弓会呵斥铁娃,叮嘱他道:“好好说话,千万不要动气!”

        麻雀离开之后,铁娃咬着嘴唇,眼圈都红了,握紧双拳道:“师父,我奶奶就是被那混蛋害死的,为什么她要阻止我报仇?”

        张长弓拍了拍铁娃的肩头道:“我们已经杀死了十四名土匪,多杀一个其实无妨,可是现在将朱满堂杀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你认为就算替奶奶报了仇?”认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

        铁娃没有说话,在他心中绝不止朱满堂一个仇人,刚才在奶奶墓前他已经默默立下志愿,要杀死苍白山所有的土匪。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这些土匪是前往狼牙寨贺寿的,四天以后就是狼牙寨大当家肖天行的五十大寿,到时候如果飞鹰堡的贺寿队伍没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必然会暴露,你以为他们会就此作罢吗?”

        铁娃再度垂下头去。

        张长弓道:“无论是狼牙寨还是飞鹰堡都不会善罢甘休,一旦他们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必然会前来报复。”

        “我不怕!”

        “你不怕?可是这里其他的乡亲呢?土肥来了,你逃得掉,他们还能逃得掉?你能够长这么大不仅仅是你奶奶在照顾你,如果没有乡亲们帮忙和照顾,你以为自己能够活到现在?你可以不要性命,但是你忍心让乡亲们陪你去送死?”

        铁娃偷偷抹了把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