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瞒天计】(下)

第三十九章【瞒天计】(下)

        朱满堂吓得魂不附体,惨叫道:“别杀我,别杀我,我是秃鹰谷飞鹰堡的人,你们杀了我,飞鹰堡不会放过你们,狼牙寨也不会放过你们……”

        瞎子怒道:“什么狗屁飞鹰堡,当老子怕吗?”举枪瞄准了朱满堂光秃秃的脑袋。

        罗猎却出声阻止道:“且慢!”他来到近前,示意瞎子先将手枪拿开。

        这会儿功夫,朱满堂已经被吓得满头都是冷汗。

        罗猎道:“你既然是飞鹰堡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朱满堂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瞎子已经扬起右手,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啪!的一声异常清脆,打得朱满堂身体踉跄,一头栽倒在雪地上。狼狈不堪地从雪地上爬起来,已经沾了满头满脸的雪。

        朱满堂老老实实交代道:“……我……我们这次是前往黑虎岭狼牙寨拜寿的……还有五天……就是狼牙寨肖大当家的五十寿辰,不但是我们,苍白山的各路人马都要过去给他拜寿……”

        罗猎闻言心中一喜,原来这帮土匪是前来为肖天行贺寿,他们虽然来到了黑虎岭前,却始终没有想到潜入黑虎岭的妥善方法,而朱满堂透露的这一信息无异于在罗猎的眼前敞开了一道门。罗猎让瞎子和阿诺两人前去搜索,将土匪的随行物品全都搜集过来,顺便再清点一下,村子里面有多少幸免于难的老人,还有没有其他可疑的人物。

        张长弓将朱满堂五花大绑临时锁在了柴房内。

        罗猎回到房内探望了一下铁娃,这孩子仍然没有醒来。麻雀叹了口气,看着罗猎的眼神有些埋怨,总觉得罗猎刚才的那一掌太重,可她也明白,当时那种情况下铁娃神智错乱,如果罗猎不是采用这种方法,只怕后果更加不堪设想,尤其是现在,至少昏睡能够让他暂时忘记痛苦。

        雪停了,繁星满天,整个杨家屯又恢复了宁静,风小了许多,空气中混杂着血腥和硝烟的味道,张长弓倒背着双手站在院子的正中,默默望着夜空,听到脚步声猜到罗猎来到了身后,低声道:“铁娃怎样了?”

        “还没醒!”罗猎在张长弓的身边停下脚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将当时发生的情景告诉张长弓。

        张长弓道:“他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老太太没了,他自然伤心。”目光转向罗猎:“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从刚才罗猎阻止瞎子杀死朱满堂,他就猜到罗猎一定有所图谋,不然不会暂时留下此人的性命。

        罗猎点了点头,说出了他想要趁此机会顶替朱满堂这群人的身份,混入黑虎岭的真实想法。

        张长弓缓缓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罗猎的想法根本不切实际,他提醒罗猎,飞鹰堡和狼牙寨互为同盟,守望相助,对彼此的状况非常熟悉,罗猎的想法虽然很好可是并不现实,就算他们打着这帮人的旗号混进去,又如何取信于人?只怕很快就会被狼牙寨的人识破。

        罗猎道:“朱满堂带着咱们一起过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此人罪大恶极,人称黑心弥勒,为人阴险狡诈,笑里藏刀,现在他的性命被咱们捏在手中,自然对你言听计从,就算他现在肯答应,也只是迫于形势,等到了山上,他一旦逃脱险境,就会倒戈相向,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陷入危险之中,山上有近两千名土匪,万一咱们要是暴露,到时候只怕插翅难飞。”今天他们之所以能够将土匪全歼,主要是因为这帮土匪太过轻敌,以为杨家屯里的人全都是待宰羔羊,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所以在抢劫杀人的过程中并没有采取战术,所以才会被他们杀了个措手不及。

        身后响起麻雀的声音道:“我赞成罗猎的想法,想要潜入黑虎岭,目前这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两人转身望向麻雀。

        麻雀道:“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出门时刚好听到你们说话。”因为有了昨晚的先例,所以麻雀赶紧解释,生怕两人误会。

        张长弓仍然摇了摇头道:“我还是觉得太过冒险,等到了山上谁能保证朱满堂不出卖咱们?”

        罗猎道:“我能够保证!”

        张长弓显然并不相信他的保证,叹了口气道:“我去看看铁娃。”

        张长弓进屋之后,麻雀来到罗猎的身边,小声道:“你是不是准备催眠朱满堂?”

        罗猎淡淡一笑,麻雀越来越了解自己,自然熟悉了他做事的一些方法和手段。

        麻雀道:“据我了解,催眠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你能够保证朱满堂在狼牙寨期间不出问题?”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不能保证,任何事情都有风险,狼牙寨那边的事情我们并不了解,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预料。可是……就算有太多不可预知的风险,你仍然还是要走一趟的对不对?”

        麻雀点了点头,美眸中流露出坚定不移的光芒。

        罗猎道:“虽然有风险,可是风险并不算大,应当在我们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只要朱满堂将我们带上黑虎岭,他的使命就已经完成。”

        麻雀瞬间明白了罗猎的意思,他的本意是要将朱满堂当成一块敲门砖,并不是要让朱满堂陪同他们走完全程,只要利用朱满堂作掩护,让狼牙寨的人对他们的身份深信不疑,朱满堂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必要的时候可以将之铲除。

        铁娃醒来之后,一言不发,翻身从炕上下来就往外走,张长弓一把将他抓住,铁娃大吼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要去救奶奶,我要去救奶奶……”他的力气自然不能和张长弓相比,无法挣脱开张长弓的双手,便抬起脚来猛踢张长弓的双腿,试图逼迫他放开自己。

        罗猎和麻雀听到动静来到房内,麻雀大声道:“铁娃,你冷静!不可以这样对待你张叔叔。”她的话对铁娃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张长弓忍受着铁娃对自己的轮番踢踏,沉声道:“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罗猎走了过去,冲着铁娃道:“铁娃,你奶奶死了!”

        张长弓和麻雀两人闻言都是一惊,可他们马上又都明白了罗猎的意思,他显然是要铁娃尽快接受这个现实。

        铁娃身躯颤抖了一下,停下对张长弓的踢踏,瞪得滚圆的双目怒视罗猎,从心底发出一声怒吼道:“你骗我!”

        罗猎盯住铁娃的双目,轻声道:“你记不记得当时失火的情景?你当时在哪里?你在做什么?”

        铁娃双手捂住头颅努力去想当时的状况,可马上他又拼命摇起头来,耳旁又响起罗猎的声音:“你想不起来,你太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下,等你睡醒了,或许奶奶就回来了。”他的声音似乎充满了某种魔力,铁娃感觉脑海中的景象渐渐模糊起来,一双眼皮也沉重如铅,缓缓闭上,身躯软绵绵向地上倒去,罗猎展开臂膀将他扶住,然后抱起重新放在床上,麻雀跟过来为铁娃盖上了被子

        张长弓在一旁亲眼见证了罗猎催眠铁娃的整个过程,他对催眠术并没有什么认识,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不可思议,刚才还情绪激动的铁娃,只是因为罗猎的几句话就已经睡了过去,莫非罗猎当真掌握了巫术不成?

        罗猎向张长弓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外间,罗猎耐心解释了刚才的行为,其实铁娃已经亲眼目睹了他奶奶遇害的过程,他们祖孙两人相依为命,感情深笃,铁娃在潜意识之中不肯承认这个事实,所以表现出强烈的抗拒情绪,罗猎故意引导他回忆当时的状况,铁娃会不由自主地选择逃避,这是一种正常的情绪规避,在心理学上并不少见,就好像一个人预感到前方的道路有阻碍,所以迫切想要寻找到另外一条道路绕行,而罗猎就充当了诱导者的角色,铁娃不由自主地配合,所以才会被顺利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