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瞒天计】(上)

第三十九章【瞒天计】(上)

        罗猎让瞎子和阿诺两人跟随张长弓前去,自己则陪着麻雀一起朝着铁娃家的方向赶去。

        罗猎和麻雀方才走了几步就看到前面横死在雪地上的两具尸体,杀人的四名土匪仍然没有离去,几个人并排站在雪地上,齐齐举枪瞄准了地上的尸体射击,比试谁的枪法更准。一边往尸体上射击,还一边发出得意的狂笑,两具尸体的头颅已经被几人用枪打得稀巴烂,雪地上脑浆和鲜血洒满一地,可是几人仍然没有停手的打算。目睹如此残忍的一幕,麻雀愤怒的眼睛都红了,她掏出手枪准备瞄准射击。却被罗猎挡住枪口,麻雀不解地怒视罗猎,还以为他害怕。

        罗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房顶,让麻雀隐藏在原地作为保护,他抓住土墙悄悄爬上墙头。以麻雀的枪法应当不可能同时击毙四名土匪,从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冲出去,只怕出手之前就已经被土匪发觉,对方毕竟有四个人,两倍于他们,而且看起来枪法好像还不错,所以罗猎准备采取更为稳妥的战术,从围墙移动到屋顶,将自己和土匪的距离拉近到有效射程。生死相搏,容不得半点偏差,稍有不慎,全盘皆输。

        麻雀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目光关注着罗猎的一举一动,看到罗猎成功潜伏到了屋顶之上,向她做了个手势。麻雀指了指自己的双目,示意罗猎擦亮双眼,千万不要失手。

        罗猎默默调整了一下呼吸,沿着屋脊的斜坡大踏步奔跑下去,跳离屋檐的刹那,双手同时挥出,四柄飞刀劈开纷飞的雪花,撕裂渐浓的夜色,扯出四条笔直闪亮的光线。

        四名土匪正沉浸在射击尸体的娱乐之中,根本没有料到死亡已经悄然来到身边。

        几乎在同时,四柄飞刀射入他们的咽喉,罗猎本身杀性不重,可是看到几人的手段如此残忍无耻,内心早已是愤懑交加,潜在心底深处的杀气被激起,出手自然倾尽全力。

        四名土匪中刀之后,先后躺倒在雪地上,麻雀举枪第一时间冲了出去,这是为了以防万一,随时准备给没断气的土匪补上一枪。

        罗猎落在雪地之上,一个箭步飞跃过去,抬脚踏中一名土匪的咽喉,这名土匪本来还有口气,罗猎一脚踏中刀柄,飞刀向下深入,刺穿这名土匪的咽喉,将他硬生生钉在雪地之上。

        罗猎俯身将飞刀抽出,擦去血迹重新插入腰间刀鞘之中,麻雀警惕地望着周围,提防土匪过来接应。

        两人穿过前方小巷,此时看到铁娃家的方向火光冲天,土匪已经开始放火烧屋,冬季天气干燥,屯子里的房屋大都是木质结构,遇火即燃,而且村内道路狭窄,房屋彼此相连,一旦失火,就很容易蔓延开来。

        前方传来马蹄声,罗猎拦住麻雀,两人藏身在房屋阴影中,那马蹄声迅速接近,只见一匹黑色骏马沿着村庄主路朝着他们奔行而来,一名身材魁梧的土匪策马扬鞭,在马的后方用绳索拖着一人,那人身材瘦小,双手被缚,马匹高速拖行将他拖倒在雪地之上,瘦削的身体随着凸凹不平的雪地上下颠簸。罗猎借着火光认出,被拖行的正是铁娃。

        麻雀也在同时认出了铁娃,看到铁娃被人如此折磨,她哪里还能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扬起手枪瞄准了马上的那名土匪,一枪射出,子弹正中那土匪的胸膛,土匪本来正在猖狂大笑,冷不防被当胸一枪射中,一个倒栽葱跌下马背,右脚却未离鞍,那马匹被枪声惊到,前蹄高扬而起,于空中疯狂踢踏,落地之后,狂嘶一声朝着前方没命奔去,铁娃也被高速拖行。

        罗猎当机立断,一刀掷出,飞刀正中拖拽铁娃的那根绳索,寒光掠过,将绳索从中切断,铁娃瘦小的身躯在雪地上连续几个翻滚方才止住滑行的势头。

        麻雀第一时间冲上去从雪地上扶起铁娃,却见铁娃浑身都是鲜血,双目赤红,嘴唇都已经咬破了,整个人如同呆了一般,任凭麻雀怎样呼喊,他都一言不发。

        此时又有一名土匪循着枪声赶来,罗猎藏身在墙角处,在那人刚一现身,就抓住对方枪杆,手中飞刀闪电般划过对方咽喉,那土匪慌忙弃去长枪,双手捂住咽喉,可是鲜血却仍然从手指缝中向外喷射出来。

        麻雀用随身携带的军刀帮助铁娃将手上的绳索解开,铁娃一言不发,伸手从麻雀那里要过军刀,然后大踏步冲了上去,来到那名颈部喷血的土匪面前,一刀戳入他的小腹,浑然不顾被对方的鲜血喷了个满头满脸,一刀刺完又是一刀,那名土匪先是被罗猎割喉,现在又被铁娃疯狂刺杀,顿时气绝身亡,铁娃对倒在地上的尸体仍然没有放过,挥动军刀疯狂地刺入对方的身体之中,鲜血随着他的动作四处飞溅,周围雪地被染得一片殷红。

        麻雀被眼前触目惊心的景象吓住了,罗猎伸手挡住她的双目,直到铁娃停下动作,这才走了过去。

        铁娃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猛然转过头来,染满鲜血的军刀指向罗猎,双目中充满了悲愤和警惕。

        罗猎看出铁娃已经短时间丧失了理智,不知他经历了怎样的刺激。罗猎摇了摇头,忽然一刀贴着铁娃的头顶射了出去,将一名刚刚从墙角露头的土匪射杀当场。

        铁娃回过头去,罗猎趁此时机冲了过去,一掌击打在铁娃的颈后,将他击晕。

        然后抱起铁娃的身体,将晕厥过去的他扛上肩头。

        麻雀跟上罗猎的脚步,两人来到铁娃家门口,发现那里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周围并没有看到铁娃的奶奶,老太太瘫痪在床,想必已经丧身火海之中了,难怪铁娃会受到那么大的刺激,不幸中的万幸是这场大火并未蔓延开来。

        罗猎心中盘算了一下,他和张长弓分手之时,张长弓就干掉了三名土匪,加上自己和麻雀两人刚刚杀掉的七个,这伙土匪已经有十人被杀,漏网者最多还有五人。

        屯子里枪声也不再像刚才密集,罗猎和麻雀带着铁娃回他们的住处,看到张长弓三人已经回来了,除了阿诺左臂受了点皮肉伤,己方并无损失,而且成功俘虏了土匪头子黑心弥勒朱满堂,几人简单交流了一下,确认除了朱满堂之外,所有土匪都已经授首,可是屯子里的村民也有大半遇害。其实这些土匪的战斗力并不强悍,但是仍然给这帮手无寸铁的百姓造成了惨重的死伤。

        罗猎将仍然昏迷的铁娃放在里屋炕上,让麻雀在一旁照顾,然后来到门外。

        黑心弥勒朱满堂早已失去了刚才的威风,他带了十四名弟兄出来,个个都带着武器,本以为凭着他们的火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杨家屯的住户全部干掉,却没有料到非但没有如愿,反而让罗猎这五个人几乎全歼,如今他的十四名手下全都死了,只剩下朱满堂自己。朱满堂心知凶多吉少,吓得瑟瑟发抖,魂不附体,大胖脸惨无人色。

        张长弓一脸愤怒,指着朱满堂的鼻子问道:“说,你们一共有多少人?为何要屠杀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经过这场惨祸,杨家屯十七名住户又死伤不少,如今只有铁娃和七名老人幸免于难,有九人被杀,其中就包括铁娃的奶奶。

        朱满堂一脸可怜相:“大……大哥……是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不怪我,我也不想的……可是那肉味儿实在太香,我想买来着,那孩子不给我,还骗我说没有……”话没说完,胸口上已经挨了重重一脚。

        却是瞎子冲上来照着他就是狠狠一脚,瞎子很少讨厌一个人到这种地步,瞎子打小就没认为自己是好人,可是见到朱满堂方才发现跟他相比自己简直就成了圣人,怒道:“就因为一口吃的,你们杀了那么多人?”这帮土匪的行径实在是令人发指,手段之残忍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底线。

        阿诺也是憎恶此人到了极点,怒道:“别跟他废话,一枪崩了他!”

        瞎子马上从腰间掏出了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