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杨家屯】(上)

第三十八章【杨家屯】(上)

        麻雀原来一直都没睡,还在帐篷里把他们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正应了隔墙有耳那句话,她掀开帐篷走了出来,表情明显有些激动。

        罗猎指着麻雀道:“喔,你居然在偷听我们说话!”

        麻雀啐了一声道:“我可没有偷听,你们两人谈话的声音那么大,吵得人家睡不着,就算堵着耳朵,仍然听得清清楚楚。”她来到张长弓身边坐下:“张大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听说血狼出没的地方是在哪里?”

        罗猎咳嗽了一声,认为麻雀选得时机并不恰当,毕竟是血狼叼走了张长弓的母亲,提起这件事等若是揭开了张长弓心底的伤疤,麻雀在待人接物方面终究还是单纯了一些。

        还好张长弓并没有介意,叹了口气道:“应该是在满仓屯附近,不过那一带的山我都搜遍了,别说是血狼,甚至连狼的踪迹都未曾见到。”

        麻雀道:“你所说的血狼是不是体型很大,有狮子一般大小,两只眼睛色彩各异,一只是黄色一只是蓝色?舌头也是蓝色?”

        张长弓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麻雀描述的血狼形状和当日目睹血狼的村人所说几乎一模一样。

        麻雀道:“我并未见过血狼,可是我父亲曾经来苍白山探险,他在一个名为六甲岩的地方见到过。”

        张长弓道:“六甲岩?岂不是在黑虎岭上?”

        麻雀拿出父亲的笔记,翻到关于记载血狼的那一页,递给张长弓看。张长弓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识字!”其实山里人不识字的很多,张长弓也不是目不识丁,简单的几个字,还有自己的名字是认得的,但是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几十个字,麻雀拿笔记给他看的确是难为了他。

        麻雀道:“张大哥,不瞒您说,我们这次前来苍白山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过去我爸就是在寻找这件东西的途中遇到了血狼。”她还是想说动张长弓加入他们的队伍,如果张长弓能够加入他们的团队,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必然会有很大的帮助。

        张长弓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拿出自己的酒囊,拧开口灌了一大口酒,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我这几年没有去过黑虎岭,因为黑虎岭被土匪占据,野兽都已经逃离了那里,按照常理来说,血狼不会潜伏在那里,可是……”他的目光盯住麻雀手中的笔记本,麻雀应该不会骗自己,麻雀的父亲应当是亲眼所见,否则又岂能将血狼的形状记载得如此详细?

        罗猎接过笔记仔细看了看,麻博轩在这本笔记上记录得非常详细,还附上了一张手绘的插图,插图画得是一只狼头,巨吻獠牙,凶相毕露。

        二道岭距离黑虎岭只有三个山头,按照正常的速度,一日之间就可以抵达,不过在没有探明黑虎岭状况之前他们不能贸然进入。张长弓对黑虎岭的印象还是七年以前,那是他最后一次前往那里打猎,随着狼牙寨土匪声势不断壮大,整个黑虎岭遍布土匪的势力,他就再也没去过山上。

        二道岭和黑虎岭之间有一座杨家屯,屯子零零散散地住着几户人家,大都是无力远行的老弱病残,杨家屯虽然临近黑虎岭,但是近几年来并未受到土匪的滋扰,不是因为山上土匪发了善心,而是因为杨家屯已经没有东西可抢,仅剩的十七个百姓全都在生死边缘挣扎过活,不过还好这山里不缺柴禾,冬季采暖能够解决,至于吃饭,只能靠山吃山,依靠着秋日在山里捡来的山货,和在周边山林中猎取不多的猎物勉强为生,虽然日子过的艰难,可至少还能惨淡过活。

        张长弓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到杨家屯,给羁留在这里老弱病残的村民送一些食物。今次也不例外,听到张长弓带了朋友前来,村子里还能走动的十三个老人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全都出来迎接,这十三个老人之中竟有半数以上残疾,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们的残疾均非先天所致,或是缺少手足,或是瞎眼黥鼻,一看就知道是被人为伤害,悄悄问过张长弓方才知道,这些残疾老人全都是拜狼牙寨那群土匪所赐,土匪的残忍可见一斑。

        那孩子叫铁娃,今年十三岁,是留在杨家屯唯一的孩子,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奶奶如今瘫痪在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出山逃生,留在杨家屯照顾奶奶。小小年纪,劈柴担水,打猎做饭,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家之主,事实上他也成了这个屯子的主心骨,屯子里留下的这帮老人,最小的年龄也过了花甲,不是重病缠身就是身有残疾,勉强能够称为劳力的也只有铁娃这个半大孩子,可以说屯子里这帮老人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多亏了铁娃这孩子的照顾。

        张长弓也是一次偶然路过发现了这屯子里的惨状,于是时常过来接济他们。还抽空教给了铁娃一些功夫防身,这孩子不但吃苦耐劳而且灵性,更让张长弓欣赏得是这么小的孩子有担当有责任而且还有一颗公平之心。

        张长弓将带来的老虎肉分给村民,铁娃已经忙着烧火做饭,麻雀看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如此懂事,也颇为喜欢,去厨房给他帮忙。

        两人共同操办了一桌丰盛的晚饭,铁娃先端着饭碗去喂奶奶吃饭,回来之后,看到罗猎他们仍在等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道:“师父,您和客人们先吃就是,等得饭都凉了。”虽然张长弓并未正式将他收为弟子,可铁娃一直都坚持这样称呼他。

        罗猎笑道:“哪有主人不来客人先吃的道理,铁娃,饭菜还热乎着呢,赶紧过来吃饭。”

        铁娃这才走了过来,挨在张长弓身边坐了。阿诺将倒好的一碗酒递给他,张长弓替他挡了回去:“小孩子,别让他喝酒。”

        瞎子嘿嘿笑道:“金毛,你脑袋里全都是浆糊吗?铁娃才多大你就让他喝酒?”

        铁娃憨厚笑道:“俺倒是偷着喝过,不过只喝了一碗酒醉倒了,把奶奶吓得不行,还以为我死了呢,抱着俺整整哭了一宿。”

        众人都笑了起来。

        铁娃道:“打那以后,俺就再也不喝酒了。”

        麻雀道:“铁娃真是孝顺!”

        铁娃被她这一夸,有些不好意思了,目光局促地瞧着自己的脚尖儿。

        罗猎道:“最近黑虎岭的土匪有没有到这边来过?”

        铁娃摇了摇头道:“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抢完了,屯子里算上我一共才十七个人,他们没兴趣的。”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三天前倒是有一群人从这里经过,一个个穿得非常体面,还打听黑虎岭的事情。”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罗猎追问道:“什么人?一共有多少人?”

        铁娃道:“一共有十二个,全都带着武器,其中有三个应当是军人,不过他们只是问路,并未停留。”

        张长弓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是军方入山剿匪?”

        罗猎道:“不可能,如果是剿匪怎么可能来那么少的人?”黑虎岭上的土匪号称两千,就算其中有夸张虚构的成份,至少也要有千人以上,十二个人去剿灭这样一直庞大的土匪队伍,无异于登门送死。这支队伍或许是为了侦查敌情,或许是过客,或许只是苍白山诸多土匪队伍中的一支。不知为何,罗猎心底突然浮现出叶青虹的影子,想到奉天分别之时,叶青虹充满不甘的表情,他甚至担心叶青虹在自己不知情的状况下组织了另外一支队伍前来黑虎岭。人的信任是相互的,在他对叶青虹的信心动摇之后,叶青虹对他或许也同样产生了怀疑。以叶青虹的财势想要在短期内重新组织起一支队伍并非难事,更何况她的手下本就有陆威霖这样的高手。但是仔细一想可能性也不是太大,以叶青虹的头脑应该不会如此冲动,她心中虽然不甘,可是对自己还是抱有很大的信心,否则也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投入这么大的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