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试身手】(下)

第三十七章【试身手】(下)

        瞎子嘿嘿笑道:“这我可不擅长,要比啊,你找罗猎,他是我们的头儿,不但拳脚厉害,而且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这货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一旁看热闹。

        罗猎笑道:“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瞎子道:“你飞刀厉害,长弓大哥箭法厉害,不知你们两个究竟谁更加精准一些?”

        张长弓明知瞎子在挑唆,可好胜心仍然被激起,乐呵呵望着罗猎道:“我早有此意,罗猎,你该不会拒绝吧?”

        罗猎还想推辞,阿诺也跟着附和道:“头儿,你可是咱们队长,这脸面可不能丢。”

        罗猎被这俩货给硬生生架了上去,心中暗忖,若是此刻退却必然会让张长弓小瞧,不如暴露一些实力给他也好,于是点了点头道:“怎么比?”

        张长弓道:“弓箭射程远,飞刀射程近,如果射击远方的靶子,等于是我占了便宜,可若是距离太近,你又占了先机。不如这样,咱们相距二十步,你向我身体周围丢出飞刀,我以你的飞刀为目标射击。然后我向你的身体周围射箭,你以我射出的箭为目标,每人五次机会,命中目标多者为胜!”

        瞎子虽然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可是听到他们居然要这样比试,也不禁心惊肉跳。虽然张长弓所说的目标并非他们本身,可是比武之中难免会有偏差,若是两人之中有一人射偏,其后果不堪设想,瞎子叹了口气道:“比武而已,没必要拿性命相搏吧?”

        罗猎微笑道:“既然长弓兄那么有兴致,我若是临阵退却反倒扫了兴致,既然要玩,不妨玩大一些,将距离拉开到三十步,目标瞄准彼此就是。”

        张长弓闻言微微一怔,若是将距离拉开到三十步,等若是罗猎主动将优势拱手相让,就算他的飞刀再厉害,三十步的距离也不可能造成太大的威胁。张长弓点了点头,从箭筒中抽出两只羽箭。

        瞎子和阿诺看到两人当真要以性命相搏,一个后悔不已。这两人之中万一哪个有所闪失,他们岂不是要内疚终生。

        两人各自后退十五步,罗猎先下手为强,手中飞刀倏然向张长弓射去,刀光一闪,快如疾电,飞刀射杀的最佳距离应该在十五步左右,在这样的距离,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能够达到巅峰状态,距离越远,力量会迅速衰减,即便是罗猎可以将飞刀掷出百步的距离,可是后半程已经谈不到任何的威胁力了。

        张长弓虎目一凛,弓满七分,镞尖瞄准了射来的飞刀,羽箭咻!的一声射了出去,他这张弓原本极其坚韧,拉力奇大,羽箭已经射出,快如流星,速度要数倍于飞刀,虽然他随后射箭,这一箭却是后发先至,于两人中点处镞尖正中飞刀,发出当啷一声尖锐的鸣响,飞刀羽箭同时歪歪斜斜落在了地上。张长弓出箭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在射出第一支箭的时候,第二支羽箭已经搭在弓弦之上,伴随着一声尖啸,羽箭呼啸射向罗猎。

        瞎子差点把魂给吓出来,这张长弓不是好人,根本是要利用比武的机会射杀罗猎,他的手已经握住了手枪,若是罗猎有了三长两短,他非一枪崩了张长弓不可。

        麻雀抱着一捆刚刚捡来的枯枝走了回来,正看到张长弓射箭的一幕,吓得麻雀将怀中的枯枝全都掉落在雪地之上。

        罗猎不慌不忙,身躯转动,手中飞刀闪电般掷出,飞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雪亮的银弧,映射着清晨的阳光,从箭杆的中心切过,羽箭一分两段,这支羽箭原来被张长弓事先折断了镞尖,这也是为了避免误伤罗猎。虽然如此,张长弓这一箭却是满弓射出,其速度和力量比起刚才一箭要强劲许多,望着雪地上先后落下的两截断箭,张长弓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罗猎的刀法竟然可以破去他的近距离一箭,此人的反应和胆识实在是超人一等。

        瞎子和阿诺两人张大了嘴巴,目睹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站在雪坡上的麻雀却捂住了嘴巴,强行忍住惊呼,眼圈却已经红了,也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刚才是如何担心。

        罗猎和张长弓谁都没有继续出招,张长弓射飞了罗猎的第一把飞刀,而罗猎也斩断了张长弓志在必得的第二箭,从场面上看平分秋色,两人没有输赢,可是张长弓却知道罗猎以飞刀破箭难度要大得多。罗猎也明白张长弓手下留情,如果两人当真是以性命相搏,鹿死谁手还未必可知。

        罗猎将地上没有镞尖的箭杆捡起,微笑道:“我输了,如果不是长弓兄手下留情,我的身上恐怕已经多了一个窟窿。”他是谦虚的说法,其实即便是张长弓没有折去镞尖,他一样有把握斩断张长弓射来的羽箭,之所以提出将距离拉远到三十步,其实是罗猎争取到充分的反应时间。

        张长弓哈哈笑道:“罗老弟又何必谦虚,还是你的刀法厉害,你用飞刀斩断了我的箭自然是我输了。”他为人豪爽胸襟坦荡,并不计较胜败得失。

        这样的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瞎子屁颠颠地跑过来道:“平手,平手!”

        麻雀揉了揉眼睛,俯身默默拾起雪地上的枯枝,然后才向营地走去:“都不是小孩子了,还那么幼稚,你们四个大男人难道不知道帮忙?”

        几人同时诧异地望着麻雀,她何时开始承认自己是女人了?

        张长弓的加入不但多了一个经验丰富熟悉地形的向导,而且他们整个小队的战斗力也在无形之中增加,虽然罗猎这四个人各有所长,但是论到在野外生存的能力,他们加起来也比不上张长弓。张长弓总是可以找到最适合的宿营地,总是可以轻易俘获美味的猎物,规避危险动物的领地。和他同行,绝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每个人都真切体会到张长弓的能耐,瞎子虽然挑起了张长弓和罗猎的那场比武,可是他在心底还是将张长弓当救命恩人看待的,在他从树上失足跌落的时候,如果不是张长弓及时出现,他恐怕早就变成老虎粪便了。

        罗猎和张长弓也颇为投缘,正所谓惺惺相惜,罗猎以飞刀破去张长弓的羽箭之后,张长弓对他格外欣赏,罗猎也本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将常发生前所用的两把毛瑟枪送给了张长弓,这也是他们此前协议的一部分。

        是夜,他们在二道岭宿营,众人都去休息之后,张长弓从罗猎手中接过两把毛瑟手枪,爱不释手地来回把玩。罗猎道:“其实以你的箭法,这枪没多少用处。”

        张长弓道:“各有长短!”他这才将手枪插在腰间,罗猎递给他一支烟,张长弓摇了摇头,他不会抽烟。罗猎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张长弓有些好奇,伸手找他又要了一支,学着他点上,却因为受不了烟味的刺激,剧烈咳嗽起来,慌忙将烟在雪地上掐灭,苦笑道:“学不来,不如酒好喝。”

        罗猎笑了起来。

        张长弓道:“罗老弟,你们知不知道黑虎岭是什么地方?”

        罗猎点了点头:“知道。”

        张长弓道:“黑虎岭狼牙寨是苍白山土匪人数最多,实力最强的一支,这些年来,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做。”

        罗猎道:“我不但要去黑虎岭,还要去狼牙寨!”

        张长弓浓眉紧锁道:“那等于去送死!”

        罗猎道:“世事无绝对,肖天行虽然凶名在外,可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黑虎岭一带过去曾经有三个屯子,可后来因为狼牙寨的这帮土匪,老百姓死的死亡的亡,现在屯子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剩下的也只是一些老弱残疾。于是他们将抢劫的范围不断扩大,这些年来死在他们手下的人至少有几千,这帮土匪无一不是血债累累。”

        罗猎道:“张大哥一身本事,为什么要留在山里?”

        “习惯了,再者说,俺娘去世还有两个月才满三年,我要在苍白山为她老人家守孝三年,以后再考虑做什么。”

        罗猎道:“大娘的坟在哪里?有机会我要去拜祭一下。”

        张长弓充满伤感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去山里打猎,俺娘就在屯子边被狼给叼走了,连尸骨都没剩下。”说到这里,他虎目蕴泪,担心被罗猎笑话转过脸去。

        罗猎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安慰,难怪张长弓说在苍白山守孝。

        张长弓道:“听说是一头毛色殷红如血的恶狼!”

        罗猎不由得有些好奇,他从未听说过有狼的毛是红色。

        张长弓道:“有很多人亲眼看到,那头红色的恶狼叼走了我娘,这两年,我走遍了苍白山都没有找到那头狼的踪迹。”

        罗猎低声道:“这世上好像没有红色的品种!”

        帐篷中传来麻雀的声音:“有的!我爸就在笔记中记载了血狼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