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试身手】(上)

第三十七章【试身手】(上)

        张长弓的出现让所有成员的内心燃起了希望,篝火重新点燃,张长弓熟练地将虎肉切割,串在长长的树枝上炙烤,香气四溢,在寒冷和恐惧中抗争了一天的几个人终于获得了安逸,麻雀吃了点虎肉,就去帐篷内休息了。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正在一边吃虎肉,一边对吹着一瓶伏特加,这两人几乎没有交流,酒成了彼此的沟通工具,一瓶伏特加一会儿就已经见底,小狗趴在他们的身边,也跟着分享老虎肉,再凶猛的动物现在也只能沦为他们的盘中餐,张长弓从腰间取下了他的酒囊,里面装着满满的烧刀子,豪气干云道:“再来!”

        阿诺乜着一双眼睛:“来就来,当我怕你啊!”

        瞎子和罗猎在帐篷前的那堆篝火旁坐着,远远望着张长弓,瞎子低声道:“你信得过他?”徐老根的事情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瞎子也变得疑神疑鬼,尽管张长弓从猛虎的口中救了他一命。

        罗猎道:“他若是想害我们,就不会选在刚才那个时候出现。”

        瞎子道:“他要钱还要枪。”

        罗猎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说到这里他又感到有些头痛,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入眠了,这样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他的身体肯定会受到影响,也许自己的确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瞎子道:“还打算去黑虎岭?”

        罗猎点了点头:“你有什么打算?不要有顾忌,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

        瞎子实话实说道:“本来打算劝你回头的,可又知道你的性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只能跟着你走了,谁让我是你大哥!我不照顾你还有谁肯照顾你?”

        罗猎笑着在瞎子肩头捶了一拳,心中暖融融的。

        其实瞎子有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他当时踩断树枝失足落下的时候,是麻雀不顾安危第一个冲出来营救,如果不是麻雀开枪吸引了老虎的注意力,只怕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瞎子也非无情无义之人,这个大恩他虽然不说,可是心中记挂着。看到罗猎布满血丝的双眼,有些担心道:“你去睡吧,我在这儿守着。”

        罗猎点了点头,起身走向帐篷,瞎子提醒他道:“别走错了帐篷啊!”

        罗猎抬脚作势要踢他。

        瞎子嘿嘿笑了起来。

        罗猎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梦中看到了远方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慢慢走向那片火海,罗猎想要提醒她,可是那身影仍然毅然决然地向火海走去,罗猎拼命追赶着,可是无论他怎样努力都追赶不上她的脚步。

        她走入火海之前,缓缓转过身,一双明澈的美眸含着泪带着笑,她无声说着什么。罗猎从她的口型读懂了什么,然后她毅然决然地转过头去,毫不犹豫地走入了火海,罗猎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罗猎从梦中惊醒,猛然坐了起来,周身已经遍布冷汗,他大口大口喘息着,帐篷的被掀开了一条缝,麻雀一脸关切地探头进来,篝火的光芒照亮了罗猎满是冷汗的面庞,罗猎慌忙用手遮住面孔,大声道:“出去!”

        麻雀被他的这声大吼吓住,慌忙又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罗猎方才从帐篷里出来,看到独自一人孤零零坐在篝火旁的麻雀,心中歉意顿生,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清晨五点了,说起来这是他几天以来睡得最深最长的一次,如果没有这个噩梦的出现,或许他能够一觉睡到天亮,熟睡之后感觉整个人的身体状态恢复了许多,头也不再疼痛了。

        麻雀向篝火中扔了几根树枝,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罗猎:“你醒了?”

        罗猎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来到麻雀身边,紧挨着她坐下:“不好意思,刚才我做了个噩梦。”

        “我没往心里去,谁都有做噩梦的权利。”

        罗猎因她的这句话又笑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听到帐篷内此起彼伏的香甜鼾声,从声音中就能够判断是瞎子和阿诺两个,瞎子不是答应了自己今晚要由他值守,怎么又变成了麻雀?

        麻雀道:“大家都累了,我醒了没多久,让他们两个去睡了。”

        罗猎道:“张长弓呢?”

        麻雀用树枝指了指右前方的大树,罗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张长弓就躺在雪地上睡了,身下垫着一张新鲜剥下的虎皮,一旁的篝火仍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麻雀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

        麻雀道:“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仍然愿意陪我去黑虎岭冒险。”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麻雀莞尔一笑,罗猎这才意识到她脸上的大胡子已经摘掉了,指了指自己的下巴道:“你的……”

        麻雀道:“昨晚打虎的时候丢掉了,我倒是找了一圈,没找到。”

        罗猎微笑道:“其实你还是不留胡子好看。”

        “废话!”麻雀嗔了一声,俏脸却微微有些发红,起身道:“我再去捡些枯枝回来。”

        罗猎道:“我陪你一起去。”在接二连三遭遇凶险之后,罗猎变得谨慎了许多。

        麻雀摇了摇头道:“你歇着吧,我不会走出你的视线范围。”

        麻雀去捡枯枝的时候,张长弓也已经醒来,他将两张虎皮重新卷起,然后捧起地上的积雪在脸上用力揉搓,这就是他洗脸的方法。

        罗猎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的动作,张长弓道:“这样搓脸,一可以防冻,二可以精神抖擞,你不妨尝试一下。”

        罗猎果然学着他的样子捧起一把雪戳了戳脸,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吃不住寒冷,不过一会儿血液循环就加速,整个脸就热了起来。

        张长弓用雪搓完脸,然后在空旷的雪地上开始练拳,他身高臂长,动作虽然称不上灵巧,可是打起拳来虎虎生风力道十足。

        罗猎心中暗赞,这张长弓战斗力十足,难怪能够单人搏虎,独自生存在这寒风刺骨冰天雪地的山野之中。

        阿诺被外面的动静吵醒,揉着满脑袋的黄毛走了出来,看到张长弓练拳,他咧着大嘴凑了上去,双手摆出拳击的架势,主动提出要和张长弓切磋切磋。

        张长弓也学着阿诺的样子,罗猎走过去充当裁判,刚喊一声开始,阿诺就一拳挥了过去,张长弓身体后仰躲过来拳,就势一脚踹在阿诺的胸口,阿诺被他这一脚踹得坐倒在雪地上,滑出老远,虽然张长弓这一脚留力,阿诺也被踹得呼吸一窒息,一边摆手一边嚷嚷道:“犯规……他犯规!”

        罗猎笑道:“生死相搏谁跟你讲规则。”

        张长弓走过去笑着伸出手去,想要将阿诺从地上拉起来,阿诺将手交给他,趁着张长弓拉起自己的刹那,豹子一样冲了过去,抱住张长弓的大腿,想要出其不意将他掀翻在地,本以为这次突袭必然得逞,却想不到张长弓的大腿如同在雪地上生了根,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移动分毫。

        张长弓伸出双臂抱住阿诺的腰背,一个后仰,将阿诺魁梧的身躯倒摔在雪地上,虽然有雪地缓冲仍然把阿诺摔得七荤八素,这下阿诺彻底服气了,一边笑一边摆手道:“我认输,我投降!”

        张长弓向罗猎抬起下颌道:“你要不要试试?”

        罗猎摆手道:“算了,我力气可比不上你。”

        瞎子此时也醒了,从帐篷内钻了出来,阴阳怪气道:“只有一身蛮力有个屁用,关键时刻还得靠脑子。关羽张飞谁不比诸葛亮力气大?可最后还不得听诸葛亮的?”

        张长弓道:“你是诸葛亮啊?”

        瞎子道:“那得看跟谁比!”

        张长弓道:“来,咱们比比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