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张长弓】(下)

第三十六章【张长弓】(下)

        倒霉的是,瞎子跌落的位置正处于阿诺和麻雀两人视线的盲区,因为树木的遮挡他们根本无法瞄准这头猛虎,阿诺连续开枪试图用枪声转移这头猛虎的注意力。

        麻雀咬了咬樱唇,从树干上滑落下来,迅速向瞎子跌落的地方奔去,她不可以再看到同伴无辜送命,就算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放手一搏。

        瞎子知道发生了什么,小眼睛紧紧闭上,一动不动,听着老虎的呼吸声越来越近,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心中把罗猎骂了个千百遍,如果不是跟着他过来,也不会把小命丢在这深山老林,而今之计唯有装死,听说老虎不喜欢吃死物,希望装死能够侥幸逃过一劫。

        独眼老虎距离瞎子只剩下两米不到的距离,此时前来接应的麻雀已经出现在后方,她举起手枪朝着老虎的屁股就是一枪,开枪的刹那,那头猛虎倏然转过头来,躲过麻雀的子弹,一反刚才的缓慢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麻雀全速逼近,转瞬之间已经奔行到距离麻雀不足五米的地方。

        麻雀接连开枪,弹夹中的子弹很快就已经打空,可是射出的子弹竟然没有一颗击中猛虎,眼看着猛虎腾空向自己扑来,麻雀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雪光映射着她苍白的俏脸,让人不忍卒看。

        千钧一发之时,咻!的一声尖锐的啸响贴着麻雀的右耳飞了过去,麻雀被这啸响声刺激到耳鸣,却是一支羽箭射中了猛虎的心口,猛虎庞大的身躯自半空中轰然落地,伸出的前爪距离麻雀不过尺许的距离。

        麻雀惊魂未定地望着脚下的猛虎,此时她听到脚步声,却是一名身高在一米九十以上的魁梧汉子从林中走了出来,他一手握着长弓,一手抓着一尺长度的宰牛刀,豹头环眼,满面虬须不怒自威。

        麻雀这才回过神来,此时罗猎也循声赶来,麻雀看到罗猎的身影慌忙向他奔了过去。想不到刚才倒在地上的猛虎忽然又站了起来。后腿用力一蹬,身躯竟然人一般直立而起,一双前爪向麻雀的肩头搭去。

        那壮汉斜刺里冲了上来,左手将老虎的右爪抓住,扬起宰牛刀,噗!的一刀戳入猛虎的心口,连续三刀,将猛虎放倒在地。

        瞎子这会儿方才有了些许的知觉,小眼睛直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对那壮汉佩服到了极点,这厮简直是天神下凡,竟然以一人之力和猛虎抗衡,而且完虐之。

        罗猎原本已经准备出刀射杀这只猛虎,看到那铁塔般的汉子已经抢先和猛虎贴身肉搏,一个照面就已经将猛虎刺杀在地。

        麻雀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呆若木鸡地站在雪地之中,嘴唇不停颤抖,罗猎来到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道:“没事了,老虎死了!”

        麻雀点了点头,怯怯转过身去,看到那头猛虎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四脚朝天,那壮汉已经用宰牛刀剥开虎皮,他手法熟练不一会儿功夫就将整张虎皮扒了下来。

        罗猎来到瞎子面前,伸手将瞎子从地上拽了起来,阿诺此时也从树上滑下来,看到眼前一幕也是叹为观止。

        罗猎向那壮汉道:“这位大哥,多谢你仗义出手!”

        那壮汉将剥好的虎皮卷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罗猎:“好刀法,那头母老虎是被你杀死的!”

        罗猎道:“还是你的箭法厉害!”其实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分出公母。

        壮汉呵呵笑了一声道:“箭法再快也比不上手枪,只可惜你朋友的枪法准头太差。”一句话说的麻雀俏脸一热,刚才自己把弹夹内的子弹全都射完,也没有一发子弹命中老虎,看来自己的枪法实在是太差。

        壮汉指了指那头被剥光的老虎道:“皮我带走,肉归你们了,这两只畜生杀了我的三条猎犬,我跟踪了它们整整半个月,如果不是它们伏击你们,我还没机会找到它们。”他大步走向另外一头被罗猎杀死的老虎,开始动手剥皮。

        罗猎跟了过去,看着壮汉的一举一动,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因为徐老根的背叛,中途遭遇风雪迷路,又遇到猛兽袭击,证明他们在苍白山如果没有向导引路,别说找到禹神碑和七宝避风符,就算找到黑虎岭也很困难,眼前的这位壮汉应当是依靠打猎为生的猎人,此人箭法超群,膂力过人,而且他对苍白山的地理情况非常熟悉,若是能够得到此人相助必然如虎添翼,他们眼前所面临的困难也会迎刃而解。

        猎人从老虎咽喉中取出了飞刀,擦干之后递给了罗猎:“这是你的?”

        罗猎微笑接了过去:“敢问大哥高姓大名?”

        猎人却叹了口气道:“好好的两张虎皮都被你们糟蹋了,上面多了几个枪眼,卖不上价钱了!”言语中颇多遗憾。

        罗猎道:“你很缺钱吗?”

        猎人暂时停下剥皮,直起了身子。罗猎一米八零的身高已经算得上高大,可是和猎人相比仍然要处在下风,猎人居高临下地望着罗猎:“这世上不是每个人生来就衣食无忧!”

        罗猎心中一动:“有单生意你愿不愿意接?”

        “多少钱?”

        罗猎道:“我们几个在风雪中迷了路,缺少一位引路的向导,如果你答应为我们带路,我可以付给你三十块大洋。”此前给徐老根就是这个价钱,三十块大洋在苍白山一带已经算得上超高酬劳了。

        猎人充满警惕地望着罗猎道:“你们几个外地人没有向导居然就敢冒着风雪闯入苍白山?外面的好日子过腻歪了?天寒地冻地来这里找死?”

        罗猎道:“原本倒是有个向导,可惜他中途逃走了。”

        猎人道:“黄口子的那两具尸体跟你们有关了?”

        罗猎心中一怔,看来此人一定去过黄口子,而且发现了那两具被他们射杀的土匪尸体。他也不禁怀疑起来,此人也用的是弓箭,难道他跟徐老根那些人是一伙的?目光开始充满警惕。

        猎人道:“死的是连云寨的两个喽啰,他们要劫杀你们?”

        罗猎点了点头,如实回答道:“向导叫徐老根,他勾结两名同伙想要劫杀我们,结果被我们提前发现了。”

        猎人不屑道:“徐老根,那畜生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人物,这些年来无辜死在他手下的过客不知有多少,你们居然找他当向导,能够活到现在简直是奇迹。”他打量了一下罗猎道:“看你们也不像是坏人,这单生意我倒是可以接,不过我要先知道你们要去哪里?”

        罗猎实话实说道:“黑虎岭,狼牙寨!”

        猎人闻言脸色一变,冷冷道:“你知不知道狼牙寨是什么地方?”

        罗猎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哥若是害怕,咱们就此别过!”

        猎人道:“一百块大洋外加两把盒子炮!”他的目光盯住了瞎子手中的毛瑟枪。

        罗猎毫不犹豫道:“成交!”他主动向猎人伸出手去:“我叫罗猎!”

        猎人伸出蒲扇般宽大有力的手掌和罗猎握了握:“张长弓,叫我长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