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张长弓】(上)

第三十六章【张长弓】(上)

        等到同伴全都在隐藏的地点埋伏好,罗猎方才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飞刀,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抬起头就能够看到繁星满天的夜空,美丽的银河就挂在苍穹之上,罗猎却被这静谧绝美的景象刺激到了,内心深处忽然感到针扎般的疼痛。他用力吸了口清冷的空气,然后举起白蜡杆狠狠将尖端插入雪面下方的冻土地内。

        瞎子在树上忽然吹响了唿哨,罗猎抬头向上望去,瞎子道:“来了!就在北边的林子里,来回走动,缓慢接近咱们的营地!”

        罗猎点了点头,这只老虎非常谨慎,尤其是在它受伤之后,它的攻击更加变得小心翼翼,不过以老虎的性情,它绝不会轻易放弃对猎物的攻击,他们几个想要摆脱猛虎的追踪,唯有将之杀死才是最为根本的解决办法。

        瞎子忽然惊呼道:“不对!好像不是此前那只!”

        罗猎闻言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一只猛虎已经给他们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若是两只老虎结伴而来,他们是否能够将之全部击杀还是未知之数。

        瞎子一手抱着树,一手举着望远镜观察老虎的行动,他看到有两只绿油油的光点在远方丛林中飘动,能够判断出这是一只猛虎的眼睛,白日里攻击他们的那只猛虎被罗猎射瞎了一只眼睛,这只猛虎的双眼应该没事。

        视野中,那两颗漂浮得绿油油的光芒忽然飞速向他们的营地开始靠近。

        瞎子扬起手中的毛瑟枪瞄准了那两颗绿油油的眼睛之间,果断扣动扳机,呯!的一声枪响,枪口因后坐力而上扬,瞎子虽然在夜晚眼神不错,可惜他的枪法实在太差,瞄得虽然准确,可是在发射的时候子弹明显偏出方向,这一枪并没有击中老虎,打在了距离老虎两米外的树干上,树干无辜被打出一个破洞,雪粒和树皮起飞,老虎被枪声惊动,枪响之后从山坡之上飞速向营地冲来。

        同样隐藏在树上的阿诺和麻雀两人虽然竭力寻找老虎的动向,可是他们在夜晚目力远远逊色于瞎子,等他们看到那只猛虎的身影时,距离他们藏身的冷杉树只不过还剩下二十米的距离。

        两人同时朝着猛虎开枪,无奈猛虎下山的速度实在太快,弹夹中的子弹打完,也没有伤及猛虎的皮毛。

        罗猎站起身来,他的目光锁定前方的树林,危险和压力在心底蔓延开来,倏然一头吊睛白额猛虎从林中飞扑而出,直奔篝火旁边的罗猎,罗猎双手从腰间抽出飞刀,双手用力一挥,两柄飞刀旋转行进,直奔猛虎的双目,那猛虎看到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飞刀,将头颅低下,以坚硬的头颅撞击在飞刀之上,飞刀刺中猛虎的头颅,刀锋刺破了它的头皮却无法贯穿它坚硬的颅骨。

        罗猎借着篝火的光芒也看清了这只老虎的模样,它根本就不是此前攻击他们的那一只,罗猎单手将插入冻土中的白蜡杆拔起,向后迅速倒退。

        猛虎扑了个空,罗猎刚才立足的地面被砸出了一个雪坑,雪雾弥漫,地面都因为这猛虎的强劲一扑而震动起来。

        树上的三名同伴先后换上弹夹,瞄准篝火旁的老虎射击,猛虎身上中了两枪,痛得它悲吼一声,尾巴击打在那堆篝火之上,将篝火打得四散飞出。

        一根大腿般粗细的圆木燃烧着砸向罗猎。

        罗猎扬起手中的白蜡杆击打在圆木之上,那根燃烧的圆木被他一棍砸得飞了回去,直奔猛虎身上而去,那头猛虎闪电般避开。与此同时,树林中传来一声震彻夜空的虎吼,竟然是另外一只猛虎前来接应。

        瞎子看到林中一颗绿色的光芒飞速向这边靠近,定睛一看,这次前来的正是此前被罗猎射瞎一只眼睛的老虎,他大叫道:“坏了,又来一只,又他妈来了一只!”

        麻雀高声道:“不管它,先集中火力消灭篝火旁的那一只再说!”几人举枪射击,可是营地的篝火已经被虎尾击散,光芒黯淡几近熄灭,那只猛虎认准了罗猎穷追不舍。

        罗猎甩出一记飞刀,然后迅速向后方撤退,猛虎先被罗猎射伤头部,又中了两枪,凶性彻底被激发起来,它全速追逐罗猎。

        罗猎奔向前方的冷杉树,抓住事先留在那里的绳索迅速攀援向上,他刚刚爬升两米左右,那只猛虎就已经追到了下方,后腿蹬地猛地向上蹿升起来,前爪抓向罗猎的大腿,锋利的前爪将罗猎的裤子顿时撕开,幸好没有伤及里面的皮肉。

        罗猎左手抓住绳索,右手举起白蜡杆,以尖端向老虎的面门戳去,正刺在老虎的鼻子上,老虎虽然凶悍,鼻子却是极其娇嫩的部位,被白蜡杆刺了个正着,哀嚎一声,血光四溅,重重落在雪地之上,打了个翻滚,再度站起来,面门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罗猎趁着这一时机成功向上爬了一米左右,抓住树枝翻身爬到了树枝之上。举起白蜡杆,标枪一样向那头猛虎投去。

        猛虎张开巨口,竟然试图一口将白蜡杆叼住。却不知罗猎丢出的白蜡杆只是为了转移它的注意力,真正的杀招却是接踵而至的飞刀,在那头猛虎张开巨口准备咬住白蜡杆的刹那,飞刀后发先至,一道寒光追风逐电般射入了猛虎的咽喉。

        猛虎再想闭上嘴巴已经晚了,飞刀通过它的血盆大口直接刺入了它的咽喉,罗猎这一刀用尽全力,刀锋从猛虎的内部突破,穿透它的颈部皮肉,刀锋从它的颈后暴露出来。

        猛虎的头颅向前伸出,似乎想要将喉头的这根东西挖出,可是鲜血却从喉头汩汩不断地流了出来,它强撑着摇摇晃晃向前走了两步,终于无力为继,噗通一声歪倒在地上。

        瞎子最先看到罗猎得手,他惊喜过望,而此时那头独眼老虎也已经来到近前,麻雀和阿诺两人轮番施射,瞎子大叫道:“干掉了一个,兄弟们咱们顶住……”可能是太过兴奋,脚下的力量不觉增加了一些,他所立足的那根树枝竟然被他踩断,瞎子感觉脚下一空,身体失去平衡从空中落了下去,四仰八叉地重重摔倒在雪地之上。

        瞎子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接近九米,等若是从三层楼上跌落,幸亏地上有厚厚的积雪作为缓冲,否则不死也得重伤,饶是如此,瞎子还是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周身骨骸欲裂,手中虽然还握着毛瑟枪,可此时他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那头独眼老虎原本已经从瞎子藏身的大树旁奔过,可是听到身后重物坠地的声音又瞬间回过头来,绿油油的独眼死死盯住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