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虎虎虎】(上)

第三十五章【虎虎虎】(上)

        常发道:“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咱们应该已经深入苍白山腹地,这里土匪出没,野兽散布,稍有不慎,只怕就要将命丢在这里。”

        瞎子一屁股坐在篝火旁,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方才缓过气来,冲着麻雀道:“嗳,我说咱们好日子不过,天寒地冻地跑到这里来钻山沟子,到底图什么?”罗猎并未将麻雀寻找禹神碑的事情告诉他,即便是告诉瞎子,瞎子只会更加想不通,为了一块石碑,费劲千辛万苦寻找自然是划不来。

        麻雀没好气道:“说了你也不懂!”

        瞎子道:“什么意思?”

        “她说你蠢!”阿诺维恐天下不乱地开始补刀。

        瞎子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蠢点不是坏事,太聪明的女人往往嫁不出去!”

        小狗安大头汪汪叫了两声,似乎在为自己的主人喝彩。

        瞎子自以为占了上风,颇为得意地摸了摸安大头的耳朵,安大头却跳了下去,哧溜一声向树丛中撒欢儿跑去。

        瞎子担心它在林中迷失方向,慌忙起身跟了上去,叫道:“大头,别跑啊!”

        安大头以为瞎子在跟自己玩闹,跑跑停停,在雪地上跟瞎子嬉戏起来。

        麻雀抓了个雪球照着瞎子的后脑勺丢了过去,瞎子被砸了一下,还好头上戴着厚厚的兔毛帽子并没有觉得疼痛,转身看了看麻雀,麻雀也在怒气冲冲地望着他,因为这厮刚才的那句话耿耿于怀。

        罗猎一旁笑道:“麻雀,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有口无心。”

        麻雀转过脸来,却笑了起来:“你当我心眼真那么小?”

        安大头已经在树林中消失不见,瞎子知道这小狗喜欢跟自己藏猫猫,他蹑手蹑脚走入树林,嘿嘿笑道:“大头啊大头,信不信我抓住你狠揍一顿?”走了没两步就看到小狗背朝自己木立在前方不远处,两只耳朵支楞老高。瞎子暗笑,看你往哪儿逃?正准备上前抓住安大头的时候,却听到宛如拉风箱般的低沉呼吸声。大白天的瞎子眼神不好,循声定睛望去,却见在距离自己二十米外的林中有块鲜亮的黄色,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发现那块色彩移动了起来,黄黑相间,竟然是一头牛犊般大小的猛虎。

        瞎子只差把尿给吓出来,惨叫一声道:“老虎!”危急之中他并未忘记安大头,一把将安大头给抱住,转身就逃,安大头刚才显然是被吓傻了,主人将它抱住,它方才回过神来,惊恐的吚吚呜呜叫了起来。

        瞎子撒丫子没命逃窜,那只吊睛白额猛虎如同出膛的炮弹,从潜伏的树丛中冲出,撒开四蹄,积雪被它飞速的脚步激扬而起,在身后拖曳出长长一到白烟。

        瞎子其实身上也带着枪,可是情急之中根本没时间去拔枪,他的奔跑速度显然和猛虎无法相提并论,屋漏偏逢连夜雨,慌忙之中脚下又被横在雪下的树根绊到,瞎子失去平衡,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戗了满头满脸的雪。

        也是他命大,那猛虎已经逼近他的身后,在瞎子跌倒的同时腾跃而起准备将猎物扑倒在地,瞎子被树根绊倒的意外让猛虎形成了错判,这一扑错失了目标,从瞎子的头顶飞跃而过,落在瞎子身前两米左右的地方。

        瞎子本以为这下必死无疑,可是抬起头来看到老虎屁股冲着自己,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捡了一条命,不过危险尚未过去,他爬起来准备再逃。

        猛虎扑空之后,马上扭过头来,发出一声震彻山林的低沉咆哮,山风鼓动,树木摇曳,大片雪花簌簌而落,就在它蓄势准备第二次攻击的时候,罗猎已经第一时间冲到现场,右手一扬,三柄飞刀同时激发,老虎在罗猎冲入树林的刹那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放弃了继续捕食瞎子的打算,迅速向左侧林中冲去,它行动的速度太快,三柄飞刀只有一柄射入它的臀部,因为罗猎急于营救瞎子,还没有进入最佳射程之时就已经施射。虎皮坚韧,即便是射中它的那柄飞刀也入肉甚浅,无法对它造成根本性的伤害。

        猛虎向左进入林中绝非是被罗猎吓怕逃离,而是避其锋芒,然后迂回出击。林中雪雾弥漫,能见度很差,罗猎大吼道:“瞎子,快逃,退回营地!”他们的营地相对于这片密林较为空旷,也只有退回那里方才能够保证比较开阔的视野,及时发现猛虎的踪迹。

        瞎子抱着小狗连滚带爬逃出了树林,罗猎在他身后断后,此时麻雀、常发和阿诺三人也手持武器前来接应,五人会合到了一处,向营地撤去。那猛虎或许是被罗猎刚才的一刀吓怕,始终没有发起进攻,几人顺利退出了树林,来到了营地,几人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一道黄黑相间的身影鬼魅般从帐篷内蹿了出来,这次的目标却是麻雀,这头老虎极其狡诈,竟然抢先一步来到营地帐篷后潜伏,在这里守株待兔。

        谁都没有料到猛虎竟然藏身在帐篷里面,如此近距离的状况下根本不及做出反应,常发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右手一把将麻雀推开,左手扬起毛瑟枪,还未来得及射击就已经被猛虎扑到在地。

        蓬!却是阿诺一枪击中了那头猛虎的背部,情急之中枪法失了准头,只是射中猛虎的皮肉,并未伤及内在,猛虎扬起尾巴,宛如一条铁鞭狠狠抽打在阿诺的腰部,将阿诺打得横飞出去,落在篝火之中,烧得阿诺哭爹叫娘,雪地上翻滚起来。

        罗猎左手从地上捡起常发失落的手枪,右手飞刀脱手而出,这一刀正中老虎的左目,刀锋刺破猛虎的左眼,深深贯入其中,猛虎发出一声惨叫,放弃继续攻击,一溜烟向密林中逃去,罗猎举起手枪,瞄准了老虎,食指落在扳机之上,英俊的面庞却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嘴唇颤抖起来,几经努力,终于他还是没能扣动扳机,颓然将枪口垂下。

        短时间内已经经历了数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瞎子脱下大衣帮助阿诺将身上的火苗扑灭,还好阿诺翻滚及时,身上虽然烧出几个破洞,还好皮肤只是轻度烧伤。

        罗猎双手各擎一把飞刀,警惕地望着周围,因为无法断定那头猛虎是否远去,所以不敢掉以轻心。麻雀被常发从死亡线上拉回,可是常发却被猛虎扑倒,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麻雀冲到常发身边,却见他的颈部被猛虎咬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鲜血涌泉般向外冒着,麻雀哭着用手帕去堵那血洞,可是根本无济于事,就算她用双手都捂不住不断冒出的鲜血。

        罗猎找来医药箱,想要帮忙,麻雀含泪叫道:“滚开!你为什么不开枪?你为什么不开枪?”字字泣血,声泪俱下,罗猎刚才举枪犹豫,最终没有射击猛虎的情景她全都看到,眼看常发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心中悲愤交加,将一切归咎到罗猎的身上。

        罗猎表情黯然,常发的双眼充满希冀地望着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是终于什么都没说出来,指了指罗猎又指了指麻雀,然后双手无力垂落了下去,躺倒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再无生息。

        瞎子和阿诺两人来到常发身边,阿诺摸了摸常发的颈侧动脉,又观察了一下他业已散大的瞳孔,黯然摇了摇头道:“他死了!”

        麻雀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大声哭泣起来。

        瞎子过去拍了拍麻雀的肩头,麻雀愤然转过身去,双目恨恨盯住罗猎,她慢慢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罗猎,然后举起手枪抵住了罗猎的胸膛。

        瞎子和阿诺两人慌忙冲了过去:“麻雀,你昏头了,罗猎是自己人!我们谁也不想常发死!”

        “刚才你为什么不开枪?”麻雀怒吼道。

        罗猎没有说话,一颗心被不为人知的痛苦煎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