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北风烈】(下)

第三十四章【北风烈】(下)

        众人闻言一怔,本以为这厮是黑虎山狼牙寨的土匪,却想不到属于另外一家,其实苍白山脉绵延千里,幅员辽阔,土匪众多,大大小小的势力据说有二十多支,其中势力最大的要数黑虎山狼牙寨,可占山时间最长,最为神秘的要数连云寨,据说连云寨的这支人马自打元朝的时候就在苍白山立足了,不过山寨历史虽长,却非常低调,除了他们活动的天脉峰之外,这些年来他们并未主动扩张势力,甚至也很少听说他们打家劫舍的劣迹,反倒是常有救济山民的行为。算得上苍白山群匪中名声最好的一支。

        罗猎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很可能有后援,厉声道:“你不是说只有三个吗?”

        那箭手老实交代道:“徐老根联络我们私下发笔小财,这件事并未上报……”

        瞎子道:“怎么办?”

        罗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现在冒险赶路很可能会遭遇潜伏对手的攻击,更何况他们的行李还留在林场,抬起头指了指前方的高地道:“先去高处藏身,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再说。”

        四名同伴都点了点头,虽然瞎子拥有黑夜视物的能力,可是毕竟这周遭草深林密,可以隐藏的地方实在太多,更何况三名敌人有两名丧失了战斗力,唯一幸存的那个应该不敢轻举妄动,十有八九隐藏在林中某处,如今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静待天明。

        瞎子又在那箭手身上踢了一脚道:“这人怎么办?”

        罗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常发已经走过去一刀刺入那名箭手的心口。

        麻雀因眼前的一幕惊呼了一声,瞎子和阿诺也惊诧地张大了嘴巴,谁也想不到满脸憨厚闷葫芦一样的常发出手居然如此狠辣果决。

        常发抽出染血的开山刀,在箭手的棉袄上擦干血迹,低声道:“不可留下后患。”

        罗猎皱了皱眉头,毕竟已成事实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就算他们暂且留下那人的性命,估计他在这天寒地冻的山野中也熬不过今晚,除了恶劣的天气,还有周边潜伏的野兽。不过亲眼看着常发干掉已经放弃反抗的俘虏,心中仍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罗猎提醒众人尽快离开,麻雀刚才的那惊呼很可能引来敌人。

        五人转移到高处林中隐蔽,后半夜气温骤降,他们不得不抱团取暖,瞎子和阿诺两人最为心大,这样的环境下居然也能睡着,没多久就坐着打起了呼噜。罗猎和常发一左一右护着麻雀,麻雀开始的时候还能撑着,可最终因为过于疲倦而靠在罗猎的肩头睡了过去。

        常发悄悄起身去周围巡视,确信并无异常状况,这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件大衣,上面还沾有不少的血迹,显然是从他杀死的那名箭手身上剥下的,小心为麻雀盖在身上,他对麻雀的关怀的确是无微不至。

        罗猎让麻雀靠在瞎子宽厚的背上,然后站起身来,示意常发去休息,自己顶上一会儿。

        常发却摇了摇头,此时天空中已经泛起一丝青白之色,黎明即将到来,透过林木的间隙,可以看到废弃林场的谷地仍然冒着缕缕青烟,几间木屋几乎已经被烧了个精光。

        常发低声道:“我若不杀死他,很可能会招来更多的敌人。”他也不是愚鲁之人,从几名同伴的反应也知道自己杀死那名箭手并不被他们认同。

        罗猎淡淡笑了笑,其实常发没必要向自己解释,他能够理解常发保护麻雀的心情,其实即便是杀死了那名弓箭手,仍然无法保证这里的事情不被传出去,毕竟攻击他们的一共有三人,其中有一人应该已经逃脱。

        此时麻雀也已经醒了过来,发现罗猎和常发都不在她的身边,自己靠在瞎子和阿诺的身上,赶紧站了起来,染血的大衣落在了雪地上,她这才看到了就站在不远处的罗猎两人,顿时放下心来。

        耳边此起彼伏的鼾声仍在持续,瞎子和阿诺两人背靠背相互支撑,居然睡得如此酣畅。

        罗猎道:“天亮了,叫醒他门,咱们回去寻找行李,然后尽快赶路。”

        麻雀拍了拍瞎子的肩头,毫无反应,于是伸手去揪瞎子的耳朵,瞎子的耳朵已经冻了,这一碰痛到了骨髓,这货惨叫一声跳了起来,跟他背靠背的阿诺身后突然失去依靠,顿时摔了个四仰八叉,自然也醒了。

        瞎子捂着耳朵痛得跺脚,搞明白怎么回事之后抱怨道:“麻雀,你就不能温柔点!”

        麻雀哼了一声道:“对你啊,犯不上!”

        可能是天气太冷,瞎子也失去了斗嘴的兴致,捂着耳朵嘟囔了几句,就不再抱怨。

        罗猎示意大家分散开一段距离,互有照应,留意周围的举动,然后向林场走了过去,途径昨晚杀死那名箭手的地方,发现尸体已经不见,雪地上留有一道拖拽的痕迹,顺着痕迹望去可以看到远处有一个小小的雪丘,原来是常发趁着巡视的功夫将尸体移走埋了,也是为了避免吓到麻雀。

        几人先是在林场宿地周围搜索了一圈,在正南方的密林之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身上中了数个枪洞,应该是昨晚麻雀和阿诺两人在瞎子的指挥下联手击毙的那个。和此前被常发所杀的那个一样,尸体身上并未配枪,所带得是长弓和开山刀之类的冷兵器。不过此人并非是徐老根,也就是说昨晚围攻他们的三人有两人已经授首,唯独罪魁祸首徐老根逃了。

        确信周围再无其他人潜伏,几人都放下心来,这才回到宿地寻找行李,他们从白山买得五匹马于昨晚被射杀,行李也有部分于木屋中烧毁,主要是瞎子和阿诺负责看护的部分,常发负责的那部分行李倒没有什么损失,他昨晚从木屋中脱身的时候,先用棉被将行李从木屋中扔出吸引敌方的注意力,然后趁机逃了出来。不过好在瞎子和阿诺负责的那部分多半都是食物和衣服,并没有太重要的物品。

        整理行装之后,几人继续上路,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失去了向导,而且徐老根带他们来到的黄口子林场在地图中并未标注。他们目前所能倚重得只有麻雀手中的地图和指南针。

        确定了大概的方位,再度踏上征程,用来负载行李的马匹被全部射杀,现在只能自行背负行李前进,行进在到处都是积雪的崇山峻岭之中可谓是步履维艰。不幸得是,当日午后再度下起了鹅毛大雪,几人在风雪中迷失了方向。

        罗猎举目四望,现在的能见度还不到五十米,与其没头苍蝇一样的乱冲乱撞,还不如就地扎营休息,等到风雪停歇之后辨明方向再继续前进,征求几位同伴的意见之后,众人就地扎营,为了轻装减负,他们只带了两顶帐篷,罗猎在避风的地方将两顶帐篷扎好,麻雀过来给他帮忙,常发在帐篷外负责生火,巡视周围环境,排除可能存在危险的任务就交给了瞎子和阿诺。

        帐篷还未扎好,常发已经将火生了起来,篝火熊熊,顿时让他们感到温暖了许多,常发还从黄口子林场选了一根白蜡棍,平时可用来当扁担肩挑行李,遇到敌人或野兽的时候还可用来防身,这会儿被他当起了通火棍,可谓是一物多用。

        刚刚把吊烧锅放上烧水,瞎子和阿诺两人就巡视回来,走了一圈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奔在前方的是安大头,它的身上落满了雪花,看起来如同一个滚动的雪球儿。

        瞎子和阿诺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身上落满积雪,远远望去如同两个大号的雪人,阿诺上气不接下气道:“白茫茫一片,鸟不拉屎,除了咱们再没有……其他人了……”加入猎风敢死队之后,这厮的中国话越发地道了,不过发音明显带着一股东北大碴子味。

        瞎子这会儿功夫已经累得说不出话了,只是跟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