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黄口子】(下)

第三十三章【黄口子】(下)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罗猎出门来到外面,看到常发仍然坐在篝火前。静夜之中踩在雪地上脚步声异常清晰,常发机警地转过头,看到是罗猎这才放下心来,右手缓缓从怀中抽出。他的怀中藏着一把手枪。

        罗猎微笑道:“常大哥,你会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

        常发点了点头,撩开衣襟,从腰间抽出一把毛瑟1896递给了罗猎,罗猎并没有伸手去接,低声道:“我不用枪。”

        常发只能将手枪收了回去。

        罗猎叮嘱他道:“收好了,千万别让徐老根看见。”他们这次出来带了不少的武器,但是这些武器是不可轻易暴露人前的。

        常发道:“放心吧,你一个人小心点儿,有什么事情只管叫我。”

        罗猎笑道:“赶紧去吧!”

        常发离去之后,罗猎一个人守望着这对篝火,深山雪谷,寂静无人,折断树枝的声音也如此的惊心动魄,望着跳动的篝火,罗猎的眼中浮现出一个美丽的幻影,他有些痛苦地闭上了双目,就在此时听到远处传来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罗猎霍然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臃肿棉服的身影朝自己走了过来,从走路的姿势已经看出是麻雀。

        麻雀来到近前,方才看到她手中还拿着一条毯子,递给了罗猎道:“晚上冷,你披上!”

        罗猎道:“怎么还没睡?”

        麻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毯子披在了他的肩头,然后在他的身边坐下了。感到肩头一沉,却是罗猎又将毛毯披在了她的身上。麻雀眨了眨双眸,罗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推让,轻声道:“我不冷。”

        麻雀有些但心地望着罗猎道:“你脸色不好,要多多注意身体,不如我守着,你去睡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睡不着。”

        麻雀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有失眠症啊?”

        罗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从美国回来后,我睡眠一直不好,最近可能是不习惯满洲的寒冷天气,所以变得有些严重了。”

        麻雀道:“那也要休息,不能总是撑着,要不你喝点酒,应该有助于睡眠。”

        罗猎折断了一根树枝扔在了篝火里:“虽然睡不着,对身体也没什么影响,我试过喝酒,可是越喝越是清醒,喝多还头痛,更是睡不着。”他停顿了一下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坏事,我虽然睡得少,可清醒的时候多,活一天等于别人活两天了。”

        麻雀道:“实在不行就吃点安眠药。”

        罗猎道:“还没严重到那种地步。”

        麻雀道:“我听说失眠都是因为遭遇到挫折或刺激引起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可能,我愿意听你倾诉。”她总觉得罗猎是个有故事的人,对他的事情表现出相当的兴趣。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他站起身:“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周围看看。”

        麻雀点了点头,望着罗猎远去的背影,美眸中蒙上了一层雾气,罗猎此时的离开明显是在逃避,不知他心中究竟深埋着怎样的痛苦,虽然他表现在外的都是乐观,可是麻雀总觉得他深邃的双目中藏着不为人知的痛楚。

        罗猎举着火把走近徐老根所在木屋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的爬犁不见了,心中不由得一惊,围着木屋走了一圈,并未发现黄狗和爬犁的踪迹,在木屋后面却发现了一条爬犁拖行的痕迹,罗猎暗叫不妙,他来到木屋门前,轻轻一推房门应手而开,房间内漆黑一团,借着火把的光亮照亮房内,却见房间内空空荡荡,徐老根早已人去楼空。

        罗猎此惊非同小可,内心开始自责,这两天因为失眠症的折磨,他明显有些不在状态,其实在行程开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徐老根的目光有些古怪,可是自己终究还是麻痹大意,对徐老根过于疏忽,以为既然谈好了条件,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担心,有钱能使鬼推磨,却没有料到徐老根会中途逃走。罗猎忽然感到一阵头痛,他捂住前额,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自己被推举为这支小队的首领,就要承担起带领队全体成员完成任务,确保每一个人平安返回的责任,他不可以乱。

        罗猎的目光投向篝火,虽然相隔遥远,麻雀始终在关注着他,目光也在向他看来。

        罗猎的脑海中闪回到徐老根生起篝火的画面,当时他曾经产生过不妥的念头,可最后又被他否定,现在看来一切很可能都是徐老根在布局,罗猎可以肯定徐老根绝不是因为害怕未来的凶险半途而废,即便是要走,他也不会选择半夜悄悄离开。

        罗猎迅速向麻雀奔去,向她招手,示意麻雀离开那堆篝火,黑夜之中,那堆篝火已经成为最为显著的目标,假如有人过来伏击他们,首先攻击的就会是篝火旁负责守望之人。

        麻雀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罗猎的动作,也感到一种莫名的危机,起身向他走去。

        她前脚离开,一支羽箭就突破夜色射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镞尖深深没入冻土之中,黑色尾羽在箭杆的带动下颤抖不停。

        麻雀竭力前冲,进入前方树木的阴影中,夺!的一声又是一支羽箭射中树木,冰屑和干裂的树皮被这一箭激扬而起,四处纷飞,麻雀藏身在树干之后,雪光将俏脸映照得煞白,目光惊魂未定。

        罗猎以惊人的速度向麻雀冲去,同时高呼道:“有埋伏!”之所以大声呼喝,一是为了吸引弓箭手的注意力,二是为了提醒木屋中仍在酣睡的三名同伴。

        咻!咻!咻!一连三箭追逐着罗猎的身影,可是罗猎奔跑的速度太快,而且他奔跑中不停变换方向,利用周围的树木和建筑作为身掩护,三支羽箭全都没有命中目标,一支跟着一支钉在罗猎身后的雪地之上。

        麻雀在罗猎吸引对方注意力的期间,已经成功隐蔽在木屋后方,抽出鲁格P08手枪朝着射手可能藏身的位置连续发射,清脆的枪声打破了寂静的黑夜,为罗猎掩护的同时,也将木屋内刚才还在酣睡的三人惊醒。

        常发刚刚才入睡,罗猎发出第一声警示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掏出枕下的两把毛瑟,想要出门接应,刚刚拉开房门,就有一支羽箭呼啸着射了过来,常发慌忙退回房内。羽箭夺的一声钉在门板之上,这一箭势大力沉,镞尖射穿门板,贴着常发的左耳根露出了来,只要稍稍向右偏上一寸,常发就有性命之忧。

        瞎子和阿诺两人睡在同一间木屋内,枪声把他们的酒意也彻底驱散,两人忙着去摸枪。阿诺道:“外面还亮着篝火,敌暗我明,咱们若是出去就会成为活靶子。”他毕竟是英国皇家空军出身,军事素养和实战经验要远远超过瞎子。

        瞎子道:“怎么办?”

        阿诺向后面的窗户努了努嘴,走过去掀开窗户,准备借着夜色的隐蔽悄悄从窗户中翻了出去,可是窗户刚刚掀开就有一只羽箭射来,阿诺下意识地矮下身去,羽箭紧贴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吓得阿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树林中射出几支火箭,这次的目标并非是针对人,而是针对木屋,这么大的目标,就算是普通的弓箭手也不会错失。木屋遇火即燃,虽然短时间内不至于整间烧完,可是这些火光起到了照明作用,四处燃烧的着火点更让木屋暴露于光亮之下,也让罗猎他们的隐蔽变得更加困难。随行的坐骑因为火光而惊恐嘶鸣起来,很快这些马匹就成为了弓箭手的目标,羽箭齐飞,五匹坐骑被射中要害惨死当场。

        罗猎和麻雀会合在了一处,他们的藏身处暂时安全,麻雀低声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