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迎风雪】(下)

第三十二章【迎风雪】(下)

        赵天福哦了一声:“咱们这旮沓可很少见到英国人,得亏下雪人少,不然全村儿都要将他当黑瞎子看。”

        瞎子还以为有人叫他:“谁叫我啊?”

        罗猎忍着笑向他摇了摇头,示意这事儿跟他没关系,从兜里掏出香烟,抽了一支递给了赵天福,赵天福平时都是抽烟袋,见到这烟卷儿,有点受宠若惊地伸出双手从罗猎手中接过,罗猎取出打火机帮他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

        赵天福小心翼翼地抽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又迅速将这团烟雾全都吸到鼻孔里,闭上眼睛一脸的陶醉,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睁开双眼,充满陶醉道:“这玩意儿就是柔和。”

        罗猎笑了起来,取出一盒烟送给了赵天福,赵天福因他的慷慨而变得有些惶恐了,再三推让之后方才收下。

        赵天福身为客栈老板眼界要比普通的村民高上不少,迎来送往,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打量了一下罗猎道:“罗先生,如果我没看错你们是从关外大地方过来的吧?”

        罗猎点了点头道:“没错,黄浦。”

        赵天福道:“天寒地冻的,你们来山里肯定有要紧事吧?”

        罗猎笑道:“赵掌柜真是目光如炬料事如神啊,倒是有些要紧事,不瞒赵掌柜,我们来山里是为了找人的。”

        赵天福道:“找人?”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的一位叔叔八月进山挖参,直至今日仍然没有消息,所以我们兄弟几个特地前来寻人。”来此之前他已经想好了借口。

        赵天福叹了口气道:“真要是找人,你们还是回去吧,每年来苍白山挖参的参客有几千人,每年死在山里的参客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失足摔死的,猛兽咬死的,还有同行见财起意暗杀的,更多的是被土匪抢劫杀害的。死了也就死了,少有人前来寻找,即便是寻找现在也不是时候,大雪封山,即便是有尸体也被雪给盖住了,除非等到来年春暖花开,冰雪消融,方才有机会找到,不过到时候保不齐已经是白骨一堆。”

        罗猎知道赵天福所说得全都是实情,不过他们真正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寻找什么挖参的亲人。罗猎道:“就算机会渺茫我们也想尝试一下,赵掌柜能否帮我们引荐一位入山的向导,我们可以重金聘请。”

        赵天福想都不想就摇了摇头道:“这样的天气没有人会为你们带路的,罗先生,我看您也是个明白人,苍白山最可怕的不是风雪也不是黑瞎子和东北虎,真正要命的是占山为王的土匪,他们翻山越岭打家劫舍,一旦遇上了他们,必然凶多吉少,何苦为了找一个生机渺茫的失踪者而让五条性命去冒险。”

        夜深人静,大屋内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虽然鼾声打得嚣张,可是每个人都睡得非常矜持,麻雀睡在通铺的最东头,她的身边用行李临时筑起了一道墙,墙那边是忠心守护她的常发,然后是罗猎,瞎子和阿诺两人背靠背睡在最西头。安全自然是不用担心,可是麻雀仍然不能踏踏实实的入睡,不是担心这些同伴,而是担心即将开始的这段冒险。

        一个身影从通铺上坐起,小心走了下来,原来是罗猎,他掀门帘去了外面的堂屋,划亮一支火柴点燃桌上的油灯,堂屋内瞬间被桔色的光芒充满。罗猎抽出一支烟点燃,目光望着油灯跳动的火焰,陷入久久沉思之中。

        身后轻盈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沉思,转过头看到了麻雀。

        罗猎笑了笑,示意麻雀去对面坐下。

        麻雀来到他对面坐下,隔着灯光望着他:“抽太多烟对身体没好处。”

        罗猎点了点头,将半截香烟掐灭,低声道:“睡不踏实?担心有人不老实?”

        麻雀羞涩地笑了起来:“才不担心,谁敢啊!”

        罗猎道:“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麻雀道:“你也不是卑鄙小人。”她将一张手绘的地图递给了罗猎,罗猎接过来看了看,是这一带的手绘地图,图画得非常粗劣,不过对苍白山的一些屯子和峰谷都有标注,应当是熟悉当地地形的人所绘。

        麻雀道:“这张图是我在白山的时候找人买来的,上面标注了前往黑虎山的详细路线,就算没有向导咱们也一样能够找到黑虎山。”

        罗猎笑了起来,将地图递给她,麻雀终究还是将事情想得太简单,现在大雪封山如果没有一个熟悉苍白山地形的人当向导,他们入山必然面临太多的困难,紧靠着地图和指南针恐怕还不能确保顺利找到目标。

        麻雀道:“等天亮了我们去屯子里看看,相信只要肯出钱就一定有人为我们带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

        罗猎道:“去睡吧,养足精神才好赶路。”

        麻雀道:“你怎么不睡?”

        罗猎道:“不知怎么了,这些天总是睡不着。”

        麻雀望着罗猎,此时方才留意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目光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疲惫,关切道:“你该不是生病了吧?”

        罗猎摇了摇头,其实他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睡眠不好,这种现象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最近变得越发严重了,几乎每个夜晚他都会被噩梦惊醒,然后就是彻夜难眠,乐观表面的背后也藏有不为人知的痛楚。

        麻雀道:“我也睡不着,不如陪你聊聊天。”

        罗猎笑道:“孤男寡女秉烛夜话,你不担心别人胡说八道。”

        麻雀哼了一声,然后道:“你跟叶青虹究竟是什么关系?”

        罗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了八百遍,雇佣关系。”提起叶青虹,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在奉天分别之时她幽怨的目光,叶青虹显然是不甘心被摒除于计划之外的,罗猎能够感受到她的不甘。

        麻雀道:“我还以为她会一起来苍白山呢。”

        罗猎习惯性地抽出一支烟,刚刚噙在嘴上就被麻雀一把抢了过去:“别抽了,讨厌烟味儿。”

        罗猎不禁又想起了叶青虹,如果叶青虹在,应当会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然后陪着自己一起抽吧。

        耳边响起犬吠之声,却是安大头从瞎子的怀中跳了出来,小肉球一般跑到了麻雀的脚下,麻雀伸手将它抱起,抚摸了一下它的脑袋,此时听到外面公鸡报晓的啼声,麻雀看了看窗外,小声道:“天就快亮了。”

        罗猎道:“早着呢,我出去看看!”

        天仍未放亮,接连肆虐几天的风雪已经停了,客栈掌柜赵天福早早就起来了,在院子里劈柴,准备早饭。

        罗猎来到赵天福的身边招呼道:“早啊,赵掌柜!”

        赵天福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斧头,掀起搭在肩头的白羊肚毛巾擦了把汗:“罗先生,昨儿你说要向导的事情有眉目了。”

        罗猎大喜过望道:“太好了,只要是合适人选,价钱好商量。”

        赵天福道:“说来也不是外人,我本以为没人愿意前往,昨晚躺在炕上跟我老蒯说这件事来着,她倒是提醒了我,她有个叔伯哥哥徐老根,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从小就跟着别人伐木采参,几乎跑遍了整个苍白山,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摸到想去的任何地方,您要是觉得成,待会儿就把他给叫来。”

        罗猎点头道:“成,那就麻烦赵掌柜了。”吃早饭的时候,徐老根就已经来到了天福客栈,看面相倒也憨厚老实,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三十块银洋的价钱达成了协议,预付十块,等带着罗猎他们回来之后再付剩下的部分,这价钱已经不低,毕竟在当下的年代,十块现大洋已经可以买到一头耕牛,三十块银洋已经足够一个人舒舒服服过上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