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找帮手】(下)

第三十一章【找帮手】(下)

        麻雀也和他同样奇怪,猜不透罗行木用了怎样的手段。

        罗猎举起火把观察了一下柏木门,很快就有所发现,柏木门下面的门板周边的木条全都是新近楔入的,由此推测,罗行木应该先将门锁上,再用泥巴将房门伪装,然后从下方门板的洞口爬入其中,在教堂这一侧用木条将下方的门板封住。因为人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视平线周围,容易忽略墙面下方的破绽,看透之后也没有什么稀奇,不过由此能够看出罗行木行事之缜密。

        两人沿着甬道继续向前方走去,罗猎对这座教堂的历史还是有些了解的,教堂始建于清光绪四年,1900年被义和团焚毁,当时义和团在清兵炮火的协助下攻克南关教堂,将法国人纪隆主教、五名法国神父、两名中国神父、两名修女、四百多名信徒全部烧死在教堂之中,史称奉天教难。现在的教堂乃是南满教区法国苏悲理主教于1912年重建。

        前方的浮雕还原了当年纪隆主教率领信徒保护教堂的情景,麻雀望着浮雕上方的情景内心顿时变得沉重起来,走过前方的门廊,眼前出现了大片废弃的石雕,不少石雕上面还有焦黑的痕迹。重建教堂的时候,将教堂遗址上的废墟就地掩埋。

        穿过这片废墟群,两人的前方现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十字架,麻雀紧张地咬住下唇。

        罗猎低声道:“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应当是奉天教难中殉难的那些信徒的墓地。”

        麻雀小声道:“为什么要建在地下?看起来好诡异。”

        罗猎道:“那些人尸骨无存,这些十字架等同于咱们中国常见的牌位,你仔细看,下方还刻着他们的名字。”

        麻雀点了点头,却加快了脚步,虽然她并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可是这里毕竟死了太多人,眼前的一切让她从心底感到不安,她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却发现在前方不远处摆放着一具黑色棺椁,数百个十字架中这具棺椁显得格格不入。棺椁竖着立在那里,上大下小,摆放得位置也非常古怪。

        罗猎此时也走了过来,循着麻雀的目光望去,却见那棺椁上竟然用白漆刷了三个大字——麻博轩。

        麻雀的俏脸因为愤怒而涨红,父亲已经身故,他葬在日本,怎么可能在这里存在一具他的棺椁?眼前的一切分明是罗行木所为,他究竟想做什么?麻雀来到棺椁前,罗猎提醒她道:“别动这棺材。”罗行木在棺椁上写下麻博轩的名字应当是故意而为,他应该算出麻博轩的后人会来到这里。

        罗猎先是用手摸了摸棺木,然后低下身将耳朵贴在棺椁之上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确定毫无声息,这才动手小心移开了棺盖。

        麻雀举起火把照亮棺椁的内部,但见棺椁之中放着一些衣物和一些野外勘探装备,麻雀从中捡起一把德国制造的兵工铲,兵工铲的手柄上还刻着父亲的名字,麻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美眸涌现出晶莹的泪光:“这些全都是我爸的遗物!”

        罗猎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麻雀打开帆布包,一样样的清理物品,有指南针、望远镜、军刀还有一些早已过期的药品,最吸引她注意力的还是一张地图,地图上用毛笔在关键的地点做出了标注。

        罗猎道:“这是一个圈套。”应当是罗行木在这里故意布下迷阵,意图是将麻雀引入局中。

        麻雀摇了摇头道:“我看得出,这是我爸的笔迹,别人模仿不来。”她向罗猎道:“我要去苍白山,越快越好!”

        罗猎点了点头,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巨大的石块封死,看来罗行木在离开之前堵死了向外的出口,从巨石的份量来看,单凭人力应该很难做到,十有八九是利用爆炸导致出口坍塌,他们的搜索也只能暂时到此为止。

        前往苍白山仅仅依靠他们目前的人手还有些不足,毕竟他们此次前往那里并不是单纯的探险,很可能要和盘踞在黑虎岭的悍匪肖天行交手。罗猎想到了英国人阿诺条顿,此人过去曾经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擅长操控各种交通工具和机械维修,恰恰是他们团队中最缺少的那种,麻雀又叫上了常发,这也是福伯的提议,常发武功高强,吃苦耐劳,而且他社会阅历非常丰富,早年几乎跑遍了整个满洲,也曾经到过苍白山,对当地的风土人情非常了解,最为难得的是,常发对麻雀忠心耿耿,有他在麻雀的身边,麻雀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经过七天的准备,他们的小团队全都聚齐在奉天的罗氏木厂,为了预祝行动顺利,麻雀亲手做了一桌好菜。筹谋准备的这段日子,她主动承担了做饭的工作,连嘴巴极其挑剔的瞎子都不得不承认她的厨艺一流。

        阿诺条顿是个酒鬼加赌鬼,他这次是被一千块大洋吸引到了奉天,三百块是预付,剩下还有七百,不过这厮在来奉天之前已经将三百块大洋输了个精光,所以只能老老实实过来挣剩下的七百块。

        常发在麻雀面前非常的恭敬,始终以仆人自居。来到之后一直都在准备明天出发用得东西,如果不是麻雀坚持让他一起吃饭,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桌的。

        瞎子因新人的加入而有些兴奋,典型的人来疯,把自己当成了团队中的元老,几杯酒下肚之后话明显多了不少,他大模大样道:“咱们这个探险团队从今儿就算是正式成立了,不过凡事都得有规矩,咱们也不能例外,你们说对不对?”

        常发一言不发地喝酒,他属于沉默寡言的类型,被瞎子归纳到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角色,麻雀的跟班,在团队中地位最低。瞎子不认为他是低调,只当常发是露怯,于是对常发更加看不起。

        阿诺条顿打了个酒嗝道:“我看,先起个名字,就像皇家空军一样,得有个名字。”

        瞎子连连点头:“阿诺说得对,得起个名字,这就是师出有名!咱们去苍白山黑虎岭,干脆就叫打虎敢死队,威风霸气!同意的举手!”他自己率先举起手来,其余四人却没有一个响应,麻雀飘来一个鄙夷不屑的眼神,瞎子有些尴尬了,咳嗽了一声道:“罗猎,你觉得怎样!”

        罗猎轻声道:“不如叫猎风吧!”之所以叫猎风,是因为他们此去黑虎岭还有一个目的是要盗取七宝避风符,虽然他将叶青虹排除在任务之外,可是他并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约定,一诺千金,更何况叶青虹给出的价码是十万大洋。

        瞎子正想贬低罗猎几句,心说也不怎么样,还不如自己的打虎敢死队威风。麻雀已经第一个举手通过,麻雀举手常发自然跟着举手。阿诺条顿道:“猎风,我喜欢,我喜欢这个名字。”

        瞎子瞪了他一眼道:“你一老外懂个屁,知道风字怎么写吗?”

        阿诺条顿道:“打猎的猎,威风的风,我是英国皇家空军,我是风之子,我喜欢!”咕嘟又是一大口烧刀子咽下。

        瞎子呸了一声:“你是风之子,风是你爹,咱们是猎风,不是把你爹给狩猎了?”

        一群人哄然大笑,阿诺条顿却不以为然,嘿嘿笑道:“若是让我找到我爹,我宰了他!”

        众人因他的话目瞪口呆,不知这洋鬼子和他亲爹有什么深仇大恨,看阿诺满脸通红的样子应该是喝多了,十有八九是酒后胡话。

        三票通过,瞎子也点了点头道:“那就叫猎风敢死队!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咱们接下来应该选队长,我选罗猎,这没什么疑问吧?”

        麻雀三人同时举手通过,瞎子也没料到如此顺利。

        罗猎笑道:“既然大家如此信任,那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接下来这个差事了,这次行动我力求为大家服务好。”

        瞎子又道:“队长有了,接下来选副队长,这差事吃力不讨好,还是我来吧!”

        阿诺哈哈笑了起来,常发摇了摇头:“凭什么?”

        瞎子道:“寻龙点穴,立向分金,在座的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过我吧?”

        常发似乎跟瞎子杠上了:“论才智论武功论德行,你觉得你那样能上得了台面?罗猎当队长我服,你当副队长我可不答应,更何况咱们一共才五个人,不需要两个首领,真要两个也应该是我家小姐,轮不到你。”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