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阴阳穴】(下)

第三十章【阴阳穴】(下)

        “好香!”却是瞎子被厨房里的香味吸引了过来,这厮只顾着往灶台边凑,没留意脚下的水盆,一脚将水盆踢翻,里面的水洒了一地。

        罗猎叹了口气道:“你丫这眼神也是没谁了,这么大一脸盆都看不见?”

        瞎子还嘴道:“谁知道哪个不长眼睛的把水盆摆到这儿,把我鞋都弄湿了。”

        麻雀走了过去,将水盆扶起,却发现这一会儿的功夫地上的水已经流失得干干净净,这地面上明明铺着青砖,这么一大盆水泼下去,按理说没那么快容易吸收,麻雀马上意识到眼前的现象有些反常,又舀了盆水,原地泼了下去,水迅速向房间的东北角流淌,在灶台的边缘风箱的位置迅速渗入地面。

        罗猎和瞎子两人也好奇地围了上来,三人几乎异口同声道:“这下面有问题。”

        尽管有了这个意外发现,三人还是忍住了好奇心,先填饱了肚子,麻雀的厨艺居然非常不错,吃得瞎子是满嘴流油,罗猎对她的厨艺也是赞不绝口,小狗安大头在饿了几天之后,总算美美地吃上了一顿饱饭,别看狗小可心眼儿机灵着呢,马上就明白跟对了主人,冲着瞎子又是摇头又是晃尾巴,还不停用肉乎乎的身子去磨蹭瞎子的裤腿儿,一通讨好弄得瞎子爱心泛滥,抱着安大头很亲了一通,浑然忘记了狗改不了吃屎的事情。

        罗猎吃饱之后马上开干,移开风箱,就露出了下面的木板,掀开一米见方的木板,露出一个半圆形洞口,这洞口本来是圆的,有一半被炉灶盖住,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半。上方被风箱和木板遮挡,如果不是瞎子无意中踢翻了那盆水,还真不会想到下方居然藏着一个地洞。瞎子趴在洞口处向下看了看,凭借着一双可以暗中视物的夜眼,瞎子毫不费力地看清下方的状况,低声道:“啥都没有,就是一口地洞,直上直下,很深看不到底。”

        麻雀道:“这地洞究竟通往什么地方?”

        罗猎已经知道她想要下去一探究竟的心愿,微笑道:“不下去看看又怎能知道?”

        瞎子道:“越来越邪性,棺材铺里面有个地洞,万一里面是个竖葬坑,恐怕麻烦,我看这地洞里面十有八九藏着不祥之物,咱们还是别进去了。”

        麻雀嗤之以鼻道:“胆小鬼,你不敢进去,我下去看看。”她低头向地洞内望去,黑漆漆一团,根本看不清下面的状况。从一旁的炉灶内抽出一根燃烧的木棒,照亮洞口,火光照亮的范围毕竟有限,以瞎子的目力都看不到底,更不用说她。麻雀努力看了一会儿,仍然看不出端倪,于是将手中燃烧的木棒扔了下去。火光随着木棒的下坠而向下蔓延,过了一会儿,听到下方发出嗤!的一声,然后火光骤然熄灭。

        罗猎听得真切,这分明是火焰被水浸灭的声音。

        麻雀道:“至少二十米深,下方有水,难道这是一口被埋在灶台下的井?”

        罗猎点了点头,他早就怀疑这并非是一个单纯的地洞,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瞎子嘿嘿笑道:“你们见过什么人将灶台建在井口的?照我看这应当是个水火阴阳穴。”

        罗猎对瞎子非常了解,知道他在五行八卦风水观相方面很有一套,可麻雀并不清楚瞎子的能耐,好奇道:“什么叫水火阴阳穴?”

        瞎子看出麻雀对风水是一无所知,于是耐着性子娓娓道来,人在死后讲究个入土为安,最常见的就有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一说。棺椁竖放多为点穴。第一种可能是法藏,也称为凤凰山点头,或者蜻蜓点***一般都是皇家诸侯才采用这样的葬法,此乃大吉。第二种可能却是因为停尸期间发生尸变,棺醇铜角无法压制,需堆砌石牢将其困住,竖葬防止尸体聚集灵气。第三种可能是头朝下倒葬的,因为埋葬之处是龙脉头朝下吸收灵气死后肉体生鳞,羽化为龙,造福后代。

        他说得唾沫横飞,麻雀听得津津有味,看到瞎子突然停下止住不说,忍不住追问什么是水火阴阳穴。

        瞎子道:“水火阴阳穴其实就是第二种葬法的变种,往往这种葬法是为了防止尸变之后成为咱们常说的僵尸。”

        听到这里麻雀从心底打了个冷颤,摇了摇头道:“哪有什么僵尸?你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瞎子道:“你若是再打断我,我就不说了。”

        一句话果然奏效,麻雀顿时停下不语。

        瞎子又道:“水火阴阳穴还有一个名字为墓牢,将已经尸变还没有完全蜕变成僵尸的尸体装入棺椁,竖着吊**中,下方及泉,上方燃火,日夜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永世不得超生。”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闭上双眼叹了口气道:“这么邪门的地方,我看咱们还是别去触霉头了。”

        麻雀咬了咬嘴唇,转身出门,没过多久,就带着绳索回来,瞎子的一番话并没有改变她的决定,她仍然要下去一探究竟。

        瞎子苦笑道:“你当真不怕?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麻雀道:“又没要求你一起下去,你们两个在外面守着,我一个人下去看看。”

        罗猎道:“瞎子,你在外面守着吧,我跟麻雀一起下去。”

        瞎子道:“真当我那么没义气,要去一起去。”

        罗猎笑道:“不是不让你去,你看这洞口,你钻得进去吗?”

        瞎子看了看洞口,以自己目前的体型,钻进去的确困难。

        麻雀道:“你在外面等着吧,以防有外人闯入。”

        罗猎出门找了一根大腿粗细的圆木,抱到厨房内,瞎子看到他们两人决定要下去一探究竟,也过来帮忙打结,低声向罗猎道:“还是我去吧,洞口虽然不大,可我挤挤也应该可以进去,到了下面,我的眼力要比你们好用得多。”

        罗猎道:“你守在外面吧,我们带着火把下去。”

        两人商量的时候,麻雀已经拉着绳索从洞口钻了进去。

        罗猎拍了拍瞎子的肩膀,留下瞎子的原因一是因为外面的确需要留一个人照应,提防有外人闯入,还有一个原因,是罗猎对瞎子的信任远超过麻雀,虽然他已经答应和麻雀合作,可是双方的合作仍然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他们尚未建立起毫无保留的信任关系,就目前而言,罗猎是不可能将自己和瞎子的命运交到麻雀的手中。

        罗猎不知道当年罗行木和麻博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相信罗行木,同样也不能完全相信麻雀,眼前的发现让罗猎对罗行木其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要一探究竟,查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麻雀下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滑下了十五米左右,借着火光观察四周,这应当是一口井,上面的口小,往下越来越大,水井内壁生有不少的青苔,水面就在她下方不到两米的地方,里面也没有什么棺材,更没有瞎子所说的僵尸。麻雀切了一声,一手抓住绳索,一双秀腿将下方绳索盘住,目光随着手电筒的光束在四壁搜寻,忽然定格在身体右前方的位置,就在井壁上有一个狭长的洞口,初步判断洞口应该能够容纳一个人自由出入。

        头顶传来罗猎的声音:“下面情况怎样?”

        麻雀道:“有个洞口!我这就进去看看。”

        罗猎担心她遇到危险,阻止道:“你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就在洞口等我,我马上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