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阴阳穴】(上)

第三十章【阴阳穴】(上)

        耳边隐约听到一声犬吠,罗猎本以为瞎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学狗叫吓唬自己,可转身望去,瞎子就站在自己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这声音显然不是他发出的,罗猎循声走去。

        瞎子和麻雀的耳力都不如他敏锐,不知罗猎要去做什么,目光好奇地追寻着他的脚步,罗猎找到了一座棺材前面,掀开棺盖,声音正是从里面发出来的,里面有一只小狗,从品相上看应该是此前那头狼青的后代,毛色青黄,毛茸茸的极其可爱,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上方,除此以外里面再无其他的东西。

        瞎子凑了上来,看到那条小狗,顿时眉开眼笑,探身将小狗抱了出来,小狗哇呜哇呜叫了两声,麻雀伸手摸了摸它的背脊,充满怜爱道:“这小东西不知怎么活下来的。”

        瞎子道:“狗改不了吃屎,吃了拉,拉了吃,自给自足,绝对饿不死它。”

        麻雀皱了皱眉头,显然被瞎子的这番话恶心到了。

        瞎子的身上从来都不缺吃的,居然从怀里取出了一块熟牛肉喂它,那小狗显然饿得不轻,狼吞虎咽地将牛肉吃了,然后伸出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瞎子的手背,明显在讨好他。

        罗猎笑道:“这小狗跟你有缘,瞎子,你认他当干儿子吧。”

        瞎子呸了一声道:“亲儿子才对,你是他干爹!”

        麻雀听到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斗得有趣,禁不住笑出声来,伸手去逗弄那条小狗。

        瞎子又道:“你这么开心,给它当干娘吧!”

        麻雀的脸红了起来,啐了一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小狗此时居然将脑袋转向了麻雀,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盯住她,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有些委屈地呜鸣了一声,仿佛在申诉无辜躺枪的不满。

        瞎子大呼小叫道:“邪门了哎,它居然听得懂你的话啊,麻雀你跟它果然有缘啊,儿子,快叫干娘!”

        麻雀瞪了瞎子一眼,罗猎笑着接过小狗看了看,发现这是一条公狗,应当是此前木厂狼青的后代,因为几天没有进食,小狗稍嫌消瘦了一些,不过精神还好,只要好好照顾肯定很快就能够恢复健康。

        瞎子道:“我准备给它起个名字,跟我姓,叫安大头怎么样?”小狗的头自然偏大一些,其实不止是小狗,任何动物小的时候头部占身体的比例都偏大。

        罗猎笑着点了点头,这名字起得倒是贴切。他将安大头交给了瞎子,走入了房间内。

        房间里面因为没有炉火,温度很低,地上散落着不少的灰烬,应当是那天深夜罗猎前来造访的时候,罗行木点燃信纸留下的。

        东屋香堂仍在,爷爷罗公权的遗像和照片都保持原样,看来在自己离去之后不久,罗行木就已经离开,而且并没有来得及收拾这里的东西,由此看来这幅遗像对他并不重要。罗猎给爷爷上了柱香,上香出来,看到麻雀居然生好了火盆,室内也变得温暖了一些。

        瞎子抱着安大头在火盆旁边坐下,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罗猎,你是说这座棺材铺已经属于你了?”

        罗猎点了点头:“没错!地势还不错吧!”

        瞎子叹了口气道:“地方还成,就是打心底感到瘆得慌,到处都是棺材和纸人纸马,看起来不吉利。”

        麻雀道:“棺材铺里面都是这个样子,其实这个世界上活人比死人更加可怕!”

        罗猎道:“咱们还有几天离开奉天,不如就在这里暂时住下来。”

        瞎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要住你一个人住,我可不住,咱们又不缺钱,放着大酒店不住,住棺材铺,你脑子有毛病啊?”因为苍白山的行动,他们从叶青虹那里预支了一大笔钱,瞎子现在都以富翁自居了。

        罗猎的脑子可没有毛病,虽然目前一无所获,可是他总觉得罗行木还会在这里留下一些线索。

        麻雀则坚信罗行木最初联络罗猎的真正用意是要将自己引出来,接下来肯定会有后续行动,甚至认为罗行木就躲在暗处某个地方窥探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她已经开始收拾房间,行动胜过任何言辞,麻雀用自身行动表明她的决定。

        罗猎向瞎子道:“你先歇着,我去劈点干柴,待会儿把炕烧起来。”

        麻雀道:“瞎子,你帮忙收拾收拾,我去买点菜,中午给大家做顿好吃的。”

        瞎子听到这句话方才打起了精神,点了点头道:“我想吃猪肉炖粉条!酸菜汆白肉!乱炖!血肠……还有……”

        “你不怕被撑死?”

        麻雀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罗猎还在劈柴,一具棺椁已经被他变成了干柴,靠在厨房的南墙整齐地码好,罗猎将斧子放在地上,用搭在肩头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向麻雀笑道:“火生起来了,大锅里烧着开水,需要什么你言语一声。”

        麻雀点了点头,小声道:“累了就歇着。”

        罗猎道:“我把这点儿劈完,马上就好。”其实劈棺生火一举两得,一来可以就近取材,二来可以检查一下棺椁内有无夹层,罗行木有没有留下什么秘密在里面。

        瞎子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刚才他也没干活,在火盆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看到同伴都在忙活,自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向罗猎道:“你去歇着吧,剩下的交给我了。”

        罗猎也不跟他客气,将斧头递给他,接过麻雀手中的菜篮子帮她送入厨房。

        麻雀紧跟着进来,帮他打了盆热水道:“你别忙了,去洗把脸休息一下。”

        罗猎应了一声,接过水盆,蹲在一旁把脸洗了,又过来帮着麻雀往炉灶里面添柴,有了他帮忙,麻雀刚好腾出手来去准备食材。一会儿功夫,已经将食材下锅。

        罗猎一边拉风箱一边道:“看不出,你居然还会做饭?”

        麻雀用锅铲抄了两下,然后盖上锅盖,笑道:“你以为我像叶青虹一样是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提到叶青虹,罗猎拉动风箱的节奏突然慢了下来。

        麻雀好奇道:“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罗猎笑了起来:“跟你一样,雇佣关系!”

        麻雀将信将疑地摇了摇头:“我看不像。”

        罗猎道:“你以为我们什么关系?”

        麻雀道:“情人!”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

        麻雀也笑了:“你笑就是心虚,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

        罗猎道:“她不属于我喜欢的那卦。”

        麻雀道:“那你喜欢那一卦的?”

        罗猎转脸盯住了麻雀,麻雀开始还没觉得怎样,可很快就被他看得不自然起来,呸了一声道:“你看我干什么?”

        罗猎道:“你别误会,我跟你这卦也不来电。”

        麻雀嗤之以鼻:“当别人多稀罕你似的,自命不凡,故作高深!”

        感谢九月青鸟飘红加盟,成为替天行盗第十二位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