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控制权】(下)

第二十九章【控制权】(下)

        罗猎缓缓将茶盏放在茶几上,淡然道:“只要大家平安无事,过程根本无足轻重,叶小姐委托我们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完了,我和瞎子准备搭乘明天的火车返回黄浦。”

        “做完了?”叶青虹缓缓摇了摇头道:“你们应该记得,当初我们的约定是帮我找到剩下的两枚钥匙,现在只不过是找到了其中的一枚。”

        瞎子道:“还有一枚钥匙在什么地方?”

        叶青虹道:“在肖天行的身上。”

        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肖天行?你是说苍白山黑虎岭的土匪头子?”

        叶青虹点了点头。

        瞎子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不行,我们是帮忙可不是送死,肖天行号称苍白山第一悍匪,他手下人马据说有两千人,兵多将广,武器精良,你让我们去狼牙寨盗取钥匙,等于让我们去送死。”

        叶青虹道:“你们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瞎子怒道:“叶青虹你太过分了,在瀛口我们冒了那么大的风险从刘同嗣手中拿到了钥匙,现在已经成为被人通缉的要犯,这件事还没平息,又要让我们去黑虎岭送死。”

        叶青虹软硬兼施道:“我可以先付给你们一万块大洋。”

        瞎子抿了抿嘴唇,钱虽然诱人,可是命每人只有一条,没了性命再多钱也没有意义,想到这里他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干!多少钱都不干!”

        一直在旁边沉默的罗猎突然道:“叶小姐,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叶青虹点了点头,起身向书房走去。罗猎站起身来,瞎子一把将罗猎拉住,低声提醒他道:“这他妈是个火坑啊!”

        罗猎微笑道:“咱们不是已经跳进来了吗?”

        瞎子无言以对,的确,从他们答应叶青虹的交易开始就已经跳下了火坑,现在想要后悔已经晚了,叹了口气道:“你头脑清醒点,别中了她的美人计。”

        罗猎笑了起来,这话瞎子应该提醒他自己才对。

        走入书房内,罗猎反手将房门掩上,并没有坐下,而是径直走向书桌前,双手撑着桌面,居高临下地望着叶青虹。

        叶青虹因他的注视而感到不安,轻声道:“没人要罚你站,坐下说话。”

        罗猎道:“所谓七宝避风符根本就是一个骗局,那东西既然如此重要,瑞亲王又怎会轻易托付给他的手下?”

        叶青虹道:“你这个人太多疑,疑心太重的人常常都会自作聪明。”

        罗猎道:“你此前不是说过,你知道剩下两枚钥匙的下落?”叶青虹在委托他们找回钥匙的时候已经说过知道钥匙的下落,如果不是自己从麻雀那里得到了肖天雄的下落,叶青虹又去哪里去找第二把钥匙?在经历刘同嗣的事情之后,罗猎开始意识到所谓七宝避风符很可能就是叶青虹布下的迷阵,让自己和瞎子的注意力集中在避风符上,从而影响到他们的判断,而叶青虹肯定另有动机。

        叶青虹道:“我没有骗你,我一直都知道那两枚钥匙在谁的身上,我也从未想过要让你们去送死!”

        罗猎道:“好,肖天雄手中的那枚避风符我帮你找回来。”

        叶青虹没想到他这次居然如此痛快就答应下来,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我答应你,找回这枚避风符后,我再也不会麻烦你们。”

        罗猎淡然道:“谈不上什么麻烦,既然当初我们答应过你,就不会中途反悔,不过这次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刘公馆的这次行动虽然有惊无险,可是在行动进行中却面临着失控的巨大风险,而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叶青虹。罗猎事后仔细考虑了这件事,并没有将叶青虹的行为简单归纳为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认为叶青虹另有目的,虽然此前两人在瀛口西炮台有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可是叶青虹应当还有事情瞒着自己,此女的心机远比她表现出的更为深沉。

        叶青虹道:“说来听听!”

        罗猎道:“我的规矩就是你不可过问这次的行动,更不可以参予其中!”

        叶青虹愣了一下,罗猎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他要将自己排除在这次的行动之外。叶青虹的目光迅速由刚才的平和变成了愤怒,她提醒罗猎道:“你不要忘了谁是你的雇主!”

        “我只是答应帮你找回钥匙,至于怎样去找,和什么人一起去找应当由我来决定,你所要做得就是尽可能为我提供所需要的一切条件。如果叶小姐觉得我的要求很过分,大可另请高明!”

        叶青虹怒视罗猎,罗猎的目光却依然古井不波,两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叶青虹的目光终于软化了下来,她点了点头,心有不甘道:“我可以不去,但是陆威霖必须要和你们一起!”或许是因为担心罗猎会断然拒绝,她又补充道:“他枪法过人,军事素质过硬,应该会对你们接下来的行动有很大帮助。”

        罗猎微笑道:“你的人我一个不用!”无论陆威霖怎样出色,都不会让他加入,罗猎可不想身边多一个人监视。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表情显得有些无奈,对罗猎的性情她已经非常了解,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别人根本无法改变,颓然道:“好吧!”

        罗猎道:“记住,不要过问我们的行动,更不要尝试跟踪我,如果你违背了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条件,咱们的合作就此结束。”

        叶青虹被他的强势和霸道激怒,可又不得不强忍住心中的愤怒,冷冷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罗猎呵呵笑了起来:“叶小姐或许可以考虑返回黄浦,三个月内,我一定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叶青虹道:“你需要什么?”

        罗猎道:“这个世界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所以叶小姐只需为我们准备好足够的现金,其他的事情您无需操心,更无须过问,还有不要让人跟踪我,否则此前的交易全部作废!”

        叶青虹的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发红,罗猎摆明了失去了对自己的信任,他不但要将自己排除出行动之外,还要重新拟定整个计划,利用这种近乎霸道的方式获取对接下来行动的绝对控制权。

        再次来到罗氏木厂,这里早已是人去楼空。罗行木将木厂的地契交给了罗猎,罗猎已经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虽然是白天进入这里,满院横七竖八的棺材仍然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瞎子对那晚被压在棺材里面的经历记忆犹新,如果不是罗猎坚持要来,他才不会再次踏足这个地方,有了上次的经历,今次瞎子学了个乖,跟在罗猎身后寸步不离,今天他们的身边还多了一个麻雀。

        他们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并没有发现罗行木所说的密室,事实上这里除了棺木和纸人纸马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活物。

        瞎子已经适应了这里的诡异气息,指了指坤位的狗舍道:“那天就是从这里面窜出来一条狼青,差点没我给吓死!”

        麻雀奚落他道:“胆小鬼!”

        瞎子道:“人吓人都能吓死人,更何况是狗?”他举步向狗舍走去,方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一声犬吠,吓得瞎子瞬间停下了脚步,不过马上又明白过来,声音来自身后,是罗猎故意吓他的,瞎子头都不回举起右臂,潇洒地竖起了中指:“靠!”

        狗舍内果然空无一物,那头狼青想必已经被带走了。

        瞎子道:“都走了,狗都不在了!”

        麻雀向罗猎道:“这里只不过是他用来转移视线的地方。”此前她已经将这座木厂搜索了一遍,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她并不认为罗行木会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罗猎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内心中却总觉得一切绝非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