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控制权】(上)

第二十九章【控制权】(上)

        距离奉天城还有二十公里的时候,货车在路边停靠。

        罗猎还以为再次遭遇盘查,内心正在警惕之时,听到有脚步声向自己走近,有人从外面提了一下自己容身的箱子,用日语说道:“这个,还有那个,给我搬下去!”

        罗猎从声音听出是麻雀,这才放下心来,此前分别之时,麻雀就和他约定,会在奉天城外接应,想不到这么快就到了,其实麻雀一直都开车尾随着这辆货车,来到奉天城外,确信已经彻底离开了险境,这才让人卸货。

        负责押运的人并不清楚车内装的什么,一起动手将装有罗猎和瞎子的箱子搬了下去,罗猎倒还罢了,装瞎子的那只木箱份量极重,两名搬运工费了好大力气方才将箱子搬了下来。

        卸货之后,货车继续向前方行进。

        麻雀等到货车远去,方才取出钥匙,将两只箱子先后打开,瞎子和罗猎先后从箱子里面站起身来,瞎子顾不上说话,一瘸一拐地跑到道路旁的杨树后面,这一路可把他给憋坏了,不一会儿就响起哗哗的流水声。

        麻雀皱了皱鼻子,显然对瞎子这种缺乏素质的行为极其反感,拉开车门先行坐了进去。

        罗猎将两只箱子扔到路边的水沟里,然后没有急于上车,而是原地舒展了一下手臂,手足的麻木感稍稍减弱之后,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燃,逃离了瀛口心情自然也变得轻松了不少,总算可以悠闲自在地抽一支烟了。

        麻雀看到他怡然自得的样子,突然摁响了喇叭,罗猎还没什么,躲在大树后撒尿的瞎子吓得打了个激灵,身体一摆,尿了自己一裤子,瞎子这个郁闷啊!人吓人吓死人,真要是把下半身吓出毛病来,他找谁赔去?又酝酿了一会儿尿意,方才把膀胱中残留的那泡尿处理干净,提好裤子,蔫不唧地把湿漉漉的手在屁股后面擦了擦,这才慢吞吞来到罗猎的身边。

        罗猎借着车灯,看到瞎子裤子上湿漉漉的一大片,不禁乐了起来。

        瞎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笑个屁啊!你丫有没有同情心?”气呼呼来到后面坐了,重重关上车门,抱怨道:“催什么催啊?吓死我了!”

        麻雀又摁了下喇叭,明显不是在催他。

        罗猎这才将烟蒂摁灭,转身向汽车走去。

        瞎子在车内使坏道:“我就见不得他这副趾高气扬故作潇洒的熊样,开车,让他跟着跑一会儿。”

        麻雀等到罗猎伸手去拉车门的时候,突然一脚油门踩了下去,罗猎拉了个空,脚步一个踉跄,汽车擦身而过,已经甩开自己十多米然后停在那里,罗猎摇了摇头,然后向汽车走了过去,刚一靠近,车又开走。

        瞎子乐得哈哈大笑,麻雀也是忍俊不禁。

        罗猎后面大声道:“再敢捉弄我,我可真急了!”

        瞎子摇下车窗,大脑袋伸出窗外:“你倒是急给我看看!”

        罗猎作势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要丢他,瞎子吓得把脑袋缩了进去:“开,让丫的自由奔跑一会儿……”

        罗猎被几经捉弄之后,总算搭上了车,气喘吁吁坐在副驾上,向麻雀扬起了拳头,麻雀美眸圆睁,一副英勇不屈的样子:“你敢!”

        蓬!却是罗猎反手一拳捣在瞎子眼睛上,当然不是很重,瞎子夸张地惨叫一声,捂着眼睛躺倒在后座上:“罗猎,你好狠!”

        罗猎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轻声道:“麻雀,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尿骚味?”

        麻雀经他提醒果然闻到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

        瞎子此刻裤子还湿漉漉的,听到罗猎的话感觉比被人打一巴掌还要难受,猛然扑了上去,从后方熊抱住罗猎,一双大胖手捂住罗猎的口鼻:“这才是!”

        黎明刚刚到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靠在金源路的一座小白楼前,麻雀透过车窗看了看这座小白楼,屈起手臂轻轻捣了捣身边的罗猎,睡梦中的罗猎清醒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首先确定了一下地点,然后转身看了看瞎子,瞎子就像一只冬眠的熊一样蜷曲在后座上,面孔朝着椅背,屁股向外,香甜的鼾声惊天动地。

        罗猎道:“一起进去?”

        麻雀摇了摇头道:“不了,你们兄妹的事情我不介入,更何况你也不想我进去对不对?”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

        “虚伪!”

        瞎子此时突然醒了过来,惊呼道:“妈呀,吓死我了,吓死我!罗猎,罗猎!”叫过之后方才意识到仍然坐在车内。

        麻雀笑道:“你们兄弟两人的感情可真深呢。”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排第三,第一是他妈,第二是他外婆,第三是我。”说完他又接着摇了摇头道:“不对,我和他外婆之间还隔着无数个美女。”

        瞎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就重色轻友了咋地?”

        再次走入这座小白楼,罗猎感到心情轻松了许多,同时在内心深处也萌生出些许的期待,虽然他不愿承认,可是他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这场即将和叶青虹的会面还是有些期待的。

        无论叶青虹的最终动机是什么?他都希望叶青虹顺利脱困,虽然叶青虹的手段稍嫌极端了一些,可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叶青虹没有杀死刘同嗣,已经是手下留情,这其中或许还顾及到自己和瞎子仍未脱身的缘故,如果杀死了刘同嗣必将引起整个南满震动,刘公馆乃至瀛口周边的盘查只会更加森严,他们想要脱身恐怕更加困难。

        瞎子双手抄在衣袖里面,从刘公馆中窃取的财物不知被他藏到了什么地方,在他看来除了那枚七宝避风塔符之外,叶青虹对其他的东西也不会有任何的兴趣。

        叶青虹已经来到小白楼的门前迎接,看到罗猎和瞎子无恙归来,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两人都穿得破破烂烂,嘴上还特地黏上了胡须伪装,不过叶青虹仍然从身形认出了他们。

        瞎子小声在罗猎耳边嘟囔着:“笑里藏刀,你要小心这个女人。”接触的时间越久,越是觉得叶青虹心性复杂,瞎子对她也从开始的盲目迷恋变成了现在的警惕。

        罗猎大步走了过去,来到叶青虹身边,将藏在掌心中的七宝避风符递到她的面前,叶青虹从他掌心中捻起七宝避风符,扫了一眼就装在了衣兜里,轻声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瞎子一旁阴阳怪气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叶青虹没有搭理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转身走入小白楼内。

        三人坐下之后,佣人送上刚刚沏好的红茶,罗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品味着那杯红茶。

        瞎子一双小眼镜打量着叶青虹,他也没说话,不得不承认叶青虹实在是美丽动人,今儿这身海蓝色的洋装更显风姿无限,瞎子来此之前已经将叶青虹想成了一个诡计多端的蛇蝎美人,甚至准备好了再见她的时候鄙视她,唾弃她,可真正见了面他内心的那点儿想法就开始松动起来,这么美的女人,心肠应该坏不到哪里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叶青虹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应当也不会利用他们,瞎子发现自己对叶青虹是无论如何都鄙视不起来,更加恨不起来。人家自己都没解释,他反倒在心底主动为叶青虹开脱起来。

        他们不说话,叶青虹也没有说话,目光透过玻璃窗欣赏着外面阳光下的喷泉,喷涌的水流在阳光的折射下溢彩流光,瑰丽迷人。

        瞎子第一个忍不住了,咳嗽了一声道:“叶小姐怎么不说话?”

        叶青虹反问道:“说什么?”

        瞎子道:“比如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又或者问问我们是如何逃出来的?”他和罗猎历尽千辛万苦,在麻雀的帮助下方才顺利逃离瀛口,在瞎子看来叶青虹理当表示一下关心,毕竟瀛口的这场麻烦是因她而起。

        叶青虹温婉一笑,她的笑容如此明媚,足以让冰雪消融,瞎子看得不由得呆了,张大了嘴巴,整个人如同泥菩萨一样定格在那里。

        叶青虹望着罗猎:“你们是如何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