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下水道】(下)

第二十八章【下水道】(下)

        罗猎将白银避风符捻在指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会儿,上面果然和此前黄金避风符上一样用满文镌刻着道德经,只不过内容不同,底部的印章无论大小还是字体全都一模一样,从外表形状来判断应该和此前的黄金避风塔符属于同一系列的作品。

        瞎子道:“看不出这玩意儿有什么特别,罗猎,你觉得这避风塔符当真那么重要?”

        罗猎没说话,只是将白银避风符轻轻放在炕桌上。

        瞎子道:“不是我多疑啊,假如这避风符真的那么重要,她叶青虹又怎么会放心让咱们去盗?难道她不怕咱们见财起意据为己有?你说她该不是利用咱们转移注意力吧?”这货一本正经的模样居然透露出难得一见的睿智。

        罗猎似乎没有听到瞎子的这番话,继续检查着瞎子从保险柜中得来的东西。

        瞎子忍不住道:“怎么不说话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连我都能想到你该不会没有想到吧?”

        罗猎道:“就算被你说中又能怎样?”

        瞎子愣了一下,不错,就算被他说中又能怎样?行动已经完成,所有一切既成事实,自己根本就是事后诸葛亮。他不甘心道:“咱们不能就这样白白被她欺骗,被她摆布,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瞎子越说越是激动,小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大圆脸也涨得通红。

        罗猎看到瞎子情绪激动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瞎子因他的态度居然有些生气了,指责道:“笑个屁啊?被女人骗成这样,居然还笑得跟个傻逼一样!”

        罗猎丝毫没有动气,将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轻声道:“如果叶青虹真是瑞亲王的女儿,那么她最想做得就是复仇!我们只是她复仇过程中的棋子,如果叶青虹不是瑞亲王的女儿,那么她的目的就是瑞亲王留下的秘密宝藏,我们一样是她通往密藏的垫脚石,从一开始她就在利用咱们,我从未相信过她!”

        瞎子道:“那你还甘心被她利用?”

        罗猎道:“我们有短处握在他们的手里,不然何以会老老实实来到满洲。”

        瞎子此时方才想起外婆仍然在穆三寿的控制中,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刚才的那点儿脾性瞬间消失殆尽。

        罗猎道:“叶青虹想做什么对咱们来说并不重要,最重要得就是保证咱们兄弟平平安安地回去。”

        瞎子点了点头:“罗猎,我看麻雀那妞倒还算仗义,如果没有她,咱们今晚可就麻烦了。”

        罗猎微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以为她肯白送这么大一个人情给咱们?”麻雀和叶青虹同样背负家仇,同样智慧超群,接近他们也同样抱有目的。

        瞎子很纠结地咬了咬嘴唇,两位美女在心中的美好形象几乎在瞬间垮塌,相比较而言还是罗猎这个损友更靠谱一些,憋出一句话道:“蝮蛇舌中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罗猎哈哈大笑,拍了拍瞎子的肩膀道:“没那么夸张,早点睡吧。”

        瞎子点了点头,把金条塞在枕头下枕着,虽然有些硌得慌,可内心踏实,找了个最舒服的体位躺下,却见罗猎又披上衣服准备出门,不禁诧异道:“大半夜的,你干啥去?”

        “方便!”

        罗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繁星满天,却发现麻雀就坐在屋顶上。麻雀也在同时看到了他,朝他笑了笑。

        罗猎沿着搭在屋檐旁的木梯爬了上去,来到麻雀的身边坐下,抬起头来,正看到空中皎洁无瑕白如银盘的月亮,轻声道:“好兴致,这么晚了还顾得上赏月!”

        麻雀道:“睡不着。”

        “心里有事儿?”

        麻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十指交叉,向前舒展了一下身姿,小声道:“得手了?”

        罗猎点了点头:“就算是吧,等到了奉天,把东西给她就算交差了!”

        “然后呢?”麻雀月光般纯净的眼神静静落在罗猎的脸上。

        “然后回黄浦,找个温柔贤惠的老婆,生一双可爱的小儿女,安安生生地过日子!”

        麻雀一双秀眉顿时凝结起来,温柔平和的目光也变得煞气十足。罗猎却在此时笑了起来。

        麻雀这才意识到这厮是在故意捉弄自己,哼了一声道:“想好了再说,背信弃义的家伙绝没有好下场。”

        罗猎紧了紧身上的老棉袄,舒了口气,眼看着面前的那团白雾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低声道:“苍白山就快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麻雀道:“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熬不住寒风刺骨又怎能欣赏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

        罗猎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麻雀微笑道:“你不会后悔。”她停顿了一下又道:“罗虹真是你妹妹?”

        罗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麻雀却道:“不像,肯定不是一个娘生得!”

        罗猎道:“你不信可以去问她。”心中却明白叶青虹的事情瞒不过麻雀,毕竟自己在黄浦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们盯上,此间发生的事情应该早已在他们的掌握之中,麻雀至少应该知道叶青虹的歌女身份,只不过她没有说破罢了。

        麻雀摇了摇头道:“我对她的事情没兴趣,我们的事情也不想让她参予。”

        罗猎道:“这两天的风声会很紧,咱们如何离开瀛口?”

        麻雀道:“明天会有一车图书送往奉天图书馆,咱们搭乘货车过去,你和瞎子藏身在盛书的箱子里。”

        “途中会不会遭遇盘查?”

        “兴许会,不过不会遭遇仔细搜查,毕竟这批货是玄洋会社负责押运。”

        罗猎沉默了下去,想起麻雀此前帮助自己解围的事情来,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麻雀和日方的关系很好,虽然罗猎并不喜欢日本人,可是在目前的状况下,借用日方的力量逃离瀛口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第二天上午,罗猎和瞎子一起跟随常发一起来到南满图书馆,他们伪装成搬货的工人,来此之前麻雀亲手为他们两人进行了伪装,两人也算是切身感受到了麻雀高超的易容术,现在就算他们自己对着镜子也很难认出自己,不过两人的体态身形一时间无法改变。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决定躺在装书的木箱中偷偷离开。中午吃饭的时候,趁着无人,两人就钻入了事先为他们安排的木箱。

        来此之前,罗猎已经听说了刘同嗣耳朵被人割掉的消息,这更验证了他的预感,叶青虹果然还有事情隐瞒自己,她前来瀛口的真正目的或许并不是窃取七宝避风符,昨晚在自己离开书房之后,她应该又单独询问了刘同嗣一些事情,临行之前,也没有放弃对刘同嗣的报复,割下了刘同嗣的一对耳朵,以泄心头之恨。

        罗猎并不担心叶青虹的去向,在预定的计划中,她早已选好了退路,或许瞎子说对了,从一开始,叶青虹就把他们两人作为棋子,在得手之后就可抛弃,正是因为自己的警惕,叶青虹才不得不选择退让,乃至让麻雀加入了计划之中,正是麻雀的加入给他们提供了安全逃离的机会,他和瞎子方才全身而退。

        货车在颠簸中行进,中途几度遭遇卡口盘查,还好有惊无险的渡过,毕竟这批货属于玄洋会社押运,在瀛口,乃至在满洲,日本人拥有着超人一等的特权,几次检查也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