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有刺客】(下)

第二十七章【有刺客】(下)

        陆威霖拽了拽事先缚在钟楼横梁上的绳索,确信结实可靠,这才沿着绳索滑落,距离下方屋顶还有两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放开绳索,腾跃到屋顶上,通过瞄准镜向下方望去,却见数十名闻讯赶来的军警已经率先来到了刘公馆前,一支小队同时迅速向钟楼的位置靠近。

        陆威霖摇了摇头,沿着屋脊大步飞奔,靠近边缘的刹那,他腾空而起,飞跃过近两米的空隙,落在下一栋房屋的顶部,下一个伏击点位于刘公馆的东南,他只需再拖延对方一段时间,就可以功成身退。奔跑中陆威霖抬起左腕看了看时间,从停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五分钟,如果再能拖延五分钟,罗猎和瞎子应该可以圆满完成他们的任务。

        陆威霖再度腾跃而起落在对面的屋脊之上,他的脚步刚刚落下,就看到一道身影趴在屋脊之上,陆威霖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出于本能的反应,他的身躯迅速扑倒下去然后沿着倾斜的屋檐向下方滚落。

        蓬!蓬!连续两声枪响,子弹贴着陆威霖的身体呼啸低飞,陆威霖惊出了一身冷汗,跌出屋檐的时候他保持着面部朝上的姿势,双手从腰间掏出了勃朗宁手枪瞄准屋脊上潜伏在那里的敌人连续射击。

        对方刚刚射空了两枪,正准备瞄准目标完成第三次发射,可是陆威霖已经抢在他之前完成了两次射击,子弹穿透伏击者的身体,伏击者沿着倾斜的屋顶惨叫着滚落下去。

        陆威霖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面上,他的身体刚刚接触地面,顾不上高空坠落的疼痛,就拼命撞开房门冲入其中,他是第一流的杀手,对于死亡有着超人一等的嗅觉,一排子弹倾泻在他刚才坠落的地方,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弹坑,黑色的冻土带着硝烟和冰屑弥散在夜色中。

        陆威霖惊魂未定地转身望去,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银色的月光下,一个黑色的棒槌正翻转着向房内飞来。陆威霖的瞳孔因为惶恐而扩展,他跳上火炕用自己的身体撞击在纸糊的木格窗上,在他撞开木格窗的刹那,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然后他的身体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甩了出去,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手榴弹爆炸的冲击波震飞,飞出足足十多米的距离,撞击在后院的土墙上,风化严重的土墙根本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冲击力,轰然倒塌,一时间泥土飞扬。

        陆威霖还未从地上爬起,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烟尘之中,手中的枪口瞄准了陆威霖的心口。

        呯!枪声响起,陆威霖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却见自己的胸口完好无恙,再看举枪瞄准自己的男子已经摇摇晃晃倒了下去,不远处现出一个朦胧的身影,低沉的声音道:“你欠我一条命!”

        爆炸的余波让整个刘公馆为之晃动,惊慌失措的宾客纷纷四散逃离,而刘公馆的警卫却已经将各个出口封闭,一是为了防止潜入者趁乱逃出,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保护前来的宾客,毕竟外面隐藏的狙击手短时间内已经接连枪杀五人,一时间大厅内陷入更加惶恐的气氛中。

        瞎子和罗猎两人合力取下卧室内的油画,敲了敲油画背后的墙板,果然发出空空的声音,敲开这块墙板,藏在后方的保险柜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爆炸刚好在此时发生。

        两人脚步踉跄了一下,相互扶住对方,彼此对望了一眼,瞎子忍不住道:“我靠,打仗吗?这么夸张?”罗猎示意他继续,自己则快步来到窗前,小心拉开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却见刘公馆的东南方烟火升腾,爆炸应该是在那里发生,心中想起了负责在外围接应的陆威霖,希望他不要遇到麻烦才好。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分明朝着这边而来。

        瞎子也觉察到外面的动静,停下手中的动作,将两把撸子掏了出来。两兄弟一左一右躲在房门的两侧,他们进入卧室之前已经用衣柜将房门抵住。彼此交递了一个眼神,瞎子手握双枪,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垂落到了额头上,他向上吹了口气,将那缕乱发重新吹到头顶。在海员俱乐部的时候才是瞎子第一次用枪,不过虽然是第二次用枪,可这次显然要比上次稳健了许多,也大胆了许多。

        罗猎撩开皮风衣,从腰间抽出两枚飞刀,对方来得要比他预想中更快一些,看来应当是叶青虹那边出了问题。就在两人严阵以待,准备和对方展开一场激战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从公馆内部响起,爆炸发生在公馆的地下室,爆炸从地底发生,整座刘公馆剧烈晃动起来,客厅巨大的水晶吊灯也从屋顶坠落下来,人群四散逃离,水晶灯摔在地上,水晶珠迸射的到处都是,爆炸引起的火势迅速燃烧了起来,浓烟从地下室向上蹿升出来,这次的爆炸让正在靠近卧室警卫暂时放弃了搜索,匆匆向爆炸地点赶去。

        罗猎和瞎子都被这声爆炸震得心血沸腾,外面纷杂的脚步声已经远去,罗猎向瞎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开保险柜。

        瞎子仍然处在爆炸后的耳鸣之中,他摇摇晃晃来到保险柜前,按照罗猎问出的数字拧动密码盘,果然顺利将保险柜打开。打开事先准备的口袋,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保险柜里面的金银细软全都装到其中。气喘吁吁地来到罗猎身边,做了个OK的手势。

        罗猎将房门拉开一条细缝,瞎子举目向外面望去,外面浓烟滚滚,纵然他能够暗夜视物,却无法穿透烟雾,罗猎将房门关上,来到窗前,从窗口向下望去,却见下方聚集着十多名警卫,公馆内的宾客也在不断疏散到这里,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窗口逃离显然是不可能的。

        瞎子撕下被单,蒙住口鼻,瓮声瓮气向罗猎道:“咱们从正门出去!”

        罗猎点了点头,来到门前,却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慌忙举起飞刀,房门被轻轻敲响,罗猎倾耳听去,却是他们事先约定的暗号,罗猎和瞎子联手将衣柜推开,一个窈窕的身影冲破烟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却是穿着侍者衣服戴着奇怪面具的的麻雀,麻雀所戴的面具却是一款新近发明的军工产品,一战的时候,德国军队为了争夺比利时伊泊尔地区,释放了180吨氯气,导致五万名英法联军士兵中毒死亡,毒气蔓延控制的区域,动物也几乎死亡殆尽,可这一区域的野猪却幸存了下来,原来野猪闻到刺激性的气味后,就用嘴拱地,躲避气味对鼻子的刺激,而土壤被拱松之后,松软的颗粒又对毒气起到了吸附和过滤的作用,后来俄国化学家捷林斯基根据这一原理发明了防毒面具,并迅速在欧洲列国推广开来。

        不过这玩意儿在目前的中国还非常罕见,瞎子看到麻雀这身打扮,还以为她戴上面具是为了防止别人认出,觉得实在是有些夸张,禁不住笑了起来,只笑了一声,就被浓烟呛得剧烈咳嗽起来,还好刘公馆内的人群已经向外疏散,不然他夸张的咳嗽声一定会将他们暴露。

        麻雀将两只面具分别递给了罗猎和瞎子,手把手帮他们将面具戴上。罗猎和瞎子都是第一次使用防毒面具,戴上之后方才知道这丑陋如猪嘴般面具的用处,畅快的呼吸两口,心中的愉悦和舒爽实在难以形容。

        麻雀在前方引路,瞎子居中,罗猎断后。刘公馆内到处都是浓烟弥漫,每个人都忙着向外逃生,根本无人关注他们三个。麻雀并未选择从正门逃出,而是带着他们进入位于一楼的厨房,指挥罗猎和瞎子两人合力掀开靠近水槽处的污水口,麻雀率先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