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吐真剂】(下)

第二十六章【吐真剂】(下)

        瞎子远远眺望着,先是叶青虹和刘同嗣一起进入了书房,然后又看到罗猎和谢丽蕴一起向书房走去。

        伪装成侍者的麻雀再度来到瞎子身边,小声道:“他们若是得手,我们马上撤退。”

        瞎子从托盘中拿起了一杯红酒,猛灌了一口道:“好事多磨,总觉得没那么容易。”

        麻雀白了他一眼:“真把自己当成料事如神的半仙了?少喝点,小心酒醉误事!”

        瞎子道:“我就那么点爱好。”心说美女没我份,美酒我多喝点怎么了?

        在听到罗猎传递的敲门信号之后,叶青虹打开了房门,罗猎带着已经被他成功催眠的谢丽蕴走入书房内,扫了一眼躺在上的刘同嗣,罗猎低声问道:“如何?找到了没有?”

        叶青虹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带在身上!”

        谢丽蕴双目茫然,望着叶青虹喃喃道:“你是谁?我好像从没见过你……”话没说完,叶青虹已经扬起手来,在她颈后给了一记,砸得谢丽蕴晕了过去,罗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看到叶青虹下手如此冷酷果决,心中暗叹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论到辣手摧花还是女人更狠心一些。他不由得暗自叹息,谢丽蕴本来还有用处,他已经将谢丽蕴成功催眠,原本希望从刘同嗣口中问出结果,然后再利用谢丽蕴进行掩护,得手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刘公馆,可他的计划已经被叶青虹鲁莽地破坏了。

        叶青虹将谢丽蕴双手捆了,然后又从她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塞入她的嘴巴里。

        这会儿功夫,罗猎又把刘同嗣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果不其然,并没有找到那枚银质的七宝避风塔符,叶青虹来到他身边低声道:“怎么办?”

        罗猎没有马上回答,叶青虹掏出暗藏的袖珍手枪:“我不信问不出实话!”

        罗猎伸出手去将她的手枪推到了一边,然后从里面的口袋中取出一个烟盒,打开烟盒,里面并没有香烟,而是暗藏着玻璃注射器。叶青虹不解地望着他,罗猎此前并未将这些事全盘相告,这厮对自己果然有所隐瞒。

        罗猎道:“他戒心很重,我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催眠他,所以不得不借助这种方法。”他熟练地敲开针剂,用注射器抽吸其中的药液。

        “里面是什么?”

        罗猎道:“吐真剂!适量的吐真剂,再加上我的引导,他就回老老实实交代清楚。”扬起注射器将针管刺入刘同嗣的颈部。

        谢丽蕴此时悠然苏醒,惶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叶青虹走了过去,又撕下她的一块衣服将谢丽蕴的眼睛蒙住。

        因为针扎的疼痛,刘同嗣居然从麻醉中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眼,脑子里虽然残存者些许的意识,可是他并没有搞清眼前的状况,视野中看到的全都是虚幻的重影。

        罗猎道:“瑞亲王曾经送给你一枚纯银护身符,你把它放在了哪里?”

        罗猎的声音在刘同嗣听来节奏极其缓慢而且低沉,仿若来自九天之外,又好像是发生于梦境之中。他竭力睁开双目,心中想着千万不能说,可是他的嘴巴却不受意识的控制,低声道:“我……我放在卧室的保险柜里……”

        叶青虹心中暗暗惊喜,想不到罗猎的吐真剂果然奏效,她凑上来问道:“保险柜在什么地方?”

        刘同嗣道:“就在床后夹墙内。”老奸巨猾的刘同嗣在吐真剂的作用下将这件事里里外外交代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保险柜的密码也老老实实说了出来,叶青虹问完,向罗猎道:“你去跟瞎子会合,把东西取回来,我负责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罗猎点了点头,这边的事情自然要交给叶青虹收尾,低声道:“你尽快离开这里。”

        叶青虹应了一声,罗猎出门之前不禁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叶青虹也在看着他,嫣然一笑道:“你自己多加小心。”

        罗猎离开书房,很快就留意刘公馆的管家东生正朝这边看来,先是刘同嗣和叶青虹走入书房,然后又看到罗猎和三姨太谢丽蕴一起进去,而现在是罗猎一个人走出来,虽然东生心中奇怪,可是没有主人的吩咐他是不敢贸然进入书房一探究竟的。

        叶青虹选择留在书房内也是为了避免外人生疑,如果她和罗猎同时离开,必然会引来怀疑,她留在书房内,会给他人一种刘同嗣夫妇仍然在书房内会客的错觉。

        当然叶青虹的目的不仅如此,罗猎离去之后,她再度将书房的房门反锁,来到刘同嗣面前,趁着吐真剂的药效没过,低声问道:“你将圆明园福海下面的密藏转移到了什么地方?”

        刘同嗣拼命摇头,叶青虹显然问到了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他正在竭力抗拒,避免回答她的问题,可是在药效的作用下,他的口舌仍然不受控制,叶青虹的声音仿佛拥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他痛苦地闭上了双目,颤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撒谎,是你出卖了自己的主子,背着他转移了密藏,又向敌人提供他的去向……”

        “不是我……不是我……是弘亲王载祥……”刘同嗣满脸是汗,他竭力想从目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可是始终未能如愿。

        叶青虹听到弘亲王的名字,内心不由得一怔,秀眉颦起,俏脸之上现出疑云:“你撒谎!弘亲王分明已经死了!”

        “我没有……我没骗你……我也是受害者……我本想跟他合作,可是他却背信弃义……他没死……”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有人见过他……一年前他曾经在汉口出现过……”

        叶青虹从右腿的外侧抽出匕首,在刘同嗣的眼前晃动,冷冷道:“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罗猎来到瞎子的身边,看了看书房的方向,仍然房门紧闭,叶青虹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他心中隐然觉得有些不对,叶青虹该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手刃仇人吧?东生的目光仍然追踪着罗猎,虽然相隔遥远,罗猎仍然从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怀疑,低声向瞎子道:“情况有些不对,停电之后马上展开行动!”

        瞎子低声道:“叶青虹好像还没出来。”

        罗猎心中暗忖,叶青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书房内的两个人都不可能对她构成任何的威胁,反倒是叶青虹有可能伤害到他们两个。虽然他答应麻雀不会杀死刘同嗣,他也特地交代了叶青虹,可是行动一旦开始,很多事情就偏离了他的控制,刘同嗣的生死目前掌控在叶青虹的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如果叶青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报仇,那么她十有八九不会放过这个手刃仇人的机会,一旦如此,他们的处境必然变得凶险重重。

        罗猎走向扮成侍者的麻雀,从托盘中拿起一杯红酒,麻雀提醒他道:“那管家应该是怀疑了,正在向书房走去。”

        罗猎喝了口酒,眼角的余光向书房望去,果然看到东生向书房走了过去,低声道:“马上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