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吐真剂】(上)

第二十六章【吐真剂】(上)

        酒会正式开始之前,刘同嗣作为主人例行致辞祝酒,他在谢丽蕴的陪同下来到大厅中央,站在台阶上笑逐颜开道:“诸位尊敬的先生,诸位尊敬的女士,承蒙大家接受在下的邀请,前来参加敝府举办的这个酒会,在这里我和夫人深表荣幸,对诸位的到来致以最热烈的欢迎!”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刘同嗣在掌声中愈发显得容光焕发,等到掌声平息之后,他继续道:“在下承蒙大总统信任,接受国民政府委任,就任辽沈道尹之职,深知责任重大,一直以来,在下秉持着和各方友好共赢,振兴地方经济,提升百姓福祉的理念,也欣慰地看到在我的努力下,在诸位的精诚合作下,瀛口的治安变得越来越稳定,经济变得越来越发达,今日邀请诸位前来,就是为了共商大计,为瀛口未来更好的发展出谋划策,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瀛口越来越好,不久的将来,把瀛口变成东方的又一个黄浦!把瀛口变成满洲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慷慨激昂兼有鼓动性的演说自然又博得了一片掌声,祝酒词说完之后,刘同嗣举起酒杯先干为敬。

        酒会的气氛也随之变得热烈起来。

        身为主人的刘同嗣自然成为了众所瞩目的中心,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从人群中突围出来,看到不远处叶青虹正在朝自己看着,刘同嗣先是看了看谢丽蕴,谢丽蕴正在和俄国领事夫妇聊天,趁着这会儿功夫刘同嗣向叶青虹走了过去,刚巧此时舞曲响起。

        叶青虹来到刘同嗣面前,娇滴滴道:“不知我有无荣幸邀请署长大人跳一支舞呢?”

        她的话正合刘同嗣的心意,刘同嗣微笑点头道:“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他礼貌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牵着叶青虹的手走下舞池。

        罗猎将喝完的酒杯放在侍者的托盘内,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道:“看你的十点钟方向!”

        罗猎心中一动,这声音分明是麻雀,他按捺下去看麻雀的好奇心,顺着她的指引向十点钟方向望去,却见日本领事鸠山秋二正在和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聊天,那男子身材瘦削,头发灰白,长发垂肩梳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颌下留着山羊须,右眼和左眼的质感完全不同,灯光的映射下发出贼亮的反光,罗猎一眼就看出此人的右眼应该是假眼,十有八九是用琉璃珠制作而成。

        麻雀将倒好的一杯红酒递给罗猎道:“他叫琉璃狼,苍白山狼牙寨的三当家郑千川,也是狼牙寨肖天行手下第一智将!他的右眼是瞎的。”

        罗猎暗忖,肖天行和日本人何时有了联络?难道这厮偷偷投靠了日本人?

        麻雀接下来的话解开了他心中的谜团。

        “还记得劫持我的那几个人吗?已经被日本人放了,应该和他的背后活动有关。”

        罗猎没有说话,抿了口酒,将酒杯放在托盘内,然后向远处独自坐在那里的谢丽蕴走了过去,此时谢丽蕴的目光正牢牢盯在舞池的中央,刘同嗣揽着叶青虹的纤腰翩翩起舞,叶青虹的舞技自不必说,却想不到刘同嗣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舞林高手,虽然身穿中式长袍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流畅舞步。

        叶青虹嫣然笑道:“刘署长舞跳得真好!”

        刘同嗣双目望着叶青虹清丽绝伦的俏脸,感觉自己就快沉溺在她一双清泉般的美眸之中,微笑道:“罗小姐的舞姿才是曼妙轻盈,你是我有生以来最好的舞伴,绝不是恭维哦!”他不但是老江湖,同样也是情场老手。

        叶青虹俏脸微红,泛着羞涩道:“署长大人见笑了,我们兄妹在美利坚生活多年,我学无所成,只是对舞蹈和音乐感兴趣,在中华这都是不务正业。”

        刘同嗣摇了摇头道:“哪里,哪里,舞蹈音乐乃是最高尚的艺术,其存在的价值绝不次于美术和书法这些传统艺术,中华几千年来的封建观点早就应当变革了,若是拘泥于传统,我堂堂中华何日才能真正崛起?”

        叶青虹美眸生光,一脸崇敬道:“署长大人深明大义,宏图大志,理想远大,推崇变革,为中华之崛起而兢兢业业,为百姓福祉呕心沥血,我从小最敬佩得就是您这样的中华脊梁。”

        刘同嗣听得这个舒服,握住叶青虹的手不由得又抓紧了几分,美人近在咫尺,呼吸之声相闻,幽香阵阵,让人心旌摇曳,这会儿刘同嗣早已将他的那位三姨太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叹了口气,感慨道:“老咯!现在的时代已经属于你们年轻人了。”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署长大人不老,成熟睿智的男人才是最优秀的,我最欣赏得就是署长大人这样开明的英雄人物。”

        刘同嗣心头一热,灼热的目光看得叶青虹低下头去,刘同嗣只当是她害羞,却想不到叶青虹恨不能现在就砍下他的脑袋。

        “刘夫人,我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罗猎来到谢丽蕴的身边,谢丽蕴的目光从叶青虹的身上收回来,望着眼前的罗猎,抿了抿樱唇,瞬间就已经做出决定。

        一曲结束,意犹未尽,叶青虹波光潋滟的美眸望着刘同嗣,小声道:“署长大人,关于在瀛口开厂办实业的事情我想单独跟您说呢。”

        刘同嗣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道:“现在好像不是时候吧?”

        叶青虹娇滴滴道:“不会耽搁您太久的时间,有些话不方便在人前说,您难道不明白吗?”她轻轻牵了牵刘同嗣的手。

        刘同嗣感觉自己骨头都酥了,低声道:“去书房说!”

        谢丽蕴又被罗猎请下了舞池,目光仍然追寻着叶青虹的身影,咬了咬樱唇,心中没来由一阵恼怒,在罗猎的手臂上用力掐了一把,罗猎负痛却没有出声,谢丽蕴感受到来自他肌肉的弹性,这种坚韧和弹性是刘同嗣早已松弛的身体并不具备的,她有些幽怨地小声道:“你妹妹跟我家先生去了书房。”

        罗猎微笑道:“我特地安排的!”

        谢丽蕴愕然望着他,不知他做出这样的安排究竟是何目的?

        罗猎右手稍稍加了加力,让谢丽蕴的身体更加紧密地靠近了自己,压低声音道:“不然,我们怎么能有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和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面对面调情这种感觉让谢丽蕴不由得脸红心跳,她甚至忘记了叶青虹和刘同嗣带给自己的不快,娇躯轻轻拧动了一下,用意却并非是挣脱,这样的动作却让身体的接触和摩擦感受越发细致,谢丽蕴的呼吸都开始变得灼热了起来,她的内心也开始不安分,小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不怕老头子知道?”

        罗猎微笑道:“难道你没听说过色胆包天?”

        谢丽蕴道:“只可惜你选错了对象!”语气却透着骨子里的柔媚,望着罗猎灼热的双目,她感觉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让她产生了就此睡去的欲望。

        罗猎柔声道:“看着我,你究竟在逃避什么……”

        谢丽蕴鼓起勇气再度望向他的双眸,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醉酒的人,迷失在他雾一样的双眸之中。

        刘同嗣和叶青虹走入书房,叶青虹反手将房门掩上反锁,刘同嗣看到叶青虹的举动仿佛明白了什么,转身想要拥住叶青虹,却被叶青虹伸手掩住了嘴巴,确切地说是口鼻,刘同嗣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略带甜味的味道是从叶青虹掌心中的手帕上传来,刚才关门的刹那已经用乙醚将手帕浸湿,色迷心窍的刘同嗣吸入乙醚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短暂的昏迷状态,身躯软瘫在了地上。

        叶青虹冷冷望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刘同嗣,迅速开始搜身。

        求点推荐票,眼看新书期就要过去,还没在新书第一的位置上呆过,大家多投点票,让老章鱼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