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老白茶】(下)

第二十五章【老白茶】(下)

        福伯道:“你手法不差,眼力也不差,可盗术也和其他门类一样,手法练到一定的地步就会止步不前。盗门之中拥有一流手法和一流眼力的人何止万千,这些人能够称为高手,可是真正想再进一步实现突破却是少之又少,你知不知道你差在哪里?”他缓缓转过身去。

        瞎子摇了摇头,恭敬道:“请前辈指点!”

        福伯道:“无论外人怎样看待盗门中人,可是盗门中人从不以盗为耻,盗亦有道,是为侠盗,人活在世上但求无愧于心,为盗者也是这样。”

        瞎子心中暗忖,窃贼就是窃贼,偷人东西又怎能无愧于心?莫非想要成为盗门高手必须先修炼好这张脸皮?看来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

        福伯道:“这世上好人不少,坏人也有很多,若是心明眼亮,盗尽天下不良之人,劫富济贫,也称得上是功德无量!”

        瞎子以为福伯是在给自己上课,当着这位盗门宗师,他自然要装出谨然受教的样子,恭恭敬敬道:“前辈的话我记住了,从今以后,我一定擦亮这双招子,劫富济贫,把学来的本领用到对付坏蛋身上去。”

        福伯道:“眼到、手到、心到!唯有心立得住,你技艺方可实现突破,其实盗窃未必都见不得光,心中坦荡就不会在意做事的手法和途径,若是有一天,你能够做到理直气壮,就能够随心所欲地拿到一切该拿之物。”他拍了拍瞎子宽厚的肩膀道:“手法上已经炉火纯青,差得只是这里!”他指了指瞎子的大脑门。

        瞎子站在那里似有所悟,沉思了一会儿方道:“您老的意思是,把任何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当成是自家东西,千万别抱着偷窃的想法?咱们不是偷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福伯微笑道:“孺子可教也!”

        瞎子面露喜色,从福伯的这番指点中若有所悟,看来自己一直以来的目光终究狭隘了一些,以后要偷尽天下可偷之物,拿尽天下该拿之物。什么钱财,什么女人,我的!全都是我的!

        麻雀将一张地图展开在桌面,罗猎举目望去,却是一张建筑的平面图。

        麻雀道:“这张图是刘公馆的建筑结构图,相信对你应该有些用处。”

        罗猎心中暗喜,这妮子果然神通广大,图书馆内居然藏有刘公馆的详图,有了这张地图就可以事先将刘府的内部结构掌握得一清二楚,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大有帮助,他简单浏览了一下这张平面图,轻声道:“你能否保证我们安全离开瀛口?”

        麻雀道:“你只要兑现承诺,我就能保证!不过,你不要忘了,我在现场的事情,除了你和安翟之外,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罗猎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刘同嗣举办的这次酒会几乎邀请了瀛口所有的头面人物,其中有俄国领事大伯洛夫,日本领事鸠山秋二,南满英伦商会会长兰伯特,瀛口中华商会会长周泰洋,还有来自军方的几位要员。

        罗猎和叶青虹抵达刘公馆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刘公馆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不少轿车停靠在临时开辟的草坪上,不过因为是冬日,草坪已经枯黄,车轮并不会对草皮造成伤害。

        安翟从副驾上快步走了下来,装模作样地拉开车门,身穿黑色皮大衣的罗猎走下汽车,随后从车里走出了身穿黑色水貂皮大衣,身姿婀娜的叶青虹,精致的俏脸上薄施粉黛,更显妩媚动人,再配上一身华贵的服饰,当真是艳光四射,让人不敢逼视。她一手握住精致的红色镶钻蟒蛇皮手包,一手挽住罗猎的手臂,假扮成兄妹的两人一起向刘公馆的大门走去。

        安翟跟在他们的身后,望着这对假冒的兄妹,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恨不能叶青虹此刻挽住得是自己,不过这厮心底深处却不得不承认,两人走在一起实在是般配,珠联璧合。嫉妒归嫉妒,可安翟不会因妒生恨,对罗猎他永远都兴不起半点儿仇恨。更何况叶青虹对罗猎明显要比自己要好得多,安翟唯有感叹叶青虹的眼光也跳脱不了俗套,只看外表不重内心,难道她看不出罗猎是个花心大萝卜,自己才是至情至圣的小郎君。

        走上台阶之前,叶青虹停下了脚步,偏过俏脸,美眸望着安翟道:“交代你的事情你是否记牢了?”

        安翟咧着大嘴,一脸媚笑,倒不是想讨好叶青虹,而是已经带入了角色,他今天就是罗氏兄妹的保镖:“小姐放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行动之前,叶青虹就反复叮嘱他,一定不要擅自行动,尤其是要管住他的那双手,切勿见钱眼开,顺手牵羊。等到两人走远,这厮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低声骂了一句:“奸夫****顿时感觉胸口舒爽了许多。

        罗猎的目光却在四处寻找,麻雀约定今晚会在酒会现场出现,只是现在仍然没有看到她的影子,却不知她今晚会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她化妆术高超,肯定不会以本来面目出现。

        叶青虹将罗猎的表现理解为心不在焉,悄悄牵了一下他的手臂,小声道:“害怕了?”

        罗猎笑了笑,低声道:“有你陪绑,有什么好怕?”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在叶青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虽然隔着手套,叶青虹仍然芳心一震,他们已经来到门前,递上请柬,顺利进入公馆大门。

        公馆内外张灯结彩,刘同嗣协同三姨太谢丽蕴在门口迎接,虽然刘同嗣共有三位夫人,可其中两位长居北平,只有谢丽蕴最得他的宠爱,也得以陪伴身边,所以外界都将谢丽蕴尊称为刘太太,而不知另外两位夫人的存在。

        罗猎两人走入之时,刘同嗣正在和英伦商会会长兰伯特寒暄,别看刘同嗣身穿传统长衫,却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兰伯特谈笑风生,他早年追随瑞亲王奕勋,出访列国,学习海外先进技术和制度,在长期的出访过程中不但学会了多国语言,而且练成了一手在多方势力中游刃有余的外交手腕。

        兰伯特离去之后,刘同嗣经谢丽蕴提醒方才留意到了罗猎和叶青虹,他微笑向这兄妹两人打了个招呼,罗猎已经率先走了过去,主动伸出手去和刘同嗣握了握手,然后又送上一盒上好的雪茄,恭敬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刘同嗣客气了一下方才收了下来,目光落在罗猎身边美艳不可方物的叶青虹身上,内心深处顿时感觉一热,暗暗赞道,真是倾国倾城的妖娆尤物,如此美女却不知以后要花落谁家?

        此时又有贵宾前来,刘同嗣不得不按捺下和叶青虹攀谈的心思,前往迎接。

        罗猎和叶青虹走入酒会现场,安翟也跟在两人身后成功溜了进来,这厮今天也是西装革履,五五分的发型梳理得油光锃亮,即便是苍蝇落在上面也得劈叉,戴上了圆形黑框眼镜,不过是平镜,为了避免被谢丽蕴认出,特地在嘴唇上贴了八字胡,他打个响指,找侍者叫了一杯红酒,刚刚将红酒凑到唇边,肩膀就被人撞了一下,酒泼出了不少,其中一些还洒在他的衣服上,安翟正想发火,却见一名侍者端着托盘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小声道:“小安子,这身装扮不错,我差点都没认出你来。”

        安翟张大了嘴巴,这才认出眼前的这名侍者竟然是麻雀所扮。

        麻雀轻声道:“别看着我,容易露馅,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回头停电的时候就是你动手的时候。”

        安翟嗯了一声,咕嘟又咽了一口红酒,却见麻雀已经端着托盘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