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老白茶】(上)

第二十五章【老白茶】(上)

        品茗讲究闻其香,观其色,品其味。老白茶顾名思义就是贮存多年的白茶,福伯所煮的老白茶有十八年,在多年的存放过程中茶叶内部的成分会缓慢发生变化,香气成分逐渐挥发,汤色变红,茶性也逐渐由凉转温。老白茶寒凉,功同犀角,存放的时间越长,味道也越是醇和,药用价值和品饮价值越高。

        罗猎闻了闻茶香,老白茶的香气清幽中略带毫香,其中还有隐隐的中药香气,嗅之提神醒脑,色泽宛如琥珀般赏心悦目,入口醇厚,细细一品,感觉清甜的滋味从舌尖充斥于整个口中,然后慢慢浸润到喉头,脑海中竟然联想到春暖花开冰雪消融的情景,罗猎不禁赞道:“好茶!”

        福伯点了点头,本想说话,却被一旁咕嘟一口的牛饮声转移了注意力,原来是瞎子早已渴了,一口就将杯中茶喝了个干干净净,喝完之后方才意识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瞎子眨了眨小眼睛,不解道:“看我干吗?我脸上刻花了吗?”

        麻雀仍然端着紫砂杯取暖,惊讶道:“你不觉得烫啊?”

        瞎子道:“白天不懂夜的黑,一看你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我们没你那么好命,穷惯了,饥一顿饱一顿,哪有那么多的讲究,有口热的绝不等它凉了,从小抢饭习惯了,别说是口热茶,给我块热豆腐我一样能吞下去。”

        福伯的唇角居然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拎起铁壶给瞎子又满上了,瞎子慌忙站起身来:“别介啊,您是前辈,哪能让您给我倒茶!”经过刚才的暗中交手,瞎子对这位老前辈由衷地佩服起来。

        福伯道:“你师父是谁?”

        瞎子嘿嘿笑道:“哪有师父啊,我和罗猎都是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苦孩子,我这点手艺一半靠悟,一半靠刻苦练习,要说师父倒也不止一个,黄浦江边的偷儿多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见得多了,也就有了感悟。”

        福伯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你倒是天资聪颖,悟性超人!”

        瞎子居然厚颜无耻地跟着点了点头道:“这方面我的确有些天份,可毕竟是野路子,比不上老前辈名门正派,科班出身。”

        福伯站起身来,轻声道:“小子,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瞎子朝罗猎看了看,罗猎点了点头,示意他跟去无妨,虽然对福伯这位神秘人物还缺乏了解,可是也能够断定在目前来说福伯不会做出对己方不利的事情。

        两人离去之后,麻雀为罗猎续上热茶,轻声道:“你今晚来见我有什么事情?”

        罗猎道:“我回去后仔细想了想,决定赚你的三千块大洋。”

        麻雀明澈的美眸静静望着罗猎,试图通过他的表情读到他此刻内心中的想法,然而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轻抿了一口微烫的老白茶:“说吧,还有什么条件?”虽然她不知道罗猎心中如何做想,可是她却能够认定,罗猎绝不是一个贪财的人,自己的三千块大洋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还不足以打动罗猎,否则他也不会考虑这么久才给自己答复。

        罗猎道:“你那么聪明应当能够猜到我来瀛口的目的。”

        “劫财还是骗色?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谢丽蕴可是辽沈道尹的夫人哦!”

        罗猎微笑道:“谢丽蕴已为人妇,骗色的风险实在太大,更何况她远不及你年轻漂亮。”

        麻雀反唇相讥道:“我应该把这句话理解为恭维吗?”心中却明白这厮的恭维中绝对隐藏着挑逗,可麻雀并不反感。

        罗猎道:“谢丽蕴不是我的目标,刘同嗣才是。”

        “那就是劫财喽!”

        罗猎道:“确切地说不是劫财,而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这件东西只有刘同嗣才知道藏在哪里。”

        麻雀道:“所以你想对付刘同嗣,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刘同嗣现在的身份?”

        罗猎道:“你要是害怕只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麻雀道:“刘同嗣老谋深算,对时局的把握极其准确,深谙见风使舵之道,加上他出色的外交能力,得以在日本人和俄国人之间游刃有余,深得北洋政府的器重。你若是招惹了他,恐怕在瀛口再无立足之地。”

        罗猎微笑道:“我原本也没想在这里停留太久,达成目的之后就马上离开。”

        “去哪里?”

        “跟你一起去找罗行木!”

        麻雀将信将疑地望着罗猎,原本她想方设法想要罗猎答应自己的请求,可如今罗猎点头,她却开始怀疑他的动机:“还想让我做什么?明说!”不由得想起罗猎此前的附加条件,他该不会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吧?

        罗猎笑眯眯望着她,没开口,看起来就像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麻雀道:“你想让我为你安排一条稳妥的退路离开瀛口?”

        罗猎点了点头,这么简单的事情肯定瞒不住麻雀。

        麻雀道:“我又怎么知道你的目的不是刺杀刘同嗣?”

        罗猎道:“我是求财又不是害命!”

        麻雀道:“刘同嗣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在瀛口的政绩还算不错,从日本人手中接手瀛口之后,若非是他,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内将瀛口的形势稳定下来,他若是死了,瀛口必然陷入动荡之中,对瀛口乃至南满的百姓来说绝不是好事。”

        罗猎道:“你不信我?”

        麻雀道:“不是不信,而是因为再完美的计划难免会有疏漏,行动的过程中常常会有种种意外的状况发生,你若是对这件事拥有百分百的掌控力,就不会选择跟我合作。”她的话恰恰击中了罗猎的软肋。

        罗猎道:“是否合作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麻雀道:“我可以答应帮你们安排退路,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

        “我要全程参与你们的行动!”

        福伯将皮夹子扔给了安翟,安翟接过之后,习惯性地清点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福伯望着窗外,夜色很深,漆黑一团,玻璃窗如同明镜倒映出身后的景象,他将安翟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低声道:“千手观音陈九梅还活着吗?”

        瞎子听到这个名号似乎被吓住了,打了个冷颤,然后将皮夹子塞入口袋,装出迷迷糊糊的样子:“什么千手观音?你是说东济寺的那尊泥菩萨?”

        福伯道:“大江南北盗门子弟何止千万,可这其中真正登峰造极的人物并没有几个,其中的高手我多半都有过了解,他们的手法和刀法各具特色,单就技巧而论,你可以算得年轻一代的翘楚了。”

        瞎子得到福伯的褒奖顿时感觉颜面有光,难得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跟福伯相比,我这点微末道行根本算不上什么。”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