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雪霁图】(上)

第二十三章【雪霁图】(上)

        叶青虹重新坐了回去,点燃了一支香烟,缭绕的烟雾笼罩着她的俏脸,原本飘渺的目光越发显得捉摸不定。

        罗猎在她的对面坐下:“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叶青虹没有看他,目光投向窗外:“如果他们忘了,又或者谁都不明白你那句话的意思,你怎么办?”

        罗猎笑了起来:“不是常说吉人自有天相吗?”

        叶青虹道:“过去我并不相信,现在相信了,罗先生神通广大,在瀛口的朋友很多。”谁都能够听出她话里嘲讽的意思。叶青虹感到有些莫名的愤怒,尤其是她将实情说出,以诚相待之后,罗猎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她,同时又感到委屈和不值,自己牺牲颜面,深夜前往刘府,为了他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去求助于自己的仇人,而结果证明自己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无足轻重。

        罗猎能够理解叶青虹的愤怒,他慢条斯理道:“救我的人,就是在奉天火车站破坏咱们计划的人,她和我的某位亲人有些恩怨,她的目的是我,算是这次满洲之行的一个意外插曲吧,连我都没有预料到。”

        叶青虹没有说话,目光仍然盯着窗外。

        罗猎道:“她得罪了一些人,处境也很不妙。”

        “我对外人的事情不感兴趣!”

        罗猎道:“我昨天抵达瀛口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她那里,离开的时候,恰恰遇到她被人劫持,已经查出劫持她的背后主谋是肖天雄!”

        叶青虹霍然回过头去,美眸圆睁,直视罗猎的双目,寻找肖天雄正是她此次前来瀛口的主要目的之一,当年有可能出卖父亲的人中,任忠昌已经授首,剩下得还有刘同嗣和肖天雄,相比刘同嗣,叶青虹更加仇恨后者,因为肖天雄是直接出卖她的父亲,导致瑞亲王奕勋遇刺的叛徒之一:“你有肖天雄的消息?”

        罗猎点了点头道:“肖天雄现在已经是苍白山黑虎岭的土匪头子,绰号镇山虎,因为这个名号实在太响,他的本名反倒很少人知道了。”

        叶青虹道:“你能断定这个人就是肖天雄?”

        罗猎道:“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得知,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他们想我帮忙找到一个人,而这个人恰恰和肖天雄是合作关系,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和他们拥有着相同的目的。”

        叶青虹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能够信得过?”

        罗猎道:“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所以才跟你商量。”他这才将麻雀找自己合作的事情告诉了叶青虹,至于合作的具体细节他并未透露。

        叶青虹听完陷入长久的沉思中,直到手中的那支烟行将燃尽,她方才将烟蒂熄灭在烟灰缸内,轻声道:“我会尽量调查清楚他们的来路,在此之前,你暂且先拖着,记住,千万不要暴露我们的计划。”

        虽然刘同嗣并没有给予罗猎实质上的帮助,可是罗猎仍然亲自登门致谢。罗猎和叶青虹两人现在是名义上的兄妹,两人抵达刘府拜访的时候,刘同嗣并不在家,只有谢丽蕴一个人在府上,听闻罗氏兄妹到来,谢丽蕴欣然邀请他们进来。

        叶青虹特地给谢丽蕴带来了一套来自法兰西的化妆品,宝剑赠壮士,红粉赠佳人。送礼首先就要投其所好,谢丽蕴平日里就关注这些时尚的玩意儿,单从牌子就已经知道这套礼物价值不菲,假意推让了一番收下,已经是眉开眼笑了,邀请罗猎和叶青虹坐下,让下人送上咖啡,倒不是因为她喜欢喝这个味道,而是特别羡慕西方的生活做派,而今的时代正处于大变革的动荡时期,像谢丽蕴这样的人大有人在,总觉得西方的一切都要强过中华,外国的月亮都要比中华圆一些亮一些。

        罗猎落座之后,微笑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刘夫人帮忙斡旋,今天我和小妹登门就是专程前来向刘署长和夫人表达谢意。”

        谢丽蕴格格笑道:“罗先生客气了,其实我家先生也只不过是打了个电话,也没做什么?”她也不糊涂,知道罗猎此番从玄洋会社脱身并不是因为刘同嗣的缘故。

        叶青虹道:“若无刘署长的帮忙,我哥也不会那么快被放出来。”故意向周围张望了一下。

        谢丽蕴道:“他忙不完的公务,一大早就出去了。”

        罗猎道:“早就听闻刘公馆的建筑别具一格,装修极有品味,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我若是没有看错,那幅画应当是明朝书画大家董其昌的《关山雪霁图》?”他指了指墙上的挂画,他的确对画没什么研究,这幅画也是听叶青虹事先说起,由此也可以推断出叶青虹此前针对刘公馆下了不少的功夫,很有可能她提前派人打入了刘公馆内部,她的能量超乎罗猎的想像。

        谢丽蕴在书画上可没什么研究,只是知道这画的名字,真正喜好书画收藏的是刘同嗣,家里到处挂着的有不少历朝历代的名画,可刘同嗣曾经跟她说过,所有挂在外面的这些画作全都是请高人所绘的复制品,虽然足可乱真但是绝非原作,其实这也很正常,谁也不会将这些价值连城的书画作品轻易拿出来,随随便便挂在外面。

        看到客人表现出如此浓厚的兴趣,谢丽蕴马上表现出她的大度,当然其中更有虚荣心在作祟,当即表示愿意带领罗氏兄妹参观一下刘公馆。

        首先来到那幅《关山雪霁图》前面,董其昌乃是明朝书画大家,从临摹颜真卿《多宝塔帖》入手,学习前人经验,刻苦精研,融会贯通,终成一代宗师。后人推崇其满腹经纶,故能笔情墨润,山色如洗,宁静深邃,绝无尘垢。

        罗猎道:“真是好画!”

        谢丽蕴道:“好在哪里?”

        罗猎指着那幅画道:“夫人请看,画中山峦林壑,绵延无际。右方重峦叠嶂,气势沉雄。中间幽壑重重,峭壁矗立,村落、丛林、流泉、山径,错落有致,杂而不乱;大江曲折跌宕其间,虽有干岩万壑,亦无窒碍不通的感觉。左方云烟弥漫,浸淫树石,路遥山重,隐人微茫,深远莫测,意味不尽……”

        虽然这幅画已经挂在这里很久了,谢丽蕴却从未如此认真的欣赏过,听着罗猎的讲述,望着墙上的那幅画,脑海中出现栩栩如生的画面,一时间竟然沉浸在画中所描绘的景象无法自拔。

        叶青虹早有准备,在罗猎展开那番声情并茂的描述之时,她就已经知道罗猎正在施展他的催眠术。催眠其实就是心理暗示,高明的催眠师可以通过语言、声音、动作、眼神的心理暗示在催眠对象的潜意识输入信息,改变其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被催眠者会无意识接受了催眠师的心理暗示,被催眠者的意志力和催眠师的技巧和能力决定催眠深浅的不同。

        罗猎曾经意图催眠叶青虹,却被叶青虹在第一时间识破,这和叶青虹强大的意志力固然有关,当然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叶青虹对外界抱有强烈的戒备心理,往往这样的人也是最难催眠的对象。

        谢丽蕴则不同,她虽然贪慕虚荣,可是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对现实世界的险恶缺乏认知,说穿了就是欠缺社会经验,罗猎在火车上就已经成功得手了一次,那次是利用手表作为道具,这次却是利用了客厅中的这幅《关山雪霁图》吸引了谢丽蕴的注意。

        推荐一本未六羊的新书《赶狐》,我们也曾经在一个战壕里战斗过,六羊的《古术》是我喜欢的一本书,老作者实力保障。大家可起点搜索书名或作者名支持下。

        候野棠之所以被叫成候小仙,自然有些不太像人的本事。

        他很小的时候就能根据一个人报出的生辰八字,画出此人出生地和翘辫子的时候的风水图来,一草一木一床一柜都不带差的。

        候野棠偶然挖到了一具清代少女的骸骨,这是一个古老氏族赶狐氏的最后一个族人,无意中掌握了可以进行风水穿越的神分图。从此在过去现在未来三世风水中任意往来,观观风花雪月的香,尝尝人间富贵的味儿。那简直就是游戏人间猪上树,就像自家后院剔牙遛狗闲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