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套路深】(下)

第二十二章【套路深】(下)

        麻雀微笑道:“你的底我们一直都在查,虽然你够聪明,掩饰的很好,可百密一疏,终究会有破绽。敬酒罚酒,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

        罗猎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谁会对我感兴趣?”

        麻雀道:“正因为你是一个小人物,所以面对流言甚至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我爸在学术界的朋友不少,如果我以你的名字发表几篇关于大禹碑铭的学术论文,你觉得会不会引起关注?那些觊觎国宝的匪徒会不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兴趣?”

        甚至连麻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这句话正抓住了罗猎的要害,罗猎掌握大禹碑铭的秘密除了他死去的爷爷没有任何人知道,在了解其中的利害之后,罗猎更是不敢轻易透露,罗行木应当是怀疑过自己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见面的时候几番试探,如果麻雀当真这么做,罗行木必然会产生疑心。

        罗猎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恩将仇报了!”

        麻雀道:“咱们好像已经两不相欠了。”

        罗猎点了点头:“三千块还不够。”

        “贪得无厌!”麻雀认为三千块已经很多,也是她能够拿出的全部家当,美眸圆睁瞪着罗猎道:“你还想要什么?”

        罗猎没说话,只是笑眯眯望着麻雀。

        麻雀会错了他的意思,有些惶恐地向后撤了撤身子:“不成,我才不会答应你,你好卑鄙!”这句话轻易就暴露了她本性的单纯。

        罗猎哑然失笑,这妮子的脑回路果然和正常人不同,她想到哪里去了?以为自己的附加条件就是要把她收了吗?既然她这么想,不妨将计就计逗逗她,罗猎点了点头道:“不答应就没得谈!”

        麻雀俏脸发热,有些难为情地皱着鼻子:“大不了我再把北平的宅子送给你。”

        “在我看来宅子似乎比不上你的价值。”

        麻雀怒视罗猎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罗猎笑道:“我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脸上配合地露出狞笑。

        麻雀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些难为情道:“等事情做成了再说。”她心中想着,答应你只是权宜之计,等事情做成,以后我自然要反悔,可罗猎想要自己答应他什么?这让一个黄花闺女如何能问出口,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罗猎道:“三千块算预付,事成之后,你把欠账一次还清。”强忍着没有笑出来。虽然同样是谈条件,同样是相互利用,可是和麻雀相处要比叶青虹轻松得多,这应当和两人的性格有关,麻雀的城府显然不如叶青虹来得深。

        麻雀讨价还价道:“先给你一千块,剩下的等事成之后再给你。”

        罗猎道:“我回去考虑一下再给你确切的答复!对了,送给你一件礼物。”他从兜里拿出了一枚铜钱,放在桌上,然后用右手的食指推到麻雀的面前。

        麻雀望着那枚神册元宝,抿了抿嘴唇,然后捻起,她轻声道:“这枚神册元宝乃是契丹耶律阿保机在位之时流通,存世数量不多。”

        罗猎故意道:“我倒是见过,不过背面好像都没有字,那两个字是后来刻上去的吧?”

        麻雀道:“这两个字是错金夏文,字面上的意思是琉雀,也就是麻雀,这枚铜钱是我爸那场探险唯一的收获。”

        罗猎这才知道原来这枚辽钱是麻博轩在那场探险中得到的。

        麻雀道:“我爸当时疯疯癫癫的,手里握着这枚钱币,如果单单是神册元宝也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儿,奇怪得是背后的这两个字,就算后来他恢复了理智,也记不起这枚铜钱从何处得到,我们只能做出某种猜测,我爸当初应当和罗行木他们一起进入了一座辽金大墓。”

        罗猎道:“墓主人难道也叫麻雀?”

        麻雀瞪了他一眼,焉能听不出他在指桑骂槐,小心收齐了那枚铜钱道:“你的朋友手脚很不干净,不过手法倒是利落,连福伯都没有看到他偷走了我的铜钱。”

        罗猎微笑道:“福伯又是你什么人?”

        麻雀道:“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在瀛口没有我们办不成的事情,作为对你的回报,我可以帮你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你现在可以不必急于回答我,好好考虑一下,有了决定,你可以随时去图书馆找我。”

        “你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事情?”

        麻雀叹了口气,一双秋水般纯净的美眸望着罗猎道:“总之不是好事!”

        罗猎返回旅馆的时候,叶青虹和陆威霖全都在里面等着他,原来刘同嗣已经打听到了他的去向,也被告知罗猎已经被人救走,这倒是让刘同嗣松了口气,至少他不用卖这张老脸,人情却是一样卖给了叶青虹,让人送信过去,只说是罗猎被日本人抓去了玄洋会社,他出面打了个招呼,现在人已经被放出来了。

        叶青虹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得到了通知,于是来到旅馆等候罗猎返回,而罗猎直到清晨四点半方才来到了旅馆,他是被车送回来的,麻雀将他送到楼下的时候,瞎子第一个发现,他的那双贼眼隔着那么远仍然看清了开车的人是谁,毕竟在奉天火车站吃亏不小,瞎子对麻雀可谓是记忆深刻,实在是想不透罗猎怎么跟他混到了一块儿。

        罗猎没事人一样打开了房门,看到坐在客厅内的几位,不由得笑了起来:“都在啊!都没睡?”

        瞎子风风火火地冲了上来,握住罗猎的肩膀:“你小子总算回来了,咋样?日本人有没有派几个日本妞狠狠折磨你?”

        罗猎笑着摇了摇头,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然后来到沙发前,挨着陆威霖的身边坐了,舒展了一个懒腰道:“都没事就好,那大鼻子酒鬼呢?”

        瞎子道:“让我打发走了!谁知道他什么来路?”

        罗猎点了点头道:“都没事就好。”

        陆威霖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既然没事,我先走了。”他站起身来,向罗猎道:“下次机灵点儿!”

        罗猎向他友善地笑了笑,陆威霖戴上帽子,朝着叶青虹的方向礼貌地摸了摸帽檐表示告辞。

        瞎子偷偷瞥了叶青虹一眼,叶青虹的表情有些复杂,瞎子道:“叶小姐为了救你今晚专门去了趟辽沈道尹公署……”话未说完,叶青虹已经站起身来:“我也该走了。”

        罗猎却道:“叶小姐留步,有件事我想跟你单独商量。”

        瞎子眨了眨眼睛,敢情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罗猎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他当然不好意思继续留在房内,找了个借口道:“我出去跑步!”

        罗猎道:“大冷的天跑什么步?”

        “减肥!”瞎子已经拉门出去了。

        各位书友看过请多投几张推荐票,新书期即将过去,章鱼几乎没进过新书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