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玄洋社】(下)

第二十一章【玄洋社】(下)

        走出玄洋会社的大门,上了早已停在那里的轿车,两人都没有说话,麻雀默默将汽车启动,然后驶离了这里,罗猎转身望去,看到玄洋会社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他转向麻雀道:“谢谢!”无论对方处于何种目的前来营救自己,自己都应当说声谢谢。

        麻雀的回应却是:“你饿不饿?”

        罗猎摇了摇头,肚子却非常诚实地叫了一声。麻雀禁不住笑了起来,罗猎难免有些尴尬,在冰冷的地下室内呆了那么久,又冷又饿,进入温暖的轿车内,肠鸣音自然亢进了许多。

        麻雀道:“前面不远处有家夜市,我请你吃饭。”

        罗猎本想说自己来做东,可是摸摸衣兜,囊中羞涩,其实他还是想尽快返回酒店的,让瞎子他们知道自己平安的消息,以免他们担心,他正准备说出来。却听麻雀道:“你不用担心你的同伴,他们恐怕早就把你给忘了。”

        “你怎么知道?”

        麻雀道:“我跟踪了你们,不然我也不会第一时间知道你被日本人抓到了这里。”汽车已经来到了一家名为老把头的夜市门口,这里靠近梅沟营码头,因为码头日夜不停的工作,所以夜市应运而生,老把头是生意最好的一间,每天十二点交班的时候,这里最为热闹,如今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酒客们大都已经散去。

        小饭馆里只有一个老头儿对着炉子取暖,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一个顾客。

        麻雀此前应当来过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熟悉,点了几样特色菜,老头儿安排他们去后院东边的隔间坐了,隔间不大,将长长的火炕分隔开来,室内温暖如春,两人脱了鞋子,上了火炕。

        罗猎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女人上炕呢。”

        麻雀瞪了他一眼,面孔不由得有些发热。罗猎从麻雀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了她的羞涩,心中暗暗好笑,虽然麻雀的化妆术高超,可是明澈的双目往往容易暴露她单纯的内心,罗猎把两只脚盘在大腿下,没多久就感觉到浑身发热,他这才将大衣脱了,叹了口气道:“多亏了你,不然我今晚要在日本人的小黑屋里呆上一夜了。”

        老头儿送上来一只小火炉,铁锅坐在火炉上,里面是香喷喷的乱炖,再配上一碟花生米,一碟卤牛肉。烧刀子虽然不是什么好酒,可一口下去火辣辣的一直能够温暖到你的胃底,尤其是对冻了小半夜的罗猎来说真是一种通体舒泰的舒服享受。

        麻雀只倒了一小杯,浅尝辄止,喝酒的风格充满了女人气。

        罗猎先把自己填了个半饱,感觉周身都暖烘烘的,身体恢复了元气,说话自然也就有了底气,这才道:“原来你一直都在跟踪我?没想到我居然还有那么大的魅力。”

        麻雀嗤之以鼻道:“别自作多情了,我可没跟踪你,昨晚你不辞而别,我一时间也找不到你的住处,所以只能先找到那个大鼻子。”大鼻子指得就是阿诺条顿。

        罗猎心中暗忖,自己今晚和阿诺也纯属偶遇,麻雀所说的话未必能够全信,或许她跟踪得本来就是自己,只是在这件事上探讨并无任何的意义,他淡淡笑道:“今晚的这场麻烦却是大鼻子惹起来的。”

        麻雀道:“想不到你对朋友还真是不错。”

        罗猎道:“朋友之间原本就应当守望相助,更何况我欠人家一个人情。”其实欠阿诺的这个人情应该算在麻雀头上,当时正是为了营救麻雀才和阿诺相识。

        “只可惜你的那些朋友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有人管你的死活,最后还是我这个外人帮你解围。”

        罗猎将酒杯缓缓放下,微笑道:“听起来你好像在挑唆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麻雀道:“我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你昨儿救过我,我今天帮了你,咱们之间就算是互不相欠了。”

        罗猎道:“你对我那么好,我都不知道应该怎样报答你。”

        麻雀道:“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懂得知恩图报的实在太少。”

        “也不尽然,你不就是?”

        麻雀静静望着罗猎:“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恩将仇报?”

        罗猎微笑道:“你很喜欢开玩笑啊!”

        “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麻雀反问道。

        罗猎道:“看来以后我要离你远一些。”

        麻雀道:“人的善恶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我可以救你,一样可以害你。”

        罗猎笑道:“我实在想象不出自己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麻雀道:“罗行木!”

        罗猎哭笑不得道:“你还要让我跟你说多少遍?我对他根本不了解,此前也从未见过他。”

        麻雀道:“昨天劫持我的幕后主使应该就是罗行木!”

        罗猎闻言一怔,他充满狐疑地望着麻雀,明明是麻雀想尽办法寻找罗行木,为何突然变成了罗行木主动劫持她?虽然罗行木告诉了他很多的事情,还慷慨地送给了他两套房产和一卷玉简,可是罗猎对罗行木所说的那番话始终没有全信,他也没有想要刨根问底,追究其中的真相,即便是麻雀出现之后,他仍然不想卷入他们之间的恩怨之中,然而麻雀的这句话却让他意识到罗行木其人也没那么简单,难道在罗行木的背后还有一股不为人知的力量?

        麻雀道:“他给你的玉简上面包含着历朝历代最具特征的文字,其中最难懂的是甲骨文和大禹碑铭。”

        罗猎道:“我虽然不是什么考古专家,可是也能看出那玉简上面的字全都是后来刻上去的,根本就是赝品,难道你相信那是古物?”

        麻雀道:“玉简是古物,制作玉简的玉本身来自于秦末汉初,玉简上面的沁色应该是尸沁,年月久远,十有八九是出自古墓,可上面刻字应该是最近十年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玉简就是罗行木亲手制作的作品。”麻雀说得委婉,不过意思很明白,只差没有直接说罗行木造假了。

        早在罗行木送给他玉简的时候,罗猎也做过相同的推测,如今麻雀也这样说应当不会有错,毕竟她的父亲麻博轩乃是当代中华最顶尖的考古学专家,家学渊源,如果这玉简当真就是罗行木亲手制作,那么他显然对自己说了谎,而他送给自己玉简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件事稍作琢磨就能发现其中暗藏的玄机实在太多,莫非玉简是饵,罗行木的真正用意也不是自己,他的目的就是要用玉简来引出麻雀?如果当真如此,罗行木的心机和套路就太深了。

        麻雀道:“玉简是饵,你也是饵,罗行木这个人心机深沉老谋深算,他应当早已察觉到我们在找寻他的下落,于是他将计就计,故意写了一封信给你,然后再找人不着痕迹地将消息透露给我们,让我们的判断出现失误,跟着你这条线索一步步被引入局中。”

        罗猎道:“我跟他素昧平生,只是一个普通的牧师,他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在我身上又有什么意义?”

        麻雀道:“他的真正用意是要引我入局,我父亲死后,世界上能够破解大禹碑铭的人只有我。”

        罗猎心中暗叹,这丫头实在是太过自信了,自己在古文字上的造诣虽然比不上她,可是单就大禹碑铭这一领域,放眼天下没有任何人能够超过自己,就算麻博轩复生也不能,毕竟爷爷当年就已经将禹神碑上所有的文字全教给了自己。如此说来玉简只是一个诱饵,并无重要的意义,其中的道理不难想通,抛开玉简上面变化繁复,年代不同的各种字体不谈,真正珍贵的东西,谁又会刻在玉简之上?这和叶青虹手中的金钥匙其实是一个道理,想到叶青虹,却不知她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被捕而担心,现在是不是正在忙着营救自己?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