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玄洋社】(上)

第二十一章【玄洋社】(上)

        罗猎本以为自己会被日本军警带走,可事实上却被直接交给了那几名日本浪人,被他们带上了卡车,卡车径直驶向二本町的一家名为玄洋会社的地方。

        卡车驶入大铁门,里面的院子很大,四处传来犬吠之声。

        罗猎双手被铐,身边六名日本浪人对他虎视眈眈,罗猎真正忌惮得还是那个在海员俱乐部交手的浪人,那日本浪人身躯魁梧,体格雄壮,力量奇大,应当是相扑手出身,刚才罗猎被捕的时候,那混账狠狠报复了罗猎两拳,打得罗猎胸口到现在仍然隐隐作痛,还好当时暗中卸力缓冲肋骨并未被他击断。

        卡车停下之后,几名日本浪人将罗猎带下卡车,推推搡搡中罗猎又挨了几记拳脚。罗猎忍住没有抗争,现在他的命运操纵在对方的手中,做无谓的反抗只会招来更为凶狠的报复。

        几名日本浪人把罗猎关进了地下室,还好没有继续为难他的意思,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都折腾得累了,赶着去休息。

        听到铁门从外面关闭的声音,罗猎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四人之中只有自己被抓,瞎子他们三个应该已经安然逃脱,现在应当在想办法营救自己,不知自己最后的那句话他们有没有记住,虽然今晚的被捕难以避免,可是他仍然希望自己的这次被捕能够创造一定的机会,当然不仅仅是给三名同伴逃离创造机会,他故意喊出刘同嗣的名字绝不是为了以此来博得日本人的重视,而是要己方的人去找刘同嗣解救自己,从而创造和刘同嗣自然接触的机会,想要接近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去帮助别人,而是去求助,因为前者容易引起对方的戒心,后者才会让人放松警惕。

        罗猎双手被铐,他抽出皮带,利用带头上面的搭扣,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将手铐打开,人总得有些压箱底的绝技,这一手还是瞎子当初教给他的,居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活动了一下被手铐束得发麻的双腕,罗猎的眼睛也慢慢适应了黑暗,虽然他没有瞎子那双黑夜视物的夜眼,可是他还是依稀能够看出室内的陈设,草席都没有一个,空无一物,自然不用太费力。

        地下室露在地面的部分不到半米,在这半米高度的墙面上开了一扇小窗,小窗上装有拇指粗细的铁栅栏,虽然罗猎有办法拧断铁栅栏从那个小窗爬出去,可是现在似乎并没有这个必要,他坚信叶青虹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当然前提是那三个家伙能够把自己最后那句话传到叶青虹的耳朵里。阿诺那个酒鬼自然是不必指望的,瞎子做事也是一个大大的不靠谱。或许只能仰仗陆威霖了。

        冷风从小窗呼呼吹入地下室内,这狭窄的空间气温和室外几乎没有任何分别。罗猎心中暗叹,看来今晚自己要在这里熬上一个漫漫长夜了,必须让自己活动起来,才能保持身体的温暖,罗猎挥舞了一下双臂,在黑暗中抬腿做了一个侧踢,想起今晚在海军俱乐部的那场打斗,单凭力量自己在那日本相扑手的面前肯定落在下风,不过如果是生死相搏又另当别论。

        罗猎在地下室内并没有呆太久的时间,约莫两个小时左右,他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罗猎慌忙找到手铐,重新把自己铐起,他以为那些日本人可能要过来报复自己,心中暗自琢磨对策,如果事情没到最坏的那一步,自己还是保持隐忍,小不忍则乱大谋,毕竟势单力孤,现在硬抗,吃亏得只能是自己。

        铁门打开,两名日本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正是那名相扑手,他恶狠狠瞪了罗猎一眼,大声道:“带他出去!”

        罗猎道:“带我去哪儿?”刚问完,就被那日本人狠狠推出门去,罗猎沿着台阶向上走去,没走几步,一道耀眼的光束照在他的脸上,他双手遮住眼睛,抬头依稀看到一个头戴礼帽披着大衣的身影。

        有人用日语道:“是他吗?”

        “是他!”

        这声音有些熟悉,罗猎的视力这会儿从强光的照耀中恢复过来,他看清那名带着礼帽穿着大衣,手握文明棍的男子正是女扮男装的麻雀,不知她因何能够找到这里?

        麻雀望着罗猎的目光中充满着狡黠的意味,文明棍在手中转动了一下,夹在腋窝中,叹了口气道:“表哥,你总是惹事!姨妈若是知道你的事情,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罗猎走上台阶,来到她的面前,这才留意到麻雀的身边还站着一位穿着和服的日本人,他身材虽然不高,可是极其健壮,肩背部非常宽厚,看起来显得有些不协调,双手骨骼粗大,和服的袖口挽到臂弯,暴露在外的手臂肌肉虬结,右前臂上纹着一条色彩斑斓的长龙,虽然暴露出的只是一部分,仍然可以看出纹身工艺极其精美。天寒地冻,他居然赤着双脚踩着木屐,四方面孔,浓眉大眼,眉骨粗大,嘴唇宽厚,脸上带着淳朴的笑意。

        麻雀道:“表哥,你还不谢谢船越先生!”

        原来这位穿着和服的日本人正是玄洋会社的社长船越龙一,也是日本暴龙会赫赫有名的四大金刚之一。

        看到麻雀出现在这里营救自己,罗猎已经猜到她和日方非同一般的关系,故意哼了一声将脸扭到一边。当然这也是为了配合麻雀刚刚所说的自己总是惹事,鲁莽点无礼点才符合她虚拟的表哥形象。

        船越龙一并没有因为罗猎看似无礼的举动而生气,哈哈大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罗先生武功不错啊,竟然可以击败坂本鬼瞳,那可是我们玄洋会社的第一力士。”他口中的坂本鬼瞳自然就是和罗猎大打出手的日本浪人。坂本鬼瞳乃是日本一流的相扑手,性情暴烈,神力惊人。

        罗猎没说什么,一旁的坂本鬼瞳却不乐意了,他大声道:“船越师父,我可没有败给他!”船越龙一的另外一个身份还是玄洋会社的教习,这里的每个成员几乎都接受过他的指点。

        船越龙一脸色陡然一变,原本温和的面孔变得异常冷峻,双目犹如两道冷电扫射在坂本鬼瞳的脸上,吓得坂本鬼瞳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灰溜溜垂下头去,再不敢插话。

        罗猎心中暗赞,这船越龙一很不简单,看得出他在这帮日本浪人中拥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单从刚才的情景也能推断出船越龙一在玄洋会社说一不二,其人性情应当极其霸道。

        麻雀道:“船越先生,这件事原是我表哥错了,打伤了你们那么多人,实在过意不去。”

        船越龙一呵呵笑道:“年轻人打打闹闹算不上什么大事,是这帮废物技不如人怨的谁来?贵国有句老话,不打不成交,改日相见大家就是朋友。”

        麻雀再次向他道谢,这才带着罗猎一起离开了玄洋会社。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