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刘署长】(下)

第二十章【刘署长】(下)

        刘同嗣并非只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曾经跟随奕勋出访列国,外交手腕极其熟练,尤其是对日关系方面拥有着超人一等的人脉和手段,这也是被委任到瀛口这座城市的原因,这里日方势力极其庞大,各国关系错综复杂,需要一个像刘同嗣这样拥有高超外交水平的人来处理政务。事实上,刘同嗣在担任辽沈道尹公署署长之后,在平衡各方利益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至少眼前的瀛口仍然是一片祥和,歌舞升平。

        刘同嗣正在书房翻看着文件,三姨太谢丽蕴端着一碗刚炖好的银耳燕窝粥送了进来,娇滴滴道:“大人,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刘同嗣笑眯眯抬起头来,望着娇媚可人的三姨太,眼睛就快滴出蜜来,谢丽蕴讨人喜欢的不仅仅是外貌,更是因为她的体贴和温柔功夫,这也是她能够在刘同嗣三位夫人中最为受宠的原因。接过谢丽蕴亲手递来的燕窝,伸出大手拍了拍她丰满的臀部,感受着充满肉感的弹性,刘同嗣笑道:“乖!你先去等我,还有现在都是民国了,别再叫什么大人了。”

        谢丽蕴莞尔一笑,背过身去,风摆杨柳般向门外走去,刘同嗣的内心也随之荡漾起来。

        谢丽蕴还没有出门,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却是管家东生。走进来向两人分别躬身行礼,然后道:“老爷,三太太,外面来了位罗小姐,她说有急事求见三太太。”

        刘同嗣以为是谢丽蕴的牌友,摇了摇头道:“这么晚了,不会是叫你去打牌吧?”

        谢丽蕴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姓罗的牌友,摇了摇头道:“我好像不认识她嗳!”

        刘同嗣道:“既然不认识,这么晚了就打发她走了,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说。”

        东生又道:“我刚才就婉言拒绝了,可是她坚持说一定要见三太太,还说她哥哥在火车上曾经帮过三太太。”

        谢丽蕴闻言一怔:“她真这么说?她有没有说她哥哥叫什么?”

        东生道:“罗猎!”

        刘同嗣看了谢丽蕴一眼:“有这回事?”

        谢丽蕴点了点头道:“老爷,人家昨儿回来的时候不是跟您说过了,在奉天火车站有人偷我东西,就是这位罗先生仗义出手,帮我要回了钱包和首饰,还护送我回到瀛口。”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存在着选择性记忆,留下愉快的记忆抛弃不悦的部分,罗猎的催眠术正是利用人的心理和潜意识诱导她记忆的选择,在通往瀛口的列车上已经完成了自身英雄形象在谢丽蕴脑海中的强化。

        刘同嗣道:“你何尝跟我说得那么详细?”

        谢丽蕴知道刘同嗣善妒,平日里他是见不得自己和异性说话的,自然不敢对他说得太过详细,来到刘同嗣身边,挽着他的手臂道:“老爷,您说,这么晚了,我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刘同嗣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刘同嗣向来有恩必报,既然咱们欠人家一个人情,有怎能不见,再者说了,若无急事人家也不会深夜前来。”他向东生道:“请罗小姐进来吧,我们就在客厅等他。”

        东生应了一声,慌忙去了。

        叶青虹跟着东生来到刘公馆的客厅,她并没有刻意装扮,虽然如此,仍然显得气质高贵不凡。脱去黑色貂皮大衣,颀长窈窕的身姿顿时吸引了刘同嗣的目光。

        谢丽蕴显然留意到了这一点,咳嗽了一声,刘同嗣方才将目光垂落下去,谢丽蕴快步迎了上去,主动握住了叶青虹有些冰冷的双手,满面春风道:“您就是罗小姐。”

        叶青虹点了点头,表情显得有些窘迫和为难:“刘夫人,我是罗猎的妹妹罗虹,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您和署长大人!”说到这里,她的目光故意向刘同嗣看了一眼。

        刘同嗣报以一个友善的笑容,起身邀请道:“罗小姐不必客气,罗先生在奉天见义勇为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快请坐,有什么话慢慢说。”他阅历何其老道,一眼就判断出对方深夜前来必有所求。

        叶青虹点了点头,谢丽蕴拉着她的手在沙发上坐下。

        刘同嗣在灯光下悄悄窥视着叶青虹的面容,心中暗叹,这女子真是美丽,通体上下都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洋气,气质真是超凡脱俗。本来还觉得谢丽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可凡事都怕对比,和叶青虹对比顿时就觉得她的美实在是太小家子气,甚至俗气了许多。叶青虹才当得起高贵大气,雍容华贵。一个人的气质是伪装不来的,此女必有留洋的经历,看她的外貌,似乎有不同于中华少女的地方,洋气!美国明星似的,洋气!

        谢丽蕴道:“罗小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叶青虹点了点头,眼圈儿已经红了,还未说话,眼泪已经簌簌流下,她演技一流,别说谢丽蕴看着心疼,连刘同嗣也不由得产生了我见尤怜的感觉。

        谢丽蕴掏出手帕,帮助叶青虹擦去眼泪,柔声劝道:“罗小姐,别哭,别哭,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说出来,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帮你,就算我做不到,不是还有我家大人吗?”

        刘同嗣忙不迭地点了点头道:“是啊,罗小姐,您别哭了,只要是我们能够帮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

        谢丽蕴很少见他那么殷勤过,自己男人是什么人她心知肚明,料定刘同嗣一定是看到人家漂亮,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古道热肠,忍不住给了刘同嗣一个白眼。

        叶青虹虽然用手帕抹泪,可眼角的余光却将夫妻两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她叹了口气道:“本来我不想麻烦署长大人的,可是我哥哥和几个朋友今晚去海员俱乐部消遣,不知为了什么和几个日本人发生了冲突,对方人多势众,我哥被他们带走了,我们兄妹刚到瀛口不久,在此地举目无亲,想来想去,也只能冒昧登门求助了。”

        刘同嗣听说这件事居然牵涉到日本方面,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虽然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找日本人要人不仅仅是搭上颜面的事情,他和日本人打了几十年交道,自然知道对方的贪婪和冷血。

        谢丽蕴道:“罗小姐怎么想起来找我?”她这样问并不奇怪,毕竟她和罗猎也只是在昨天才认识,而昨天在火车上又并没有见到罗猎的这个妹妹。

        叶青虹抽抽噎噎道:“不瞒刘夫人,我们兄妹都曾经在美国留洋,今次回来是想做实业,为民族振兴做些贡献,可是想不到刚刚回来就遇到了这种事。”

        “知不知道他被抓去了那里?”谢丽蕴对恩人的事情还算是颇为上心。

        叶青虹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好怕……”她的眼泪说来就来。

        女人的眼泪总是最有效的武器,刘同嗣看着叶青虹泪如雨下,也感觉心中不忍,可他也没有表态。谢丽蕴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柔声道:“老爷,您看!”

        刘同嗣道:“罗小姐,您也不必难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哭也于事无补,不如这样,我先帮你查查罗先生被抓去了哪里?等找到他的下落然后再想营救之策,不知你意下如何?”

        叶青虹眼泪汪汪道:“多谢署长大人,我哥的事情全都仰仗署长大人了。”她从随身的手袋中取出六根金条,放在茶几上。

        刘同嗣的目光扫了一眼金条,心中暗忖,这罗氏兄妹也算得上身家丰厚,不然出手也不会如此阔绰。面孔却是一板,正色道:“罗小姐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叶青虹慌忙解释道:“署长大人千万不要误会,只是救人必然需要打点的,若是这些不够,我再去筹集。”

        刘同嗣佯装生气站起身来,转身向书房走去:“送客!”

        叶青虹看到刘同嗣生气,装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眼巴巴看着谢丽蕴,谢丽蕴将金条放回叶青虹的手袋,轻声安慰她道:“你不用害怕,我家老爷就是这个脾气,他为官几十年一直都是两袖清风,更何况你哥哥又有恩于我,罗小姐,不如您先回去,你哥哥的事情我们一定尽力帮忙去查,只要有了消息,我会让人第一时间通知你。”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谢之后,将自己的联系地址给留给谢丽蕴,方才含泪离去。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