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刘署长】(上)

第二十章【刘署长】(上)

        瞎子趴在墙头上一动不动,眼看着十多个日本人从墙头下方经过。

        那群日本人经过之后,陆威霖和阿诺两人过来伸手将瞎子拉上屋顶,瞎子道:“咱们快去接应罗猎……”

        阿诺向他嘘了一声,指了指远处,瞎子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刚才卡车停靠的地方,又来了一辆卡车,卡车上装着满满一车日本军警,陆续从车上跳下来。

        瞎子感觉情况有些不对了,压低声音道:“什么情况?”谁都不是傻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眼前的情况有些不对,一场发生在海员俱乐部的普通斗殴不会让日本军警如此兴师动众。

        陆威霖摇了摇头,看了看一旁的阿诺。

        瞎子一把抓住阿诺的领子低声骂道:“你大爷的,你到底惹了什么祸端?”

        阿诺一脸的委屈。

        陆威霖伸出手去将他们两人分开,瞎子仍然不甘心伸手还想去抓阿诺,陆威霖不得不用身体将他们两人隔开,三人趴在覆满积雪的屋顶,陆威霖低声道:“有什么事回头再说,罗猎那么精明,应当能够脱身。”

        罗猎一路狂奔,试图摆脱身后几名日本人的追踪,可是当他就快逃出巷口的时候,又有数道光束从巷口照射过来,却是日本军警从另外一头包夹过来。罗猎前后被堵,此时已经无路可逃,他迅速抽出飞刀,将飞刀悄悄扔在角落的雪地之中,然后举起双手,微笑道:“区区小事,何必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那名被罗猎击倒的日本浪人咬牙切齿地来到罗猎面前,他满头都是大包,嘴巴上的鲜血已经凝结,嘴唇高高肿起,面孔显得越发狰狞可怖。他来到罗猎面前扬起拳头,照着罗猎的右肋狠狠给了一拳,打得罗猎痛苦地躬下身去。

        罗猎并没有反抗,因为周围至少有五杆步枪指着自己,他喘了口气,大声道:“我是道尹公署刘署长的朋友,你们对我最好客气一些……”话没说完,肚子上又挨了一拳。

        瞎子看在眼里,顿时感到热血上涌,如果罗猎不是为了回来营救自己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困境,如果自己眼睁睁看着兄弟被抓而无动于衷,和缩头乌龟又有什么分别?他横下一条心准备冲出去拼了,却被陆威霖一把捂住嘴巴,压住他的身体,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别冲动,如果咱们都被抓了,谁去营救他?”

        三人眼睁睁看着罗猎被日本人押上了卡车,那群日本人又在附近搜索了近二十分钟,可是并没有发现藏身在屋顶上的其余三个,这才上车走了。

        确信日本人离去之后,陆威霖方才放开了瞎子的嘴巴,瞎子恢复自由之后,一脚就把阿诺从屋顶上踹了下去。

        阿诺并无防备,摔了个四仰八叉,还好雪地够厚,饶是如此也摔得他眼前金星乱冒,瞎子从屋顶上跳了下去,扑到阿诺身上挥拳就打,他是把罗猎被抓的这笔帐全都算在了这洋人的身上。

        陆威霖及时冲了上来抓住瞎子的手腕,低声斥责道:“别闹了,咱们尽快离开这里,想办法营救罗猎。”

        阿诺自知理亏,被瞎子拳脚相加居然没有反抗。

        瞎子余怒未消,指着阿诺道:“滚,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都是你连累的。”

        阿诺听他这么说倒不服气了,分辩道:“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他也不会被抓!”

        瞎子一听这个火大:“操!还特妈敢犟嘴,信不信我抽你!”扬起巴掌准备给这洋鬼子一个大嘴巴子。

        巴掌刚一扬起,眼前拳影一晃,却是阿诺一记勾拳打在他的下颌上,瞎子被这一拳打得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眼前金星乱冒。

        阿诺道:“士可杀不可辱……打脸实在是太过分了……”这货就是一个中国通。

        陆威霖望着这俩活宝真是哭笑不得,他叹了口气道:“你们就算打到天明也救不出罗猎,如果真够朋友,就大家一起把他尽快救出来。”

        叶青虹听完事情的经过,一双剑眉颦起,双眸蒙上一层迷雾,原本安排罗猎和陆威霖在那里冰释前嫌,却想不到旁生枝节,非但在海员俱乐部大打出手,连罗猎都被日本人抓走。

        陆威霖道:“日本在瀛口的军政署虽然撤销,可只不过是流于表面形式,他们过去驻扎在瀛口的军警人数并未减少,只是将其势力转移到了新市街、二本町和牛家屯。代替军政署的是民政署,表面上管理日本商人和侨民事务,事实上其职能和过去的军政署无异。最近瀛口的日本浪人很多,他们多半属于一个名为玄洋会社的日本社团组织。”

        瞎子道:“叶小姐,您人脉广,一定能够救出罗猎对不对?”因为急于救人,所以对叶青虹也客气了许多。

        叶青虹没有说话,起身来到窗前,望着窗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们仔细回想一下,罗猎被日本人抓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

        陆威霖道:“他说他是道尹公署刘署长的朋友!”

        叶青虹美眸一亮,她和罗猎虽然相识不久,可是她对罗猎为人的机智冷静却早有领会,罗猎绝不是一个轻易乱了阵脚的人,这句话他应该不是说给日本人听。她轻声道:“能不能具体描述一下他说这句话时候的样子。”

        瞎子道:“他朝我们藏身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很大声地说,现在想起来好像是在说给我们听!”

        叶青虹道:“没错,就是说给你们听的。”她转身向两人道:“这件事你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看来我要亲自去一趟道尹公署。”

        深夜拜访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不礼貌的行为,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急事,谁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辽沈道尹公署署长刘同嗣是瀛口最高行政长官,他的治下管辖二十三个县,刘同嗣在清政府曾经任职多年,也是瑞亲王奕勋最为倚重的助手之一,瑞亲王死后,他看准了形势,坚定投入到了民主革命之中,关键时刻的正确选择,也让他在这新旧交替时代巨变之时获得了最大的利益,和北洋政府良好的关系,让他得以受到重用,成为这座辽东口岸的行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