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俱乐部】(下)

第十九章【俱乐部】(下)

        此时陆威霖已经将其余六名日本浪人尽数击倒,他从后方冲了上来,腾空一脚踹向日本壮汉的后背,这一脚非但没有将日本壮汉踹倒,却被对方宽厚魁梧的身体反震得摔倒在了地上,那日本壮汉身高体重占据了极大优势,硬碰硬比拼力量他显然占尽优势。

        陆威霖摔得七荤八素,这下将日本壮汉的注意力成功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日本壮汉满嘴是血,宛如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抄起地上粗大的桌腿,向陆威霖砸了过去。

        呯!枪声响起,混乱的俱乐部内瞬间静了下去,众人举目望去,却是瞎子在关键时刻扣响了扳机。

        日本壮汉吓得一哆嗦,手中的桌腿也掉在了地上,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上有没有枪眼。

        瞎子心中最明白,他倒是瞄准了那日本人的手臂,可是一扣扳机,后坐力让枪口跑偏,这一枪打在了天花板上,开完这一枪,瞎子顿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一群人向他冲了上去,瞎子暗暗叫苦,转身就逃。

        日本人壮汉意识到自己没有受伤,这才又骂了一句八格牙路,可话没说完,脑袋上已经挨了重重一记,却是罗猎双手举起桌腿从后方偷袭,一个鱼跃腾空,粗重的桌腿狠狠砸在对方的天灵盖上。日本壮汉身体虽然强悍也禁不起连番重击,双眼一翻,摇摇晃晃晕倒在地。

        罗猎拉起地上的陆威霖,又向魂不附体的瞎子叫了一声,三人趁着混乱向俱乐部外逃去,中途又几人过来阻拦,全都被他们联手击退。

        逃到门外罗猎方才想起阿诺:“坏了,那英国佬还没逃出来!”

        瞎子满头大汗道:“那孙子早就逃了!”他刚才距离阿诺条顿最近,看到混战刚刚开始,阿诺就逃了,此事的导火索就是阿诺,而他却是最先逃离的一个。

        此时有人陆续从海员俱乐部内追了出来,前面也有人吆喝着围了过来。罗猎道:“咱们分头逃!”

        陆威霖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一辆挎斗摩托车从东北角的暗影中冲了出来,正是提前逃走的阿诺条顿。他驱车来到三人面前:“上车!”看来这厮还算是有些良心,并没有舍弃同伴离去。

        瞎子虽然身体肥胖,可是逃命的时候绝不含糊,第一个跳进了挎斗里面,陆威霖来到阿诺身后坐了,罗猎直接跳到了备胎上面,双手抓紧了瞎子的肩膀。

        阿诺叫道:“坐稳了!”一轰油门,挎斗摩托车高速向前方人群冲了过去。

        对方围堵的人虽然不少,可是看到摩托车高速冲上,谁也不敢用身体去阻挡,一人操着一根木棍冲了上来,意图用木棍投入摩托车的辐条之中。如果被他得逞,必然人仰车翻。罗猎抬手就是一刀,飞刀正中那人的脚面,痛得那人丢了木棍,惨叫着抱着右脚坐倒在雪地上。

        摩托车从人群闪开的缝隙中冲了出去,那些从海员俱乐部中追出来的日本浪人并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纠结同伴,上了一辆道奇卡车,在后方穷追不舍。

        陆威霖向瞎子道:“枪呢?”

        瞎子这会儿方才想起枪的事情:“枪?我怎么知道?”其实陆威霖的那把枪被他在刚才逃走的时候给弄丢了。

        阿诺的驾驶技术虽然不错,可是这摩托车负载了四个人,再加上雪天路滑不好操纵,车辆原本的优势施展不开,眼看后方那辆卡车越来越近,瞎子叫道:“快开,快开!”

        阿诺信心满满道:“放心!到了前面我就能甩开他们。”唯有利用前方狭窄的小巷方才能够摆脱对方,他对这一带的路况非常熟悉,心中已然有了盘算,可摩托车突然失去了动力,突突突声音越来越小,眼看着在雪地上滑行起来越来越慢,瞎子急得大叫道:“你特妈倒是加速啊!”

        阿诺苦着脸道:“MYGOD,没油了!”对他来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罗猎几人来说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罗猎当机立断,从摩托车上跳了下去,指了指前方的那片低矮建筑,陆威霖跟着跳了下去。

        瞎子和阿诺也紧跟着离开了摩托车,四人撒开脚步没命地向那片建筑逃去,他们刚刚离开摩托车不久,那群日本浪人就驾驶着卡车冲了上来,卡车撞在摩托车上,将偏斗摩托车撞得飞向半空,然后又重重砸落在雪地上,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阿诺因这声巨响而回头,看到自己最宝贵的财富已经变成了一坨废铁,实在是心痛到了极点,可是脚步仍然不敢放慢,快步向那片民房逃去。

        四人几乎同时逃离,可是逃跑的速度有太大的差别,罗猎和陆威霖逃得最快,瞎子最慢,他一身肥肉,跑步原本就是他的弱项,惊慌之下,又在雪地上滑了一跤,等他爬起已经远远落在了同伴后面。

        卡车撞飞摩托车之后疯狂向瞎子冲了上来,瞎子连滚带爬从雪地上爬起,两道雪亮的光柱锁定了瞎子的位置,瞎子感觉眼前一花,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护住双目,魂飞魄散,心中暗叫完了,想不到今天我安翟的小命要折在这里。

        此时一道身影冲了上来,危急关头回来帮忙的还是罗猎,他扬起砖块接连出手,两颗砖块先后命中车灯,卡车的前灯被砖块砸烂,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罗猎伸出手去将瞎子向后一拖,汽车擦着两人的身体呼啸而过,车轮卷起的雪花和冰屑打在两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卡车因为前灯被毁,不得不就地停下,那群日本人从卡车上跳了下去,罗猎和瞎子两人趁机起身,趁着这会儿功夫逃入身后的那片民房之中。

        瞎子气喘吁吁,可是眼睛没有闲着,虽然夜色黑暗,却是他目力最为锐利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已经爬到房顶的陆威霖和阿诺,两人正向他们挥手示意,指了指一旁的围墙,他们是经由围墙爬到屋顶上的,瞎子用手捣了捣罗猎,罗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蹲下身去,示意瞎子踩着他的肩膀爬上墙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瞎子,单凭这货的身手是根本不可能爬上去。

        瞎子踩着罗猎的肩膀上去,罗猎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才将这厮沉重的身躯托起,瞎子笨拙无比地爬上了墙头。正准备伸手帮助罗猎上来,几道光柱从巷口处照射进来。

        罗猎已经来不及爬上墙头,不然非但自己还会连累同伴全都暴露,他毫不犹豫地向小巷深处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