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避风符】(下)

第十八章【避风符】(下)

        离开美利坚之前又将这四枚钥匙分别交给四个人保管,这四个人,一个是刘德成,我父亲将这枚金质钥匙交给了他,一个是刘同嗣,他得到了另外一枚银钥匙。因为当时我父亲提前得知了有人想要刺杀他的消息,于是改变行程路线,由他们两人按照原定计划负责押运保险柜返回国内,我父亲则和任忠昌和肖天雄一起轻车简行,秘密离开美利坚,提前踏上归程。”

        罗猎皱了皱眉头道:“你是说,另外两枚避风塔符在任忠昌和肖天雄的身上?”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我父亲将这件事做得非常隐秘,他离开美国之前,通电报告诉我母亲,唯有将四枚避风塔符全都找到,才能将保险柜打开。他若是中途遭遇不测,必然和保险柜内的东西有关,就让我母亲将其中的秘密通过某个渠道上报朝廷,也将那四枚避风塔符其实是钥匙的秘密散播出去。”

        罗猎道:“他不是已经对刘同嗣产生了疑心,为何还要将那么重要的事情教给他去做?”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我也想不通,或许当时他身边无人可用,或许他认为刘同嗣不会对保险箱内的东西产生觊觎之心,或许他认为刘同嗣并不了解其中的内情,毕竟这四个人无人知道避风塔符是开启保险柜的钥匙。”

        “知不知道保险柜内藏着得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我父亲遇刺之后,刘德成和刘同嗣将保险柜送到了宫中,后来那保险柜也就失去了下落。我母亲遵照我父亲的遗愿,将秘密通报给了一位我父亲生平最信任的人,却想不到这件事却给她引来了杀身之祸。”叶青虹说到这里一时间悲从心来,找到烟盒,却发现里面的香烟已经空了,罗猎抽出自己的香烟,递给她,并帮她点上,叶青虹抽了口烟,眼圈儿微微有些发红。

        罗猎及时岔开话题道:“这玩意儿当真是钥匙?”

        叶青虹道:“我也无法断定,这些事都是从我母亲那里知道的,或许只有找到保险柜就能够明白其中的真相。”

        罗猎忽然想起了已经被杀的任忠昌,低声道:“任忠昌的身上有没有避风塔符?”

        叶青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从他的身上,我找到了那枚玛瑙避风塔符。”

        时至今日,罗猎方才清楚,原来任忠昌在黄浦遇刺事件并非是简单的暗杀复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叶青虹要找回钥匙。

        “你父亲让你母亲求助的的那个人是谁?”

        叶青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轻声道:“我只想复仇!”

        罗猎有些同情地望着叶青虹,认识她也有一段的时间,可是在罗猎的记忆中,就没有见她真正开心地笑过。仇恨是一把双刃剑,报复别人的同时也在折磨着自己,叶青虹活在仇恨之中,活在压力之下,她又怎会开心,又怎能快乐?

        罗猎道:“那个狙击手陆威霖也来到了这里?”

        叶青虹道:“他和你们所要执行的任务并不矛盾。”

        罗猎道:“因为他,我刚到瀛口就在大辽河里泡了个冷水澡,帮我转告他,这笔帐我肯定会跟他算。”

        叶青虹淡淡笑了起来:“他是三爷的人,三爷不放心我前来,让他暗中保护我的安全。”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在蓝磨坊刺杀案之前,我也不认识他。”

        罗猎对叶青虹的话倒没有怀疑,他当时就在现场,叶青虹的有些出自本能的反应骗不了人,淡然道:“你现在应该发现他其实是个麻烦。”罗猎可不是有意诋毁,此前在前往奉天的火车上,陆威霖干掉了几名日本军人,关键时刻还是罗猎帮他脱身,此事只怕连陆威霖自己都不知道,可罗猎帮助他的时候,并没有料到陆威霖居然恩将仇报会在暗中对自己下手,只不过陆威霖显然也没有置他于死地的意思,只是用枪击碎冰面给罗猎一个教训,其用意应当是报复罗猎当初在黄浦蓝磨坊用飞刀射伤他的旧怨。

        叶青虹道:“如果有机会,我会安排你们见面。”

        罗猎目光环视了一下周围,竟然在对面的树林中捕捉到一道反光,罗猎意味深长地笑道:“他应该就在周围吧?”凭着直觉意识到那道反光十有八九是瞄准镜反射的阳光,自己不信任叶青虹,叶青虹同样不信任自己,这让刚刚对叶青虹产生同情和信任的罗猎不禁又怀疑她的诚意,如果当真信任自己,又何必让狙击手在附近埋伏?叶青虹始终留有后手。

        叶青虹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他的父亲被任忠昌所杀,三爷给了他亲手报仇的机会,所以他欠三爷一个很大的人情。”

        罗猎道:“还是安排一下吧,有什么话大家当面说清楚,以免下次见面误伤了对方。”

        叶青虹嗯了一声:“那就今晚海员俱乐部吧,我来安排,为你们消除误会。”

        罗猎点了点头:“在你的计划中是不是要让我去接近刘同嗣的姨太谢丽蕴?”

        叶青虹没有否认。

        罗猎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牺牲色相这种事情我从来都不做!”

        叶青虹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罗猎,你以为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

        罗猎道:“连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你又怎么能看清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罗猎道:“有句话我必须说在前头,想要合作,咱们就必须坦诚相对,你的目的我大概清楚,我也答应帮你去做这件事,至于怎样完成这件事需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我希望你尽量不要干涉。”

        叶青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她意识到自己对罗猎的态度在逐渐软化,这不仅仅是因为对罗猎能力的认同,更是因为她意识到罗猎看似温和,真实的性情却是桀骜不驯,想要让罗猎帮忙,威压只会适得其反,必须要向他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和尊重,这正是叶青虹终于将实情向他说明的原因,当然绝不可能是全部。

        夜幕降临,海员俱乐部这边灯火闪烁,音乐声随着夜晚的海风飘荡在空中,这里是各国海员的聚集地,有港口的地方就会有美酒、美人,还有一切可以让海员们排遣寂寞和发**力的商品和娱乐活动。

        罗猎和瞎子刚刚来到俱乐部门外,就看到几名醉醺醺的船员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两人让到一边,回避着这帮船员斗鸡一样的眼神,不是怕事,而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罗猎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前的那辆挎斗摩托车,挎斗上还留有一个清晰的弹痕,他马上想到了阿诺条顿,昨晚从自己这里挣了一百块大洋的那位,想不到他也在这里消遣,其实想想也不意外,毕竟瀛口不大,夜晚可供消遣的地方本来就不多,海员俱乐部恰恰是酒鬼、赌鬼、色鬼、烟鬼最多的地方,也是洋人最喜欢聚集的场所。

        来到俱乐部内,瞎子马上就被现场的热烈气氛感染,随着节奏明快热情洋溢的乐曲不停摇晃着脑袋,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找到了静静坐在吧台角落的陆威霖,军装笔挺,三七分的头型梳理得一丝不苟,他背身坐在那里,身边两侧的吧椅空着,只是身为和事佬的叶青虹并没有出现。

        罗猎拍了拍瞎子的肩膀,对他耳语了几句。

        罗猎缓步来到陆威霖的身边,在左侧的吧椅上坐下,瞎子则若无其事地在陆威霖的右侧坐下了。

        陆威霖英俊的面庞不苟言笑,笃定的目光盯着手中的酒杯,根本没有向身边的两人看上一眼。

        罗猎要了一杯威士忌,抿了口酒,然后道:“那一枪很准啊!”

        陆威霖将酒杯慢慢放在桌面上:“天冷手滑,本该向上瞄准三尺三寸。”

        罗猎皱了皱眉头,三尺三寸,差不多等同于自己的腿长,陆威霖够狠啊,这是要瞄准自己的命根子吗?他轻声道:“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会再有,咱们现在的距离,你应该没机会出枪。”

        陆威霖漠然道:“找我是为了报仇?”

        罗猎非常大度地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过去的事情还是算了!”

        陆威霖饮尽了杯中酒,却突然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枪口从下面顶住了罗猎的小腹,然而罗猎手中的小刀也在同时抵在了他的双腿之间。陆威霖冷冷望着罗猎:“你以为自己的刀比我的枪还要快吗?”

        罗猎微笑道:“我的刀可以杀人,你的枪恐怕办不到。”

        一旁瞎子嘿嘿笑了一声,将子弹一颗颗慢慢投入了空杯中,子弹敲击玻璃杯发出叮叮当当的跳响声。当陆威麟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罗猎身上的时候,难免会忽略瞎子的存在,事实证明对任何细节的忽视往往都会影响到全局的成败。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