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西炮台】(下)

第十七章【西炮台】(下)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罗猎穿着叶青虹给他刚刚买来的黑色绵羊皮大衣,温暖身体的同时,内心居然也感到有些软化,虽然知道叶青虹的行为并非出自关心,只是源于对自己的利用,可他仍然能够从中感受到女人天生细致的心思。

        因为街道上的积雪并未及时清除,仍然有半尺多厚,汽车在雪地上缓缓行进,经过被车轮碾压的冰辙就会发出清脆的碎裂声,车身也随之剧烈颠簸起来。

        叶青虹驾驶汽车出了日管区,沿着大辽河一直驶向辽河入海口。瀛口西炮台就位于东岸海船入口处,台墙围二百六十余丈,炮台前方随着辽河湾转作扇面形,中间筑大炮台一座,两旁平炮台二座,以取迎头还击之势。大炮台睥围墙下,有暗炮洞八处,以备伺便平击之用。曾经军械库就隐藏在炮台下。后面中间营门一,两旁营二,水洞二。内筑兵房二百间,水塘两处。台前有长壕一道,围墙两旁又筑墙十余里,翼蔽左右。

        这座炮台兴建于清光绪八年,竣工于光绪十四年。单单是工程建设就长达六年之久。它是清政府兴办北洋水师在东北沿海建筑的重要海防要塞,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曾经发挥过重大作用。

        清光绪二十年,甲午中日战争中,清军曾在这里阻击日本侵略军。据清末史料记载:光绪二十年正月末,日军连陷大石桥、大平诸要地,清军退保田庄台,以防日军西犯。二月,日人欲侵入瀛口,夺我炮台。海防练军营管带乔干臣率兵500发炮猛击,日兵不得逞,复派兵百余人由埠东渡辽河,潜入。干臣度不能守,变退兵田庄台”。瀛口失守后,炮台、房舍都被日寇破坏,仅存台基。1900年8月12日,俄兵占领瀛口后,又将西炮台在甲午战争后添置的巡船,尽数捣毁,库存弹药、服装等也全损失。日俄战争之后,历尽战火沧桑的西炮台已经沦为一片废墟,早已失去了昔日海防战略意义。

        清朝覆灭,民国建立,表面上收回了瀛口,然而捉襟见肘的财政一时间还无法兼顾海防,所以根本无力修复炮台,瀛口开埠之后,这里等若是敞开了门户,各方势力混杂其中,重建炮台也没有那么的容易,至少在目前也失去了重建的必要。

        叶青虹将轿车停靠在西炮台前,推门走了下去。

        罗猎从另一侧下车,关上车门,湿冷的海风迎面吹来,他下意识地裹紧了大衣,放眼望去,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大炮台上,昔日威风凛凛镇守海疆的大炮如今也变得残破不堪锈迹斑斑。这两日的落雪更增添了西炮台破败荒凉的味道。

        罗猎心中虽然好奇,可是并没有发问,他相信叶青虹带自己来这里必然有她的理由。

        叶青虹沿着阶梯走上炮台,罗猎跟在她的身后,这里荒废后应该很少有人前来,冰雪覆盖的阶梯上不时露出枯黄而倔强生长的荒草,等到来年春日,它们才会为这破败荒凉的废墟增添些许生命的亮色。

        罗猎很快就超过了叶青虹,倒不是为了逞强,而是他看到前方的阶梯渐陡,担心冰雪路滑,所以提前到哪里,伸手准备给叶青虹以帮助,然而叶青虹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仍然坚持独自前行。

        罗猎摇了摇头,和叶青虹接触的时间越久,越是能够体会到她骨子里的倔强。他放缓了脚步,让叶青虹第一个登上了炮台。

        两人站在炮台之上,红彤彤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看着非常的火热,可是阳光的温度尚未来得及温暖身体,就已经被冷冽的海风吹得干干净净。

        叶青虹眺望着远方的海面,阳光洒落在海面上的粼粼波光,让她的美眸变得忽明忽暗,她轻声道:“甲午战争的时候,我父亲曾经奉命前来瀛口监军,亲历了那场战争,也经历了瀛口失守的屈辱和心痛,也是从那时起,他痛定思痛,从一个玩世不恭的皇室子弟变成了一个奋发图强,立志报国的热血男儿。”她转向罗猎,盯住他的双目道:“不错,我就是瑞亲王的女儿!”她的声音虽然平静,可是目光中却透露出内心的骄傲,她以父为荣。

        罗猎虽然早就猜到叶青虹很可能是瑞亲王奕勋的女儿,可是叶青虹到目前为止还未当面向他承认过,他静静望着叶青虹,无意打断她的话。

        叶青虹道:“为了振兴国家,为了挽救这个奄奄一息的王朝,他开始周游列国踏上强国之旅,向朝廷提出变革,振兴民族工业,发展铁路,兴修港口,学习国外先进技术,然而他一心为国却被人诋毁,说他野心勃勃,意图谋夺皇权,日本人和俄国人也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更让人心痛的是,他为国为民呕心沥血所做的一切也不被国人理解,许多人说他引狼入室,崇洋媚外。”

        罗猎点了点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满清之所以灭亡,不仅仅是因为闭关自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权者偏听偏信,嫉贤妒能,真正的优秀人才得不到重用,即便是得到任用,也很快就因为触犯保守派的利益而受到敌对。清末的变革者绝不只有瑞亲王一个,为此牺牲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叶青虹道:“七年前我父亲出访北美,于返回的途中在日本横滨海域遇刺。其实他在北美就已经得到了好心人的提醒,有人意图在途中行刺,所以他也做足了准备,他的行程非常隐秘,只有少数亲信知道,返回时购买船票也是用的化名,然而既便如此仍然没有逃过遇害的噩运。”

        罗猎道:“所以你的目的不是寻宝,而是复仇?”

        叶青虹道:“兼而有之,我父亲遇刺之后,并未得到朝廷应有的礼遇,噩耗传出之后,朝廷非但没有派人抚恤家人,反而第一时间派兵查抄王府。”

        罗猎道:“这件事我也听说过,传言王爷当年在王府之中修建了一座秘密宝库。”

        叶青虹道:“当时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他们也在王府之中的确查到了一座地库,真实的情况是,那地库只不过是我父亲用来收藏各国名酒的酒窖罢了,所谓王府藏宝根本就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

        罗猎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当时朝廷只是想找个借口来对付王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古往今来有无数忠臣良将死在了莫须有三个字上,上位者想要铲除异己根本不需要理由,即便是当今所谓民主的时代何尝不是如此。

        叶青虹于风中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可是的确有一座秘密宝库。”

        罗猎闻言一怔,满面诧异地望着叶青虹。

        叶青虹道:“甲午战争之所以惨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老佛爷为了隆重操办她的六十寿辰,不惜挪用海军军费,凑足三千万两白银,我父亲曾经引领群臣前往进谏,她却说什么,今日令吾不欢者,吾将令彼终生不欢。此言一出,满朝文武再无一人敢说半个不字。”

        罗猎叹了口气,这件事他早已听说过,正是这见识短浅的老娘们导致了甲午惨败,害得中华不但失去了澎湖列岛,割让了山东半岛,失去了朝鲜藩国,就连这片辽东也是花费了三千万两白银从侵略者的手中买回,除此以外还屈辱地赔偿了两亿三千万两的白银,大清也至此走向衰亡,纵观五千年历史,赔款割地,又花钱将本属于自己的土地从侵略者手中买回,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朝廷昏庸腐败到了这种地步,实在屈指可数。

        叶青虹道:“甲午之后,老佛爷仍然不知悔改,突发奇想地想要修复圆明园,这件事同治皇帝就交给了我的父亲。”

        罗猎皱了皱眉头,如此看来满清亡国的确是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圆明园在1860年被英法联军掠夺焚烧,抢走国宝无数,而后来虽然几次提出重建,都因为清廷的财政无力为继而不了了之,老佛爷晚年曾经大兴土木修建颐和园,一处园子还满足不了她的欲望,居然又兴起重建圆明园的念头。

        叶青虹道:“我父亲对大清的财政状况非常清楚,自然明白以目前的国力根本无法承受如此浩大的修复工程,所以他表面上应承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就停工向朝廷申请款项,朝廷当然拿不出这笔钱,一来二去也就不了了之。不过我父亲在修复圆明园的过程中,却偶然发现了一座秘密宝库。”

        听到这里,罗猎顿时打起了精神。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