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西炮台】(上)

第十七章【西炮台】(上)

        瞎子道:“应当不会说谎,我也听说过,当年瑞亲王遇刺好像是老佛爷亲自下的命令,据说瑞亲王利用老佛爷的信任,亏空国库,暗地里支持革命党,意图颠覆大清。”

        罗猎微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枉死在老佛爷手中的王公贵胄不计其数,据我的了解,瑞亲王虽然不是什么两袖清风,忧国忧民的人物,可此人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力主革新,大力推进工业改革,提倡修建铁路,他生前多次前往欧洲美洲观摩学习,算得上我国工业真正的奠基人。再者说,他本身就是正统皇室,又怎会颠覆自家王朝?支持革命党之说更是荒诞之极。”

        瞎子道:“可瑞亲王私藏宝库的事情应当是真的,不然她何须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寻找钥匙。”

        罗猎道:“那钥匙也大有文章,通常来说,越是隐秘的宝藏,隐藏越深,越是害怕惹人注目,你从那太监身上盗走的钥匙竟然是纯金打造,如此招摇,你难道不觉得奇怪?”

        瞎子挠了挠头,他本来觉得没什么奇怪,可经过罗猎提醒,渐渐感觉到这件事的确很不寻常。对啊!没有人会蠢到用金钥匙开启秘密宝库那么招摇的地步,岂不是主动引人来偷?他低声道:“难道那玩意儿根本就不是钥匙?”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罗猎的目光陡然一亮。

        清晨,一轮红日从湛蓝色的渤海中缓缓升起,驱走了这场延绵两日的冬雪,温度却没有因为天气的晴朗而回升,一夜之间又降低了许多,来自北方西伯利亚的寒流和冰雪一起将这座北方滨海之城雕琢的晶莹剔透,阳光投射在冰雪上,折射出瑰丽梦幻的色彩,这是个美妙的清晨。

        罗猎拉开窗帘,首先看到得就是叶青虹的汽车,早已停在了楼下,却没有看到叶青虹的身影,她应该已经进入了酒店。瞎子仍然在酣睡,昨晚的酒劲儿仍然没有过去。

        罗猎叫了他一声,并没有回应,罗猎摇了摇头,真是羡慕这厮酣甜的睡眠,捏了捏自己的眉头,舒展了一下因为这一夜辗转未眠而有些酸痛的手臂,这才披上大衣,拉开房门走下楼去。来到一楼餐厅,看到叶青虹早就已经坐在那里等候,阳光从窗外透过玻璃窗投射在她的身上,叶青虹望着窗外,侧面的轮廓很美,有她在的地方都会变成一道让人难忘的风景。

        罗猎来到她的身边,很礼貌地问道:“叶小姐,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叶青虹转过俏脸,眼圈儿居然有些发红,眼皮也有些浮肿,看得出她此前应当哭过,昨晚或许也没有睡好,为了掩饰眼皮的浮肿,她特地涂上了淡紫色的眼影,目光盯住罗猎道:“如果我说介意,你会不会选择另外一桌?”

        罗猎笑了笑,仍然在她的对面坐下。

        叶青虹道:“安翟呢?”

        “昨晚喝多了,还在睡!”

        叶青虹点了点头,此时侍者送上早餐,罗猎面前的是几片面包,一个煎蛋,一根烤肠,一杯牛奶。原来叶青虹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因为叶青虹表现出的体贴,罗猎报以感激的微笑:“你不吃?”

        “吃过了!”叶青虹淡淡回应了一句,目光仍然注视着罗猎,发现罗猎的脸色有些苍白,双目布满血丝,明显带着倦容,由此推断他昨晚应该没睡好。

        罗猎道:“你这样看着我吃,我有点不习惯。”

        叶青虹的唇角总算有了一丝笑意,她叫了一杯咖啡,坐在阳光里端起咖啡,目光漫无目的地观望着外面的街道。

        罗猎很快就吃完了早餐,也叫了杯咖啡,坐在阳光下,静静品味着其中苦中带甘的滋味。

        叶青虹道:“我查到了在辽河狙击你的人!”

        罗猎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今天的谈话会从叶青虹的追问开始,抿了口咖啡,咖啡的香气如同温暖的阳光一样在喉头慢慢扩展开来。

        叶青虹道:“你放心,他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罗猎微笑着将咖啡杯放下:“我还以为你会给我明确的答案,其实我不怕麻烦。”

        叶青虹的红唇弯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她的俏脸变得生动而明媚,以罗猎的定力也不由得看得呆了一下,抛开彼此的立场,不得不承认叶青虹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高贵优雅,秀色可餐,有她在眼前,再美味的早餐也变得没有了味道。但是罗猎并不认为叶青虹可爱,再美丽的女人一旦拥有了太多心机,那么就跟可爱这两个字扯不上干系,正是因为叶青虹的机心,罗猎不由自主地选择和她保持距离,这份距离让他们之间始终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叶青虹小声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上了谁的车?之后又去了哪里?”

        罗猎道:“你好像还没告诉我是谁向我开枪?”

        叶青虹摇了摇头,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说。她也意识到两人之间的每一次交谈都像是讨价还价,她和他都表现得太过理性太过精明,彼此时刻都放不下戒备之心。

        罗猎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在大辽河狙击我的那个人就是刺杀赣北督军任忠昌的军官——陆威霖对不对?”

        叶青虹的美眸中流露出些许错愕,不得不佩服罗猎强大而缜密的推理能力。

        罗猎道:“我没什么仇家,所以范围不难锁定,他的枪法很好,可以称得上我所见过最好的枪手,你既然有那么好的帮手,又何必让我和瞎子来趟这趟浑水?”他向前探了探身子:“我们和叶小姐并无深仇大恨,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弄两个替罪羊过来转移注意力吧?”他越发怀疑叶青虹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并非是让他们帮忙寻找并夺回钥匙。

        叶青虹将咖啡杯握在掌心,轻声道:“你以为我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和代价就是为了找两个替罪羊?”

        罗猎道:“叶小姐怎么想对我们而言已经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有这样的打算,还是尽早收手。”

        叶青虹点了点头:“我带你去个地方!”

        罗猎道:“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也是一样。”

        叶青虹从桌下拿起一个大大的袋子扔给了罗猎:“换上衣服,我在车内等你,你会得到想要的一切答案。”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