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错金钱】(上)

第十六章【错金钱】(上)

        瞎子穿着厚重的羊皮大袄,就像一个大雪球般从大门处走了出来,蹑手蹑脚,然后从后面向罗猎扑了上去,他是想给罗猎一个惊喜,可罗猎在他扑过来的刹那突然一个闪身,瞎子扑了个空,直接扑倒在雪地上了。

        罗猎笑着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臭小子,想暗算我啊!”

        瞎子抓了一把雪转身反击,罗猎却早已拎着箱子逃到了旅馆里,论到身法之灵活,超出瞎子实在是太多了。

        推开房门,迎面就看到凭窗而立的叶青虹,室内虽然温暖,可是叶青虹的目光却冷得像外面的天气。

        罗猎脱下外衣,瞎子殷勤地接了过去,一是因为哥俩重逢格外亲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现在临时扮演得是司机角色,起初还有些抗拒,现在居然稀里糊涂地进入角色了,正所谓习惯成自然。

        瞎子发现了衣服上的弹孔,用手指试了试:“咦,刚买的衣服怎么就有破洞呢?罗猎……我靠,你不会中枪了吧?”

        罗猎微笑打量了一下房间,然后来到办公桌旁,摸了摸光可鉴人的桌面,目光却趁机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图纸,来到椅子上坐下:“这房间布置的不错。”

        瞎子道:“套房,两张床,三个人,晚上怎么睡?”其实他知道叶青虹晚上不住在这里,只是故意这么说。叶青虹越是高不可攀,瞎子就越是因爱生恨,不放过整她的任何机会。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叶青虹对他的态度始终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叶青虹皱了皱眉头:“安翟,你出去一趟。”

        瞎子愣了一下:“什么?大冷的天你让我出去挨冻?有没有搞错?”

        叶青虹也没有继续坚持,轻声道:“火车四点钟抵达瀛口火车站,你为什么现在才到?晚了整整两个半小时?”这句话显然是在质问罗猎。

        罗猎道:“此事说来话长,叶小姐,我刚刚才到,麻烦帮我倒杯热茶。”他非常反感叶青虹以这种居高临下的方式发问。

        叶青虹横了他一眼,然后转向瞎子,示意他去倒茶。

        瞎子一脸无辜道:“为什么又是我?”

        叶青虹道:“别忘了你这次的司机身份!”

        瞎子嘟嘟囔囔地走了,别说自己不会开车,就算自己当真是司机,也没规定就要端茶送水。实在太过分了,当灯泡我就认了,还得当司机兼职佣人,老子上辈子欠你的?

        叶青虹仍然靠窗站着:“我们的计划可不包括偷人钱包。”她所指得自然是瞎子趁机窃取谢丽蕴身上财物的事情,行动之前她就提醒过罗猎要留意瞎子的手脚,可仍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叶青虹看来是罗猎对瞎子太过纵容的缘故,他们理所当然要对这次的意外负责。

        罗猎道:“有意外才有惊喜,你委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他的意思很明白,既然最终结果是好的,你又何必在意过程。

        叶青虹神情稍稍缓和,她的目光落在罗猎前胸衣服的弹孔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罗猎并没有将分开后发生的一切全都说出来。

        罗猎道:“你的计划已经被人知道了!奉天火车站仗义出手的那个人早就洞悉了你布置的一切。”

        “我就说嘛,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看那个人就非常可疑,以我的身手不可能被人发现!”瞎子端了一杯热腾腾的白开水回来。

        罗猎倒是没有嫌弃,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奔波了一天,他的确是有些渴了。

        叶青虹道:“上车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打了个哈欠道:“没什么事情,要不今天就这样吧,忙了一天实在是有些累了,早点休息,让我好好想想。”

        叶青虹料定他有事情瞒着自己,可是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点了点头,在罗猎的行李箱上扫了一眼,看到行李箱上的枪洞,推测出罗猎和自己分开的这段时间十有八九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战,她也没有点破,轻声道:“你们早点休息,饿了可以直接从餐饮部叫吃的。”

        罗猎礼貌地笑了笑,向瞎子道:“帮我送送叶小姐。”

        瞎子第一时间去衣架前帮助叶青虹拿了外套和帽子,展开外套,叶青虹并没有拒绝他的帮助,穿上皮大衣,拿起手袋道:“不用送了,明儿一早我过来大家一起用早餐。”

        瞎子笑道:“好啊!”罗猎却似乎没听到一样,目光静静望着窗外。

        叶青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瞎子忙不迭地跟了出去,叶青虹走得很快,瞎子来到外面的时候,她已经进入了车内,打着了火,瞎子凑到车窗前,一边挥手一边想说句什么,可叶青虹明显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一踩油门,汽车已经远去。

        瞎子回到房间内,看到客厅内已经不见了罗猎的影子,倾耳一听,浴室内传来水声,他来到浴室门前敲了敲房门。

        里面传来罗猎的声音道:“瞎子,帮忙叫点吃的,我现在是又累又饿。”

        瞎子嘿嘿笑道:“饱暖思***难怪对着叶青虹这么一位大美人都提不起兴趣。”

        罗猎道:“少给我废话,火车站那笔帐我回头再跟你算。”

        瞎子道:“谁怕谁啊?”说完就没了声,毕竟理亏。

        罗猎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出来,看到瞎子正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走过去一把将报纸夺了过来:“饭呢?”

        瞎子道:“这酒店是老毛子开得,他们的饭我可吃不惯,对面就有家骨头馆,咱们去啃酱骨头喝酒。”

        罗猎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瞎子指了指他挂在衣架上的衣服道:“你衣服上的那些枪洞怎么回事?”

        罗猎这才将自己从奉天火车站上车之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当然对于麻雀找自己的目的并未提起,罗猎认为这些事对瞎子这个局外人而言并不重要,毕竟麻雀只是针对他个人而来。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