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发酒疯】(下)

第十五章【发酒疯】(下)

        疤面人怒骂了一声,握着手枪推开车门追了出去,摩托车已经走远,他瞄准远方准备射击,却又想起这里已经是瀛口日控区,若是开枪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枪放了下去。

        司机也推门走了下去,他去检查后轮,发现两个车轮都已经瘪了,其中一个车轮上还插着一柄小刀,司机叹了口气,躬下身去,想将小刀拔出,可没等他完全蹲下去,锋利的刀尖就已经抵住他的咽喉,藏身在车底的罗猎微笑向他点了点头,向雪面努了努嘴,司机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把脸向他凑近了一些,罗猎扬起左拳,一拳重击在他的下颌之上。

        疤面人正准备返回汽车,那辆摩托车从远处又折返回来,轰鸣的引擎声分明在向他挑衅,疤面人气得脸上的刀疤从紫色变成了黑色,他再度追了上去。

        车门再度打开,司机坐了进去。

        后方的劫匪问道:“老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机转过脸来,年轻的面孔带着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他显然不是老邱,劫匪慌忙举起手枪,他举枪的速度显然比不上罗猎出刀的速度,罗猎一刀已经插入他右手手背,将他的右手钉在座椅的靠背上。可是麻雀的反应居然比罗猎毫不逊色,奋不顾身地用肩膀狠狠撞在了劫匪的身上,这样一来,劫匪的手等若再度被飞刀向侧方切割,痛得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疤面人双手扶着膝盖,站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身后汽车重新启动,左侧大灯照射着他的面孔,他眯起眼睛想要看清车里的状况,可惜眼睛被照得发花未能如愿。汽车在雪地上缓缓驶向他,就快靠近他的时候,疤面人方才看清驾驶汽车的居然是罗猎,他想要掏枪,汽车突然加速,撞在他的身上,将疤面人撞得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三米方才重重落在雪地上,手枪也脱手飞到了一边。

        罗猎对他还是手下留情,如果全速撞击肯定会将疤面人碾在车下,车速不快,又及时踩住刹车,饶是如此也将疤面人撞得骨骸欲裂,一时间无法从地上爬起。

        麻雀率先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拾起手枪来到呻吟不止的疤面人旁边,抬起脚来狠狠踢在他的小腹上,踢得疤面人在雪地上翻滚了两圈。枪口抵住了他的咽喉:“说!什么人派你们来得?”

        疤面人一言不发,满脸狰狞的笑容,露出一口焦黑的牙齿,他应该没有受伤。

        三辆黑色轿车赶到了现场,前面两辆车上下来的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军警,后面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正是南满图书馆的福伯,他快步来到麻雀身边关切道:“小姐!”

        麻雀收回匕首,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举目四顾,却发现罗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去。

        罗猎站在角落中远远眺望着现场的情景,看来这位福伯在当地应当拥有相当的势力,这里是二本町,已经处于日本人的实际控制中,罗猎没有忘记自己此次前来的主要任务,他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所以决定悄悄离开。

        转身准备从小路离开的时候,看到道路的另外一头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阿诺条顿掀开风镜,向他笑了笑,然后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

        罗猎慢慢来到他的身边,也抽出一支香烟,阿诺主动将火机伸向他帮他点上。

        罗猎友善地笑了笑,抽了一口烟道:“你送我去新市街的东方大酒店,我给你剩下的部分。”

        阿诺条顿点了点头,歪了歪头道:“车在后面。”

        因为中途遭遇风雪的缘故,叶青虹一行也是刚刚抵达预定的会合地点,计划刚刚开始就遭遇挫折,这让叶青虹的心情很不好,连瞎子都看出了这一点,向来喜欢絮絮叨叨的他居然能够忍住一路不说话。

        夜幕已经降临,瞎子坐在临窗的沙发内无聊地向外观望着,每到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都会变得异常犀利,临窗街道上的状况尽收眼底。

        叶青虹自从抵达就在外面一直忙,连话都没跟他说一句,她不得不开始考虑备选方案,罗猎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他那边的进展如何?火车早已到站,按理说他应当先到旅馆才对,可是眼看就要六点半了,仍然不见他的踪影,难道他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就被叶青虹否定,像罗猎那种人只会给别人带去麻烦吧。

        里面的房间内传来瞎子惊喜的叫声。

        叶青虹已经猜到应该是罗猎回来了,她离开了办公桌,来到窗前望去,却见一辆挎斗摩托车停在楼下,罗猎显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陪同他一起的是个身材魁梧的欧洲男子。叶青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罗猎刚好在此时抬起头来,看到站在三楼窗口的她,他笑着向上挥了挥手。

        叶青虹却放下了窗帘。

        瞎子已经从房间里乐颠颠跑了出来。

        罗猎当着阿诺的面打开行李箱,从中取出一百块大洋递给了他,阿诺深蓝色的双目盯住这些大洋,灼热的几乎就要燃烧起来,忙不迭地将大洋收好,拍了拍罗猎的肩膀道:“够朋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虽然这句话用得恰当,可是他的中国话还是不够标准,驷马说成了死马。

        罗猎被他怪腔怪调的中国话逗得想笑,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不错,一位真正的战士,关键时刻没有把我这位战友给丢下!”

        阿诺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英式军礼,然后把自己的住处告诉了罗猎,他是一个来自英格兰的退役士兵,目前住在特拉福特黄海修车厂,这一百块大洋是他来到中国后赚得最多的一笔,他口中的修车厂是他目前工作生活的地方。和中国人故土难离的情节相比,这些外国人更热衷于走出国门,踏遍世界探索和冒险。

        罗猎点了点头,目送阿诺驾车离去。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