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发酒疯】(上)

第十五章【发酒疯】(上)

        猎心说这洋鬼子还真够黑的,可眼前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方,若是再有任何的犹豫,只怕就要眼睁睁看着麻雀被劫走了。

        欧洲男子将银元放在口袋里,居然不慌不忙地做起了自我介绍,向罗猎伸出手去:“我叫阿诺条顿!用你们的话来解释就是鹰!”

        罗猎眼看着那辆轿车已经拐入了南边的街道,从他的视野中完全消失,苦笑着用熟练的英语道:“先生,我朋友被人劫持了,你帮我追上那辆车,我多付你十块大洋……”

        话没说完,摩托车已经在震耳的轰鸣声中向前方冲去。

        阿诺扣上了硕大的风镜,看起来还真有些像飞行员,罗猎眯着眼睛,捂着嘴巴,不得不说这洋鬼子看起来不靠谱,可摩托车的驾驶技术一流。这厮一边驾驶,还一边叽里呱啦地唱着歌,因为调门跑得实在是太偏,罗猎好不容易才听出他唱得是《天空之翼》,这首歌因为一战而流行一时,歌曲的内容是歌颂和赞扬英国皇家空军,热血激昂,可是被五音不全的阿诺唱得实在是让人难以消受。

        偏偏这货还自鸣得意,他单手掌控摩托车,从怀中掏出一瓶喝了一半的威士忌,用牙齿啃掉瓶塞,然后咕嘟咕嘟灌了下去,罗猎这才回想起,刚才上车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只是因为关注麻雀的事情反倒忽略了,自己居然上了一个酒鬼的车,这货明目张胆地醉酒驾驶。

        一瓶威士忌很快就见了底,阿诺用力将空瓶扔向一旁的墙面,清脆的碎裂声中,酒瓶被摔得四分五裂,酒精让阿诺越发兴奋了起来,他大吼着:“让我们飞起来,让我们驾驶雄鹰狠狠地教训那帮婊子养的混蛋,懦夫!流氓!”大鼻子不知是被酒精还是冷风,仰或是两者的综合作用下变的通红。高大的身躯匍匐在摩托车的油箱上,两条长胳膊架起,看起来像极了一只飞鹰,不过是喝醉的。

        三轮摩托车在雪地上根本走不了直线,七拧八歪,罗猎开始担心随时都可能有翻车之忧,忍不住提醒阿诺:“你冷静些。”

        想不到这句话却让阿诺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冷静?你的朋友被人劫走了,你还要冷静?怎么能冷静?你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战士?一个真正的战士连死都不怕,又怎能冷静?”油门继续加大,三轮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向前方冲去。

        这货不但是个酒鬼,还是个疯子。罗猎确信自己上了贼船,再后悔已经没用,自己租的车,含着泪也得坐下去,既然选择了当英雄,就别怕死,去他娘的冷静,今天老子就陪这酒鬼疯一次。

        冷风席卷着雪花高速向他们拍打而来,阿诺条顿如同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一边大笑一边大叫,摩托车的速度却在不断飙升着,在冰雪覆盖的路面上,他表现出强大的驾驶技术,风雪中,那辆黑色别克车的轮廓已经再度出现在他们视野之中。

        罗猎打开了行李箱,迅速将玉简和房契塞入贴身的衣袋里面,接下来到来的或许是一场激战。

        这种时候阿诺居然还有功夫歪过头看看罗猎在干什么,好奇道:“你有枪吗?”

        罗猎摇了摇头:“我从不用枪!”

        呯!清脆的枪声打破沉静,子弹射中了挎斗的前部,然后又弹射出去,枪声把两人吓得同时缩了缩脖子,阿诺改变方向大叫道:“他们有枪!他们有枪!”说话的时候,对方又连续开了两枪。

        阿诺不得已减速,双方之间的距离再度拉远,罗猎大声道:“追上去!”

        阿诺大叫道:“二十块大洋,你以为我为了二十块大洋就会卖命吗?”这货浑然忘记了刚才热血澎湃的宣言。

        罗猎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战士?一个真正的战士是不怕死的!”

        阿诺道:“一百,我要一百块大洋!”

        “成交!”

        阿诺再度加速,只不过这次并不是紧随汽车的后方,而是拐入了侧方的小巷,他显然在本地呆了不少的时日,对当地的路况非常熟悉,三轮摩托车在小巷中颠簸而行,忽然就冲出了小巷,小巷的出口和道路之间连着一段陡峭的台阶,摩托车在台阶上颠簸而行,罗猎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颤抖起来。

        离开了台阶阿诺并未直接拐入大道,而是沿着和大路并行的小路行进,他们看到了那辆别克汽车正行驶在大道上,几乎和他们并驾齐驱。

        驾驶别克轿车的司机从两侧反光镜观察着后方的情景,以为那辆摩托车并未追来,他松了口气。

        坐在后座的两名同伙也除掉了帽子,左侧一人脸上有一道横贯鼻梁的紫色刀疤,他向后方看了看道:“应该没有追上来。”

        麻雀此时从晕厥中苏醒,她看了看两旁的男子,咬了咬嘴唇道:“无论你们是谁,最好放我离开,不然你们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三名劫匪听到她威胁的话同时大笑起来。

        疤面人伸出大手捏住麻雀的下颌,粗糙的掌心将麻雀娇嫩的面庞摩擦得火辣辣疼痛。麻雀用力挣扎了一下,却没有逃脱,那疤面人恶狠狠道:“给我放聪明点……”

        车身猛然扭转,却是司机将方向盘最大幅度打向左侧,因为他突然发现一辆板车从右前方冲了过来,风雪太大,当他看到板车的时候已经无法做出从容闪避了。虽然他做出了反应,可是板车仍然撞击在轿车的右侧,木制的板车显然不是汽车的对手,被撞得木屑乱飞,车身和轮子分离,然而汽车的右前脸也已经被撞得瘪了进去,右大灯也碎了。

        司机好不容易才控制轿车在雪地上停下,他惊魂未定地望着外面,却听到蓬!的一声炸响,声音从汽车左后轮传来,车胎爆了,没等车内人从这声炸响中回过神来,右后轮也爆了。

        摩托车轰鸣着从后方冲了过来,阿诺一边大笑着一边高速从轿车边驶过,向前方冲去,只是挎斗之中已经没有了罗猎的身影。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