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杀机现】(下)

第十二章【杀机现】(下)

        在揣摩人的心理方面,罗猎拥有着超人一等的能力,这是他选择来到大辽河冰面上的原因之一,战斗首先考校得并非是你的实战能力,而是你的心理,如果你心存畏惧,那么你的胜算就少了几分,在你的实力还不足以让对手产生畏惧的前提下,就要利用周围的环境和条件向对方施行威压。尤其是像车夫这样走刚猛力量流的对手,他的出手具有着鲜明的特征,每招每式力道十足,而且他所用的兵器是铁棍,来到河心冰面,不由自主地变得缩手缩脚,因为忌惮冰层断裂而无法使出全力,其战斗力必然大打折扣。

        空旷的辽河冰面之上,两人对面峙立,表情却各不相同,车夫脸上杀气十足,而罗猎却笑得风轻云淡:“这世道做什么都要能耐,拦路抢劫也是门技术活,以你的头脑还是拉车更有前途。”

        车夫怒道:“看棍!”迈步向前,铁棍向罗猎横扫而去,脚下明显开始收力,招式也舍弃大开大合的劈砸,改为扫、挑,尽可能避免铁棍和冰面的接触。

        罗猎在他出棍的同时向侧方小跑几步,然后利用惯性在冰面上滑动,双足在河面上擦出两道晶莹的冰线,右手微微一扬,扣在掌心中的飞刀倏然射出,直奔对方的右肩,罗猎并没有想要对车夫的性命构成威胁,打算让对方吃些苦头知难而退。

        车夫在罗猎出手之后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双腿跪在冰面上,身躯后仰,利用前冲的惯性在冰面上滑行,成功躲过罗猎的这记飞刀,然后直立起身躯,单手握棍向罗猎的双腿之间捅去。

        罗猎身躯疾退,在退后的同时又是一刀射出,这一刀却瞄准了棍梢,车夫所用的铁棍其实是一根中空的钢管,飞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亮线,毫无阻滞地钻入钢管之中,瞬间穿透钢管从钢管的末端孔洞中露突射出去,瞄准的方向正是车夫的面门。

        车夫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还没有完全看清,就已经被撞中面门,痛了一下,却没有深入骨髓的痛感,本该射入头颅的飞刀却被他的面门撞得四分五裂,车夫当然明白自己脸皮的厚度绝对没有达到可以抵御飞刀的地步,此时方才意识到罗猎这次弹射出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雪球,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被砸疼的面孔,如果不是罗猎手下留情,此刻他只怕已经一命呜呼。

        罗猎第一次出击只是为了第二次出手做铺垫,事先就已经计算了对方可能采取的应对措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罗猎转身走向自己的行李箱,躬身拿起,顺便弹去衣角的雪花,既然胜负已分,又何必纠缠。

        车夫呆呆望着罗猎的背影,他已经彻底认清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差得不仅仅是武功,更多的是智慧和临场的应变。

        罗猎缓步走向河堤,他相信那颗小小的雪球已经完全摧垮了车夫的信心,对方不敢再纠缠自己,可是方才移动了几步,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枪响。枪声从北岸传出,子弹却射击在罗猎身后的冰层之上,罗猎停下了脚步,没有逃跑也没有做出任何的闪避动作,因为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隐蔽的任何可能,他缓缓转过身去,弹孔所在的地方距离他刚才脚后跟所在的地方至多只有五厘米,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他本以为一切已经结束,却想不到真正的强敌还未现身。

        车夫仍然跪在冰面上,他的脸上充满了惶恐,人的第一反应骗不了人,他应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呯!枪声再起,罗猎右手一震,这一枪的目标是他手中的行李箱,中心处被射出了一个黑洞,洞口冒出隐隐青烟,罗猎唇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奔跑还是坠落?他的目光落在脚下的冰层上。

        不过这位藏身在暗处的狙击手应当没有第一时间置他于死地的想法,否则也不会浪费刚才的两颗子弹。是狙杀还是戏弄?罗猎无法断定对方的真实目的,他将行李箱重新放下,然后慢慢举起了双手,不做无谓的举动,尽可能不去触怒对方。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寂静到他们可以清晰听到周围落雪的声音。

        车夫虽然惶恐,可是罗猎的沉稳让他也很快即镇定了下来,连处于风口浪尖的罗猎都能表现出这样的镇定,并非主要目标的他又有什么理由去慌乱呢?

        等候死亡,远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沉默中的三分钟如同半个世纪一般漫长,车夫低声道:“可能他已经走了……”他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刀悬头顶的感觉并不好受,罗猎也是如此,他很想尽快结束这被人掌控生死命运的局面,然而一切似乎又由不得他。想要活下去,首先要有勇气,然后就是耐心。许多人拥有超人的勇气,可是却因为缺乏耐心而冲动丧命,有些人天生就有耐心,可是却因为缺少勇气而终生逆来顺受。说起来容易,可想要拿捏好两者的平衡却是极其困难。

        在时间过去五分钟之后,第三枪终于响起,这一枪瞄准的仍然是冰面,罗猎和车夫之间的冰面,子弹射入冰面之后就炸裂开来,从弹孔的一个点迅速在冰面上辐射出无数条线,进而这一条条隐匿于雪层下方的线又彼此纵横交错形成一个个独立的面。

        河面冰层在一阵清脆的咔嚓声后崩裂坍塌了,罗猎没有做出任何自救的动作,毫不犹豫地就沉入了冰面之下,他现在能够判断出这藏身在暗处的狙击手并没有要夺去自己性命的意思,第三颗子弹和前两颗子弹不同,这颗子弹很可能是空尖弹,爆炸力强大,对方应当事先就计算好这颗子弹射出之后产生的后果。罗猎其实本来可以选择更大的浮冰跳上去,这样就可以避免落水,然而他推断出,如果自己没有落入水中,那么对方的射击恐怕仍会继续。藏身在暗处的这个狙击手想要自己出丑,想要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