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章【猜人头】(下)

第十章【猜人头】(下)

        叶青虹芳心剧震,俏脸之上却风波不惊,明澈的双眸中没有丝毫的慌乱,轻声笑道:“你在开玩笑?”

        罗猎摇了摇头,取出一块银洋,变戏法般利用手指的起伏让之在手背上翻转,然后用右手的食指将银洋立在桌面上:“不如我们做个简单的测试!”

        “什么测试?”

        “你要人头还是字?”

        叶青虹望着那块银洋,美眸中流露出嘲讽的意味:“你打算用这块银洋来测谎?”

        罗猎微笑道:“最简单的方法往往可以搞清楚最复杂的问题。你要是猜错了,就证明我的推断全都正确!”

        叶青虹点了点头:“我要人头!”

        罗猎屈起中指,铮!的一声弹在银洋之上,雪亮的银洋在深沉的胡桃木桌面上飞速旋转起来,形成一个银色的小球,叶青虹目不转睛地盯着飞速旋转的银元。

        罗猎轻声道:“你是不是累了,如果累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放心吧,我在你身边……”

        一只白嫩的玉手突然伸了出去,啪!的一声将仍在飞转的银洋覆盖在掌下,罗猎的话戛然而止,表情略显诧异,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叶青虹冷冷望着罗猎:“人头还是字?猜错了我要你的人头!”

        罗猎道:“叶小姐的戒心实在是太重了!”

        叶青虹厉声道:“猜!”

        罗猎道:“既然你猜人头,那我只能猜字!”

        叶青虹抬起手掌,发现果然是字面朝上,罗猎笑眯眯道:“看来我的命还真是很大。”

        叶青虹道:“以后如果我再发现你用催眠术对付我,我就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罗猎丝毫没有畏惧的表现,双手撑在桌面上,向前探身道:“可是叶小姐猜错了,证明我刚才的推断全都是正确的。”

        叶青虹道:“你知不知道我最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罗猎寸步不让道:“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就是别人把我当成傻子,想要随意摆布我的命运?”

        叶青虹点了点头,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其中夹杂着瞎子的惨叫声。

        罗猎担心瞎子出事,第一时间冲了出去。瞎子被两名佣人摁倒在二楼的地板上,惨叫道:“奶奶个熊,我就是找地儿撒泡尿,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叶青虹抓起桌上的银洋,入手感觉有异,低头看了看,这银洋居然两面都一模一样,该死的罗猎居然用这种拙劣的方法来糊弄自己。叶青虹带着怒火瘸一拐地走出门去。

        瞎子大叫道:“误会!误会啊……叶小姐……人有三急,我上来找茅厕,可没干别的……”

        叶青虹本想让人搜身,可是在下决定之前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罗猎,罗猎淡定如故,不知为何叶青虹却突然转变了主意,轻声道:“谁让你们对客人如此无礼的?放开他!”

        两名佣人对叶青虹的话惟命是从,同时放手,瞎子揉着胳膊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瞪着两名佣人道:“有眼不识泰山,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好朋友!如果不是看在叶小姐的面子上,我……”他扬起了拳头,当然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罗猎道:“算了,一场误会而已!”趁着这个时机刚好下台阶,罗猎自然明白瞎子刚才干了什么?所谓去二楼寻找洗手间根本就是一个借口。

        瞎子来到罗猎的身边,咧开嘴笑得多少有些尴尬,罗猎向一旁走了几步,远离叶青虹之后低声道:“拿了什么东西,马上给我还回去。”

        瞎子笑道:“放心,我什么都没动。”其实不是没动,是没来及动就已经被人发现。

        叶青虹那边也听了两名佣人的禀报,捉贼拿赃,两人也的确没从瞎子身上搜到任何的赃物,叶青虹做戏做足全套,当着罗猎和瞎子的面把两名佣人教训了一顿。

        看到叶青虹居然主动维护自己,无论是否虚情假意,瞎子都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反倒主动为两名佣人说情:“叶小姐,算了,他们也是为了维护您,多些警惕也是应该的,一场误会,一场误会罢了!”

        叶青虹道:“对了,安先生还没去洗手间吧?”

        瞎子摸了摸后脑勺笑道:“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不好意思啊,请问……”叶青虹指了指一旁的走道,又让其中一名佣人陪着瞎子过去。

        瞎子这边刚走,司机从外面走了进来,却是车已经准备好了,罗猎闻言还以为叶青虹要出门,微笑道:“既然叶小姐还有事,我们还是先行告退。”

        叶青虹道:“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出去陪你选几身衣服。”

        罗猎微微一怔:“怎么好意思让叶小姐破费呢?”

        叶青虹道:“明天任务就要开始,总不能穿着这身衣服去办事。”

        罗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羊皮大袄,这身装扮的确登不得大雅之堂。他本想等瞎子出来一起离去,叶青虹却道:“让他先在这里歇着吧,咱们去去就来,有些事并不方便让他听见。”

        叶青虹去换衣服的时候,瞎子满脸喜色地走了回来,来到罗猎身边大惊小怪道:“新鲜,真是新鲜,洋人的玩意儿就是新鲜,马桶跟咱们用得都不一样。”

        罗猎咳嗽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道:“你在这里歇着,我陪她出门。”

        “凭什么啊?你我兄弟说好了同甘苦共患难,凭什么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瞎子一脸的义气深重。

        换了一身黑色皮装的叶青虹扶着楼梯慢慢走了下来,她的脚其实伤得不重,叶青虹道:“不是冒险是购物,我陪罗猎去成衣店买身衣服。”

        瞎子道:“我也要啊!既然是合作,你不能厚此薄彼。”

        叶青虹使了一个眼色,一名佣人托着一身黑色粗布棉衣走了过来,叶青虹淡然笑道:“明儿你要做的事情生伯会向你交代清楚,这身衣服就是你的行头。”

        瞎子目瞪口呆地望着这身衣服,比起自己身上的羊皮大袄似乎又掉了不少的档次,而且这身棉服并非全新,上面还清清楚楚地打了几个打补丁,自己就算混得再不济的时候也没穿过这样的破衣烂衫,瞎子道:“几个意思?让我当苦力吗?”

        叶青虹微笑点头道:“安先生果然有未卜先知之能。”

        成衣店距离叶青虹奉天的住处不远,老板是一名意大利裁缝,平日里主要是接受西服定制,不过店里也有不少的成衣,因为明天就要派上用场,所以罗猎就直接选了一套西装一件大衣。

        从更衣室内出来,叶青虹也因他的风度翩翩眼前一亮,将一条棕绿相间的暗花格围巾替罗猎围在脖子上,熟练地打了个结,罗猎望着近在咫尺的叶青虹,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暧昧:“无功不受禄,叶小姐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啊?”

        叶青虹道:“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穿上这身衣服倒也像是一个谦谦君子。”

        罗猎笑道:“这世上的君子多半都要在前面加上一个伪字。”

        叶青虹转过身去,慢慢走向穿衣镜,望着镜中的自己,额头上被撞出的那个大包虽然消肿了不少,可是淤青却越来越明显了,这让叶青虹有些闷闷不乐,毕竟女人都是极其在乎自己外表的。

        罗猎从后面慢慢地走近,轻声道:“放心吧,应该不会留疤。”但凡女人都会珍惜自己的容貌,叶青虹也不会例外。

        叶青虹道:“安翟这个人的手实在是太不干净,他是朋友,我给你面子,可是你最好提醒他,千万不要让他因为一时贪图蝇头小利而耽误了我们的大事。”

        罗猎不以为然道:“我们有什么大事啊?”

        叶青虹道:“你一直说我欠缺诚意,看来我应当表现一下我的诚意,如果你们顺利帮我做成这件事,先付一万块现大洋。”

        罗猎内心一震,虽然他知道叶青虹出手豪绰,仍然被她轻描淡写吐出的这个数字震撼到了,这妮子显然改变当初的做派,应当是发现强硬和威吓对自己起不到太大作用之后开始采用怀柔和利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道理自古以来颠仆不灭。能够给出这样的价钱,必然能够从这件事中得到数倍甚至数十倍于这个价钱的利益,难道叶青虹想要集齐的那两把钥匙真的和瑞亲王奕勋的宝藏有关?如果真的这样,背后的利益牵扯或许远超自己的想像。

        叶青虹没有回头,却从镜中看到了罗猎表情的变化,轻声道:“对你而言这些事其实不难办到。”

        罗猎道:“还是说说你的计划,满洲的天太冷,我希望可以尽快把你的事情完成,或许还赶得及回黄浦去过新年。”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