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十章【猜人头】(上)

第十章【猜人头】(上)

        叶青虹打他自然有打他的理由,如果不是被瞎子趁机偷了钱包和手枪,也不会气急攻心上演雪地疾速追杀,自然也就不会有后续的车辆失控。

        罗猎和瞎子耷拉着脸,并排坐在教会医院的候诊区,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陪同叶青虹来医院检查一下伤势。

        叶青虹进去二十分钟后由护士陪同走了出来,头上鼓了一个包,脸上倒是没有其他的伤痕,走路一瘸一拐,全都是翻车所致。

        看到叶青虹脑袋上的大包,瞎子还没有来得及怜香惜玉,内心中首先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感,想要忍住笑,却终究还是忍不住,他担心激怒叶青虹,赶紧起身向远处走去,一边走一边憋着笑向罗猎道:“我去门口等你们。”

        罗猎看到叶青虹的模样也想笑,不过他的忍耐力和涵养都要比瞎子强一些,拿捏出一脸的关心状,主动迎上前去:“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叶青虹狠狠瞪了他一眼,显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迁怒到了他的身上。

        护士道:“先生,已经检查过了,这位小姐没什么事情,只是皮外伤,右侧足踝轻微扭伤,只要休息几天就会没事。”

        罗猎听说叶青虹没事也放下心来,护士将叶青虹交给了他,又提醒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离去。

        叶青虹看不到瞎子,自然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罗猎的身上:“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开心啊?”

        罗猎道:“我是牧师,伤在你身上痛在我心里,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心思?”

        叶青虹毫不留情地揭穿他道:“假牧师罢了,你以为在小教堂里做得那些勾当我不知道?”

        罗猎看了看周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车就在外面,不如咱们离开这里再说?”

        叶青虹哼了一声,一瘸一拐地向前面走,罗猎好心地凑上去想要搀扶她,却被叶青虹甩开手臂:“别碰我,看着你就讨厌。”

        罗猎耐着性子道:“医生说你的脚扭伤了,要尽量避免走动,不如我背你?”

        叶青虹又哼了一声,可走了两步,却又改变了主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良心上特别过意不去?”

        罗猎道:“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叶青虹道:“可你刚说过了,算了,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蹲下!”

        罗猎道:“还是给你找轮椅吧!”

        叶青虹道:“蹲下!”

        罗猎摇了摇头,无奈蹲了下去,叶青虹毫不客气地爬到了他的背上,浑然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瞎子来到外面一通狂笑,笑得肚子都疼了,笑得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太不厚道,自己的快乐又怎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呢?可他就是控制不住,每当他想到优雅如叶青虹居然也会狼狈成这个样子,就禁不住想笑。

        瞎子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如何面对叶青虹现在的样子,可当罗猎背着叶青虹出现在他的面前,瞎子马上就笑不出来了,眨了眨小眼睛,这两人何时变得那么亲热了?瞎子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个亲近叶青虹的绝佳机会,刚才离开的功夫已经把便宜让给了罗猎,不然背着叶青虹的那个人本该是自己才对。

        罗猎倒是没想跟他抢这个差事,向瞎子道:“瞎子,你扶着叶小姐,我去开车。”他将叶青虹放了下来,瞎子赶紧过去献殷勤,可没等走进,就遭遇到叶青虹警惕十足的目光,叶青虹宁愿扶着冰冷的柱子也不愿意扶着胖乎乎肉嘟嘟的瞎子,不过这次她对瞎子还算客气:“不麻烦你了,我自己站得住!”

        瞎子吞了口唾沫,暗自感慨这世上的女人多半是现实且缺乏长远眼光的,这个世界太多的女人是注重外表而忽略内在的。

        罗猎把叶青虹的轿车开了过来,经历了翻车磨难,这辆车如今也有些面目全非,不但车顶塌了,后车窗也烂了,不过还能够继续行驶。

        瞎子明显有些心灰意冷,甚至连搀扶叶青虹的事情都懒得去做,主动去冷风嗖嗖的后座坐下,叶青虹一瘸一拐地坐在了副驾,为罗猎引路,在她的指引下,没多久就来到了金源路的一座府邸。

        自从在黄浦去过叶青虹的豪华别墅,罗猎已经猜到叶青虹的身份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歌女那么简单。现在看来叶青虹的物业甚至遍及大江南北,眼前的这座三层小白楼显然比不上黄浦的富贵奢华,可是布局也非常的精巧雅致。

        小楼内有两名佣人一个司机,这些人对叶青虹表现得非常恭敬,尽管看到那辆轿车面目全非,可是仍然不敢多问一个字。

        叶青虹去楼上房间换衣服的时候,罗猎和瞎子在楼下壁炉前喝茶,壁炉暖烘烘的,瞎子臃肿肥胖的身材陷入软绵绵的沙发中,眯起小眼睛望着熊熊燃烧的炉火,舒服得随时都可能睡去。

        罗猎端着红茶悠然自得地品尝,目光却没有一刻闲着,悄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从房间的布局和装饰已经可以看出主人的非常品味,设计这一切的人应当学贯中西,可以恰到好处的将东西方的美学融为一体。

        耳边突然想起轻微的鼾声,却是瞎子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罗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货在任何环境下都能迅速进入梦乡,实在是让他羡慕。此时叶青虹换好了衣服,缓步走下楼梯,深灰色毛呢套装,绿色开襟羊毛衫,随意怎样搭配都流露出出水芙蓉般的气度,又如秋日雅菊一般让人赏心悦目。

        望着熟睡的瞎子,叶青虹唇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她摆了摆手,示意罗猎不必叫醒瞎子,然后指了指书房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向书房。

        叶青虹推开了书房的房门,罗猎却仍然坐在那里喝茶,还没有起身的意思,叶青虹虎视眈眈地望着他,罗猎这才放下茶盏,慢条斯理地站起来。

        刚一走入书房的大门,就听到叶青虹道:“把门关上!”

        罗猎虽然很不喜欢这种命令的口气,仍然还是把门关上,轻声道:“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我怕别人说闲话。”

        叶青虹坐在大班椅上,单手托腮以毫不掩饰的直接目光盯住罗猎,平静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不是牧师吗?怕什么?心里有鬼啊?”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转身找到沙发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靠下,然后道:“我记得你应当是信主的,牧师又不是神父,牧师也有七情六欲,牧师也是可以恋爱结婚的。”

        叶青虹扬起英气十足的那对眉毛,不屑道:“你的底我查得很清楚,无非是个冒牌牧师罢了!”

        “我有证的!”罗猎振振有辞道。

        叶青虹道:“那种证件,随随便便可以找人印上一打。既然是合作,就麻烦你们多拿出一些诚意。”

        “没诚意的恰恰是你们吧,从一开始就用要挟逼我们就范,这算是哪门子的诚意?”

        叶青虹道:“怎么不说是你们先招惹了我?”

        罗猎叹了口气道:“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再提起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诚如叶小姐所言,既然是合作,我们双方还是多拿出一些诚意的好,你既然想让我们帮你做事,可是至少要让我们明白在做什么事情?”

        叶青虹态度冷漠道:“你无需知道,只要按照我制订的计划去做就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罗猎淡然道:“叶小姐虽然自信爆棚,可凡事都有意外,再聪明的人都有失算的时候,再好的车也有翻车的时候。”

        “你……”

        罗猎道:“你的目标辽沈道尹公署署长刘同嗣我并不熟悉,可世上的任何事都有迹可循,我和叶小姐初次认识的那晚,发生了赣北督军任忠昌遇刺事件,这这就不能不让人多想,仔细一琢磨,两件事之中或许存在着某些联系。”

        叶青虹沉默了下去,静静望着罗猎,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或许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

        罗猎道:“从表面上看任忠昌和刘同嗣这两个人的交集并不多,如果追溯到二十年前,就会发现,他们曾经一同在瑞亲王奕勋的手下做事。而那个为我们带来麻烦的钥匙,应该是瑞亲王奕勋的遗物。”

        叶青虹拿出了那枚宛如螺旋塔般的金钥匙,尖端向上平放在桌面上。

        罗猎道:“被盗之人应当是个太监,他当时急匆匆地应该是去见谁,我们不妨设想一下,这钥匙既然如此重要,显然那太监是要去交给某位和瑞亲王密切相关的人物。”

        叶青虹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鼓励罗猎继续说下去。

        罗猎道:“钱包中恰巧有某位美女的照片,把美女、瑞亲王、太监、钥匙串联起来,应该不难做出一个判断。”停顿了一下方才道:“瑞亲王和这位美女或许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

        叶青虹淡然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

        罗猎突然站起身来,一步步逼近叶青虹道:“你是瑞亲王的女儿!”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